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6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强迫自己恢复理智:“我我我在帮你脱鞋子啊,你刚被我扶着回来,喝醉了,我扶着你回来,然后我怕你睡觉不好,想给你脱鞋子袜袜袜子。嗯,是这样的。”
  贺兰婷弯腰盯着我的脸:“刚才好像你的手,伸到了我的胸口!”
  她还是看见了啊!
  我急忙说:“我是想给你脱掉衣服的,怕你睡觉睡不好。”
  她说:“我不需要你那么好心,谢了,你,赶紧滚出我房间!”

  我站了起来:“他妈的我扶着你回来,到了现在,你赶我走!”
  她站起来:“你走不走?”
  我急忙出了房间。
  她碰的关了门。

  妈的,她这到底是喝醉了,还是没喝醉啊?
  喝醉了怎么是这样子?还挺清醒的。
  可是说没喝醉,又要我扶着她回来?
  莫非她是装的?
  管她装不装了,我先回去谢丹阳那里再说。
  我出去后,带上门,然后走向电梯。
  突然发现,电梯门,这时间段,好像是要刷卡的,我没钥匙,没卡啊!
  我只好走楼梯,下了楼梯后,一楼那里,是锁着的。
  靠。
  然后我下停车场负一楼,也是锁着。

  负二楼,还是他妈的锁着。
  这不要玩死我?
  我赶紧又走回楼上去,然后按贺兰婷家的门铃,我还要跟她拿钥匙才能出得去。
  然后按了五分钟,她都没开。
  不是已经睡死了吧?
  我又继续按。
  按了十分钟这样后,她也许真的睡死了。
  难道今晚我就这样?就这样在楼道这里过夜?
  天要亡我啊!
  我叼了一支烟,想着怎么办,这楼道,有个窗口,可是都是上了防盗栏杆的,就是想跳楼下去都不可能,何况我也不是超人蜘蛛侠。

  我抽了两支烟。
  幸好这个小区干净,没有蚊子楼道里面。
  但是一般来说,豪华的小区都是干净的。
  楼道里有蚊子,烂的小区那才有。
  靠,不行了我好困。
  我狂拍门:“表姐!表姐啊!开门啊!我没地方睡啊!给我钥匙出去!”
  拍了有十分钟,没用。
  拍得我气若游丝了:“表姐,放我出去。我要出去。”

  就在我绝望想要躺在地上睡觉的时候,门咔嚓的开了。
  开了!
  我高兴的推进去,却没人,她好像用的是遥控还是按钮给我开的。
  进去后,我看着墙上的钟,已经一点多了,凌晨一点多。
  我去拍她的门:“给我钥匙我要出去,表姐!麻烦你拿钥匙给我。”

  她突然在里面骂道:“不要烦我神经病!我要睡觉!”
  接着没了声音。
  然后任我拍打嘶吼,她也不理我了。
  他妈的,算你狠。

  我只好去阳台找了可以盖的物品来客厅沙发上将就。
  这外面阳台,晒着的,除了她的一件裙子和内衣,什么也没有了。
  没有毯子,没有被套,连浴巾都不在。
  行,那就用裙子!
  我用晒衣杆取了她的裙子,裙子的质量很好,布料摸着很舒服,我拿了下来,然后到了客厅沙发躺下,盖上裙子。
  也挺舒服的。
  实在太累,迷迷糊糊很快睡了过去。
  一大早的,我就被踢了几脚:“起来王八蛋!我的裙子!”
  我迷迷糊糊看着贺兰婷,她气着又打了我几下,扯着裙子拿了起来。
  梦中被这么踢醒,我也生气了,坐起来骂道:“你不给我被子!不给我毯子!什么盖的都没有,我能怎么办!”
  贺兰婷气着问我:“你知道我这个裙子刚买,没穿过,多少钱吗?这是我要参加我朋友婚礼特地买的,一万多。这是什么?都成了皱褶!”
  我咂咂舌,说:“一万多。煞笔买一条裙子一万多。”
  贺兰婷把裙子扔在我脸上:“给我弄平整!”
  我看着裙子,的确皱褶了,我说:“弄什么平整啊,我靠,拿去给那些搞干洗的弄两下不就行了?”
  贺兰婷说:“我现在就要出门,过去那里,穿着过去。”

  我站起来,拿着裙子,说:“弄平整,怎么弄?”
  贺兰婷说:“要不你去商场买一条新的给我。”
  我看着外面,说:“可是现在商场也还没开门啊!”
  贺兰婷说:“那你就弄平整!”
  唉,真他娘麻烦。

  我扯了两下,说:“怎么弄平整,你告诉我?有没有电漏斗还是烫衣服的那个什么玮斗的。”
  贺兰婷骂道:“我这一万多的衣服,你拿那个来整?你去敲一家干洗店开门,让他们帮弄!”
  我说:“你那么凶做什么,不就是一件衣服嘛!”
  她闻了一下随之骂道:“不就是一件衣服?那你赔我?全是汗味!”
  是的,昨晚我没有洗澡。

  爬上爬下那个楼梯,我全身是汗。
  实在太累就不洗了直接睡了。
  我说:“神经了。”
  她突然抬脚就踩:“你敢骂我!”
  这一脚,完全是无意中抬脚就踩过来的,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就被她踩翻在地,她这一脚,饱含力量,完全没有说脚下留情的意思。
  然后气愤的她并不因此而善罢甘休,而是继续一脚又踩上来!

  我赶紧的一闪,她这一脚,完完全全是冲着我命根子来的。
  怎么这么狠毒啊!
  她怒道:“我想起来了,昨晚你摸我,还想对我动手!趁我醉,想要像上次一样对我,是吗!”
  我爬了起来,心惊了,她还是知道了这事,我还以为她醉了不懂。
  我急忙说:“你一个大领导,要注意身份啊,不要动不动就打打杀杀动手动脚的!有失身份啊表姐。”
  她气道:“你都对我这样了我还不能动手了!”
  她说着,也许是想到上次我喝醉对她用强的,气不打一处,抓起茶几上的一个不懂装什么的大瓶子就扔了过来,幸好我身手敏捷,抱住了,然后把瓶子一放:“表姐我先走了我还要去上班,衣服你自己搞定啊!”
  说完赶紧闪人,当我开门的出去的时候,一个不知什么物件嗖的从头上头发上掠过去,当的一声砸在外面走道的墙上。
  好危险。
  我马上逃之夭夭,跑下了楼梯。
  妈的,真是一个危险的女人,那差不多砸在我头上的到底什么玩意,如果打中,我的头估计要开花了。
  在一楼,等有人开门出去,我跟着出去了。

  出去了小区后,找了一家早餐店吃早餐,越想越是不爽啊,好心送她回来,昨晚错过了和谢丹阳的大战,这一大早还被打了一顿,做好人难啊。
  日期:2015-07-23 19:0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