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40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08-17 23:01:44
  就在东乡率领主力舰队在旅顺口攻击未果撤退之前,在韩国的仁川,另一场颇具戏剧性的小规模海战已经打响。
  日军原来在仁川港驻扎的是大家比较熟悉的“济远”号,就是在威海卫被俘虏的原北洋舰队舰只。开战之前的1903年12月,朝鲜木浦发生了日本侨民与当地朝鲜人冲突的流血事件。为了威慑当地居民,“济远”号奉命离开仁川前往木浦,来仁川顶替“济远”号的是“千代田”号。联合舰队出征时,连“济远”号都接到了集结的命令,“千代田”号得到的命令却是仍然驻守仁川。

  由于日俄关系不断恶化,早在1903年12月29日,俄国巡洋舰“瓦良格”号就从旅顺出发来到了仁川港,比“千代田”号仅仅晚到了11天。随后1904年1月8日,俄国炮舰“高丽人”号也来到了仁川,两艘俄国军舰将“千代田”号夹在了中间。
  一旦打起来,形势对日舰来说几乎是绝望的。“千代田”号的排水量只有2439吨。抛开“高丽人”号不论,“瓦良格”号排水量6500吨,配有153毫米火炮8门,航速23节,是俄国海军当时最新锐的战舰,对付“千代田”简直是绰绰有余。“千代田”号舰长村上格一海军大佐大为恐慌,他绞尽脑汁想要寻找的,就是怎样从不利态势下逃跑而又不引起敌人的注意。恰在此时,他接到了来自佐世保军港的密电,命他想方设法与瓜生外吉少将指挥的第4战队会合。

  2月7日夜晚23:55,“千代田”号等四周完全黑下来之后便开始悄悄行动,两艘俄舰竟然一点也没发觉,黑暗中的“千代田”号从两艘俄舰的夹缝中成功脱险,并在贝克岛附近与瓜生的第4战队会合。为了对付“瓦良格”号,日本联合舰队之前特地调来了装甲巡洋舰“浅间”号以加强第4战队的作战能力。
  事实上俄舰“瓦良格”号和“高丽人”号当时还不知道日本已同俄国断交,也没想到马上就要打仗,俄国人情报上的拙劣由此可见一斑。2月8日下午16:20,“高丽人”号从仁川港启航前往旅顺,遭到在港外的第4战队的攻击,被迫返回仁川。瓜生战队的首要任务是护送3艘运兵船上的陆军在仁川登陆,对仁川港内的俄国舰艇留待之后再解决。日本登陆部队就在敌眼皮底下开始登陆,完全结束后已经到了9日的黎明时分。

  掩护登陆的主要任务完成后,瓜生外吉,这位1881年毕业于美国安纳波利斯海军学院、被马汉誉为日本最杰出留学生的舰队司令,向“瓦良格”号舰长鲁德涅夫上校下了战书:9日中午以前必须驶离仁川港投降,如不出港就将被击沉在港内,届时仁川港和在场其他各国军舰如遭到损失,一切后果由俄国负责。
  当时在仁川港停泊有英、美、法、意军舰各一艘。各国军舰害怕自己受到误击,纷纷催促“瓦良格”号和“高丽人”号出港。“瓦良格”号舰长鲁德涅夫上校说:“未经战斗就屈服或者炸毁自己的军舰是一种耻辱,我们绝不向黄猴子低头。即使是有去无回,俄罗斯帝国海军的的尊严不容践踏。”面对日方的5艘巡洋舰和8艘驱逐舰,绝境下的两艘俄舰毅然选择了出港作战。
  2月9日11:20,俄国水兵关闭了军舰的舷窗和水密门,扔掉了一切易燃物,“瓦良格”号上高挂战旗率先冲出,站在舰桥上的鲁德涅夫上校一脸镇静,“高丽人”号紧随其后出港作战。几艘英、法、意军舰上的官兵被俄国水兵视死如归的精神所感动,纷纷跑上甲板向俄舰高呼“乌拉”,同时奏起了“上帝保佑沙皇”的音乐,不远处的美国炮舰“维克斯堡”号甚至钦佩地挂出了“祝好运”的信号旗。俄舰上也奏响了俄国国歌。

  但精神终究不能战胜物质,随后的战斗毫无悬念。半小时炮战之后,占据绝对优势的日本舰队很快就迫使弹痕累累的俄舰返回港内。俄军阵亡31人,受伤91人。海战中日军也有3艘巡洋舰被击伤,1艘驱逐舰被击沉。
  下午16:30,港内传来了雷鸣般的爆炸声。“瓦良格”号、“高丽人”号以及锚泊在港内的俄国轮船“松花江”号全部自沉,俄国海军仁川支队就此覆没。俄国那些英勇的水兵被英、法、意军舰救走并辗转回国。
  此后,“瓦良格”号被作为俄国海军宁死不屈的象征大肆宣扬,为此还创作了“瓦良格号巡洋舰之歌”代代传唱。前苏联时期在海参崴和图拉分别为“瓦良格”号和鲁德涅夫舰长建起了纪念碑,“瓦良格”号也成为俄、苏海军不断传承下去的“英雄舰名”。它的最后一艘就是现在中国的“辽宁”舰。
  日俄战争结束后,日方打捞起“瓦良格”号将其拖回国内修复,改名为“宗谷”号,还于1916年归还了俄国。当时日、俄已经同属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协约国阵营。
  和甲午战争类似,这次日本人采取的仍然是卑鄙的不宣而战。可是俄国人的名声已经坏到即使挨了打也换不来同情,只能换来一片幸灾乐祸笑声的地步。德国《新自由报》刊文提到,在1877年俄土战争中俄国就是这样不宣而战的,言外之意当然是说“恶有恶报”、“罪有应得”。当年被日本收买、在《泰晤士报》上声称日本击沉“高升”号合法的英国牛津大学国际法专家霍兰德博士再次站出来美化日本,声称“宣战书并非战争所必须的,日本并未破坏战争的基本法则”。美国耶鲁大学教授沃尔西公开声明:“在日本攻击俄国军舰的行为上,背信弃义和不正当的评价是不合适的。”舆论一边倒地倾向于不宣而战的人。

  遗憾的是,霍兰德和沃尔西这些所谓的超级专家都没有活到1941年12月7日。我真愿意他们多活些年,看看他们看到日军不宣而战奇袭珍珠港和马来亚后,会写出如何妙语连珠的评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