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6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手机了后,我才想着要删了号码再说谢谢她的。
  我给了她手机后,又要抢过来,贺兰婷把手机一拿走后就一晃,不给我拿了:“干什么?”
  我说:“唉打了电话嘛,最好删了记录,不然我号码在里面,碍着你眼。”
  贺兰婷说:“没关系。”
  我说:“好吧表姐,我那几个朋友说,去他们家喝酒,然后呢不带男人,然后呢不是,不带女人,就是不要带家属,我们好久聚一次,想好好喝一次酒。”
  贺兰婷问我:“是吗?”
  我说:“表姐你非得干嘛今晚一定要和我喝酒啊?”
  贺兰婷说:“我心情不好,可以吗?”
  她拿着手机一看,问我道:“137尾数是8?你的朋友的号码?”
  我说:“是的。”
  贺兰婷删除了号码后,说:“我帮你删除了号码。”
  我心里高兴了:“谢谢,劳烦你了。呵呵。”
  贺兰婷问我:“好吧,我怀疑你是骗我的,我想自己打过去问你的朋友的。你现在告诉我,你朋友号码是多少。13几了?”
  我傻眼了,靠,我是乱按的号码,哪里还记得13几了。
  我说:“哎表姐,还问什么问了,你回去吧啊,赶紧的,回去,睡觉。晚安了啊。”
  贺兰婷又问我:“你没记得刚才乱打的号码是不是?”
  我说:“是有点忘了我记性不是太好我这个人什么缺点都没有,除了记性不是很好。”
  贺兰婷说:“是吧。刚才记得现在记不得。那么,是不是137xxxx328?”
  我高兴的一拍手,刚才我就是打这个号码:“对啊!就是啊!你怎么记得啊。”
  贺兰婷给我看她的手机:“因为我没有删除。”
  我拉长了脸,说:“表姐,别玩我了,没意思啊。多没意思。”
  贺兰婷问我道:“这真的是你朋友的号码?”
  我怕她打过去,但是又不能说不是:“对啊。可能他现在已经关机了。”
  估计乱按的号码,会打不通吧。

  她又给我看号码:“现在移动的号码有十位数的吗?”
  我一看,靠,少按了一个号。
  原本十一位的,只按了十个。
  我尴尬的看着她。
  她说:“你朋友的手机号码挺好的,少一位就比较好记。”
  我只好说:“好了好了,我实在是有点急事,可以吗?让我走吧。”
  贺兰婷说:“那你走吧,不过你记住,那两边打架了你就背黑锅就可以了。”

  我一听这个,站住了。
  我叹气说:“算你厉害,好,那你到底想做什么?我请你喝酒吗?”
  贺兰婷说:“那就走吧。”
  我急忙说:“我没说我要请你喝酒。”
  贺兰婷说:“刚才你说了。”
  我说:“我只不过问你。”
  她说:“你可以不请。”
  说完她转身就走。
  轮到我急了:“我请我请。”
  贺兰婷说:“带路。”
  我只好带着她,到刚才我和谢丹阳吃过东西的那个地方去。

  这也没手机,不知道谢丹阳的号码,咋办啊?
  到了夜宵店,她点着东西,她点东西也很有个性,对着服务员指着菜单:“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那个那个。还有这个。都要!这一页也都要!”
  服务员好心说道:“请问你们两个人是吗?两个人吃不完的。”
  她说:“我就喜欢点,有人请客!”
  说完她指了指我。
  我靠。
  我说:“点吧点吧,我看你能吃死吃穷我不,借打个电话。”

  她解锁手机,给我手机。
  我拿过来,百度了酒店,然后打过去给酒店前台,让前台转接到我们开房的房间。
  我真是聪明,聪明到想给自己下跪。
  谢丹阳接了电话:“你怎么去那么久?”
  她的语气不无责怪之意,肯定要责怪啊,这说好出来买套,一出来人影都没了,让她等了半天,从火气直冒等到降了温发了冷。
  我说:“唉,丹阳姐,我他妈无语了,不是出来买东西吗。然后撞见了一个朋友,他喝醉了,我现在先送他回家,马上就回去!”
  谢丹阳说:“那你先送他,我先睡了。”
  我说:“行,我先送他回去啊。”
  “女朋友?”一个声音从后脑勺传来。
  我吓了一跳,贺兰婷就站在我的身后!
  我说:“我靠你这样子偷听我打电话,你有点道德心好吗!”
  贺兰婷说:“没,我没偷听,我上洗手间,碰巧路过。”
  我删了电话记录,还手机给了她。
  妈的都什么人啊。
  坐下来后,我惊讶了,看着两个桌子都是她点的吃的。
  等贺兰婷上完洗手间回来后,我指着桌子上:“你确定能吃完?”
  她说:“吃不完,就想试试,反正你请客。”
  我说:“你有没有搞错,吃不完,你点那么多!”
  贺兰婷说:“我高兴,可以吗?别废话,我吃东西不喜欢有人吵。”
  行吧。
  吃吃吃,噎死你吧。
  我拿了半打啤酒,百威的。
  贺兰婷说要一打。
  酒上来她就拿来全开了,十二支全开了。
  我问:“你别点了开了然后喝不完,不浪费吗!”
  贺兰婷倒酒,说:“反正浪费的是你的钱。”
  我朝她举起大拇指:“我说算你狠!”

  倒酒后,我喝了起来,等她吃了差不多,我看着酒桌上,竟然她喝了有四瓶啤酒了。
  好厉害。
  我问道:“好了,我想问你,那如果她们两帮女的打起来,我怎么办?就等着受处分吗?”
  贺兰婷说:“那就处分呗。”

  我气道:“你这说的是人话?是人话!”
  贺兰婷抬起眼睛看看我。
  我靠在椅子上,说:“算了,我不会和你生气,我知道你不可能让我受处分,我走了,谁帮你干活啊。”
  贺兰婷说:“你真以为整个监狱就只有你一个人是帮我干活?”

  我想到,那个主任好像都是帮贺兰婷的。
  更别说其他的人了。
  我只好求她:“表姐,看在我们那么好的份上,我对你那么好的份上,你就,行行好,这次一定要帮帮我,给我指一条明路吧。”
  贺兰婷说:“你对我哪里好了?”
  我想了好久,然后说:“我经常请你吃饭!现在就是啊,而且我心里,每天都想着怎么对你好,回报你。”
  她靠近我,看着我。
  她真的很美,看着我,双目勾魂夺魄,整张脸依旧灿若明月,微抬俏脸,姿柔容丽,这要是薛明媚谢丹阳站在她身边,无形黯淡了几分,看着我三魂丢了六魄,心如鹿撞。她微启朱唇:“你,怎么不去死。”
  我靠。
  得,我对你那么好你叫我去死。
  接着她又说:“给我一支烟。”
  我没带烟出来,让服务员拿了一包烟上来,她潇洒的叼了一支烟,样子酷酷的。
  我也点了一支,问道:“你就甘心让我这么去死是吧。”
  贺兰婷拿起杯子,继续喝酒。
  喝完了后,她继续倒酒,说:“没什么不甘心的。”
  我说:“得,你这么个意思,就真的是没得谈了是吧?那我以前弄的这些数据证据资料,还有现在跟着的,你都不用了是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