《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7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郁闷了,等了一晚上,彩姐没来。
  只好一个人闷闷不乐的出了酒吧,然后等计程车。
  等计程车来了之后,我拦下来,计程车停在了我的面前。
  我弯腰下去要开车门的时候,车门上的车窗反射出身后远处,在酒吧的门口,有一个半身的高大背影。
  这个!

  是彩姐的保镖。
  我看着车窗的倒影中,确定了,这个黑色衣服身材高大的家伙,的确是彩姐的保镖!
  为此,我多了一个心眼。
  他妈的,他倚在门口躲在里面往我这里看,如果不是因为刚好车窗反射的影子,和里面酒吧全关灯了一束灯光照射到他背上,让我看到这个高大的影子的话,我真不知道我被他盯着了。
  我想,是彩姐找人跟踪我了。
  很有可能如此。

  对于接近她的每个人,她都是很小心翼翼的跟踪,找人跟踪,看看对方什么人,什么身份,做什么的。
  所以丽丽才一直警告我,千万不要去招惹彩姐。
  假如,彩姐知道了我名字,可以查到我身份证,一定查到我所在的单位上班,那么,她不得不怀疑我接近她的目的。
  我对彩姐找人跟踪我的怀疑被证实了,因为,很快的我就意识到,后面有一辆车,不远不近的跟着我们。
  我们走的这几条街,都是车子少的,而那辆车一直跟着。
  我让司机开往反方向,开去榕树街那边。

  到了榕树街,我给了司机钱后,马上下车,然后钻进一条小巷子中,车子开不进来的小巷子,然后东拐西弯,我乱走一通,也不知道钻出了哪里。
  到了一条大街上。
  我往后看看,没人跟着。
  然后又拦了一部计程车,上车,让司机开车开往酒吧门口。
  到了酒吧门口不远处,我让司机停车,我说我等着看看朋友出不出来。
  酒吧门口,一辆黑色的轿车开着到了酒吧门口的路边停下。
  就是这辆车,刚才跟着我的就是这辆车。
  然后,车上有人下车,看清楚了,就是黑衣帮的装扮。
  妈的,我真是出了一身冷汗,刚才如果不注意到的话,兴许现在已经被跟踪到了小镇上,然后,后果不堪设想。
  司机师傅问我:“你朋友什么时候出来嘛?”
  我递给了他一百块钱,说:“师傅,等下送我到沙镇,钱不用找了,但是我还想在这里等半个小时这样左右,如果超过半小时,我给你继续加钱。”

  他说:“不用加钱不用加钱,这样够了,这样够了。”
  他笑着把钱放进口袋,然后点了一支烟,做好了论持久战的准备。
  我靠着车窗,盯着酒吧门口。
  不多时,一辆黑色商务车来了。
  果然,彩姐出来了。
  一个高大的保镖,就是刚才我看到的那个躲在门口的那个保镖开路,然后彩姐走在他身后,后面是一群黑衣帮的人。

  彩姐上了后面的商务车。
  黑衣帮的人上了轿车。
  真是一个聪明的,谨慎的,小心翼翼的女人。
  她刚才就在酒吧里,可能就在上面包厢,看到我来,却不出来,就为了想要找人跟踪我。
  她想查我的身份。
  为了她自身的安全,她不得不小心翼翼防备着身边靠近她的每一个人。
  我想,如果她真的查我,不难。
  如果查到我是监狱里面的,她会怎么样?
  难道说,我告诉她我喜欢了她邂逅她,她相信吗?
  如果她知道康雪怀疑着我,那她又会如何对我?
  或许,我也该试试她。
  怎么试她呢?
  我想了想,暂时还想不到一个好的招数。
  不过,我想跟踪她。
  我对司机师傅说:“跟着那辆商务车,不让他们发现,可以吗?”

  司机师傅说:“如果他们去一个偏僻的地方,没有车子,我们跟着,那很容易被发现。”
  我想了想,说:“那麻烦把我送到沙镇。”
  我想赶在彩姐到沙镇之前,赶过去到沙镇,看看她是否会去沙镇。
  然后,司机师傅在我的催促下,开得很快,到了沙镇。
  我在进去梦柔酒店的那条小路对面的一个地方躲了起来。
  不多时,见到那辆轿车开路,后面跟着彩姐的商务车,可他们并不在小巷子前停车,而是一路驰骋,开到了街尾,然后拐进另一条路进去。
  真是条条大路通罗马,通往他们酒店的路,总是那么的多。

  看着他们的车消失在拐角,我只好回去旅社睡觉。
  洗澡躺下后,想着,该如何打探彩姐心里对我的想法呢?
  她是怀疑了我,还是已经查出来我的身份?或者把我当成了敌人看待?
  最危险的时刻,莫过于对对方一无所知,对方将要把你吃进嘴里,却还察觉不到任何危险的时刻。
  我点了一支烟,抽了几口,扔掉烟头,睡觉。
  一早去上班,在办公室,门被踢了进来,朱丽花气势汹汹的杀进来了。
  意料之中。
  我给她泡茶,请她坐下:“请问朱同志,您一早来我心理咨询办公室,我看你脸上带着不快,想必心里一定有点什么心理问题需要向我咨询。看在我们关系那么好的份上,我不收你钱。”
  我把茶杯递给她。
  她一推开:“你少来这套!我问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问她:“你告诉我,我怎么样做了?”
  朱丽花说:“你少和我装蒜,你心里打的什么鬼主意?让人来测试他。你什么意思?”
  我说:“没有啊,不关我事啊,我昨晚已经和你说了,我朋友说我被你男朋友给吓唬了,想要捉弄捉弄他,我挡都挡不住,也就是这样。”
  朱丽花问:“你是不是打算让你那个女人把他给骗去怎么了,然后报警说他强X她?是不是?”
  我无辜的说道:“你想得怎么那么多,我朋友说只不过在你男朋友想要什么的时候,就把他赶走,让他气死,就那么简单,你为什么把我想得那么坏啊!”
  本人平生撒了无数的谎,这个也只不过是其中一个,当然也不完美,但是朱丽花也实在搞不懂我的真正目的。
  她说:“你不坏?可能你心里打的主意比这个更坏!你这个人,怎么那么阴险可怕。”
  我问朱丽花说:“我害过你吗?”

  朱丽花说:“我要不是强烈反抗,你不早就害了我!”
  我挠挠头,说:“好吧。那就当我是坏人好了,不过我跟你这么说,我的目的就是如此简单,让那个女的玩玩你男朋友,让他看样子得到却得不到痛苦的样子,仅此而已。至于你们所猜想的,让他怎么了我们就去告他强x什么的,完全是你们自己所乱想出来的!”
  朱丽花哼了一声,鄙夷的说:“我以前还觉得你是个正派的人,什么阴险怎么来。你伤了他眼睛,他今早起来眼睛都是肿的,这你要怎么算?”
  我说:“我靠花姐,是他先动手的!我都没打过他,他直接二话不说就揍我,我反抗也有错?”
  朱丽花气道:“怎么没有错!他打你是应该,你被打活该!谁让你那么贱那么阴险。你先害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