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6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就说道:“你傻啊,浪费什么时间啊?我现在才这个年纪,我爸妈也不让我结婚那么快,可能要过个两三年。你可以试着,让你妈妈爸爸多找一些,一个月相亲七八个,相亲个一两年的男人,你就见个面聊一聊,有点感觉深入讨论,实在不行到了那时候再说好吧。”
  谢丹阳问:“到那时候,你娶我?”
  我仰天长叹:“姐姐啊,这种事情,也要慢慢互相接受对方才行,我现在还没有结婚的打算,没有和你结婚的打算。”
  谢丹阳说:“以后你可以离的。如果你有更爱的她。”
  我说:“这都不是最主要,最主要的是我怕我们不会幸福。给个一两年的时间好吗?到时候如果你相亲了那么多人后,还这么想的话,而且徐男也是这么想的话,而且我也想通了的话,我们,就结婚。但是我说在先,我不会和你拿结婚证。”
  谢丹阳想了想,说:“好。”
  我松了一口气:“你想通了就好了。那,我们现在回去监狱吗?”

  谢丹阳看着琳琅满目的一条街,说:“每天呆在监狱,你还想回去监狱?”
  我问:“那想去哪里?”
  谢丹阳拉着我,说:“逛街,然后吃东西,走,我带你去逛逛大发。”
  大发是一个大商场,里面的品牌。
  呵呵,就跟友谊商店卖的那些差不多的吧。
  都是奢侈品。
  我说我不想去了,太贵了也买不起。
  谢丹阳说:“买不起也可以看看呀,没追求!走了陪我去走走!”
  我两进去了,大发里面的东西,呵呵,一个钱包,七八千起,大的包包,上万。
  谢丹阳在LV那里,看上了一个包包,一万多,她挑了一会儿,然后决定要买。
  我吃了一惊:“你要买这个?太贵了!”
  我劝她还是别买了。

  谢丹阳说:“我喜欢。”
  我闭了嘴,喜欢就喜欢吧,她又不是我老婆,也不是花我的钱,我还能怎么管着她。
  她去买单的时候,我转了转,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背影。

  侧脸。
  她进了旁边的古驰。
  彩姐?
  我跟后面,走近了看看,不是她。
  只不过是轮廓像。

  我觉得我自己有点被彩姐迷住了,她的魅力,比谢丹阳大很多。
  谢丹阳出来了,问我找什么。
  我说:“出来透气。”
  买了东西后,去吃了夜宵,天热,也没什么胃口,就喝了糖水。
  然后。
  是她自己说的,去开房。
  我很少主动喊她去开房睡觉。
  她说累了。

  就直接在吃夜宵的附近找了一家酒店开了房。
  我每次出来,基本都是,开房,开房。
  为酒店业做大贡献。
  进了房间后,我就倒在了床上,挺累的。
  谢丹阳也躺在我身旁,逛了那么久,脚都软了。

  但是看着她,我有个地方却不软了。
  因为她看起来脸色红扑扑的,胸高高的,甚是诱惑。
  我伸手了过去。
  然后两人很快就抱在了一起。
  等我要拿床头的套,发现是没有的!
  谢丹阳说刚才见酒店隔壁有一家药店。

  这么大的酒店,房间却没有这玩意,还怎么干酒店业了!
  真是害人不浅,我一边骂,只好一边穿衣服。
  穿了衣服后,冲刺下去,到了隔壁药店买那玩意。
  “我要那个!”我指着玻璃柜台里面的塑料盒子。
  穿白色褂子的女导购员拿上来一盒放在我面前。
  我掏钱的时候,旁边一个女的走到我身旁对女导购员说:“帮我拿一瓶京都念慈庵,谢谢。”
  听起来,这声音更熟。
  我一扭头,僵住了,她看看我面前那盒套,然后看看我。
  是贺兰婷。

  贺兰婷咳了两下。
  看来是咳嗽感冒了啊。
  我僵住了表情,对贺兰婷说:“表姐,晚上好,好巧啊!买咳嗽药啊。你感冒了啊?”
  然后急忙对女导购员说:“哎我说我买金嗓子喉宝,你拿给我这个,不是金嗓子吧!”

  然后把那盒套推回去给导购员。
  贺兰婷问我道:“是很巧,又骗了哪个女孩子出来啊。”
  我说:“没有,我喉咙痛,买金嗓子喉片,我还没看清楚呢,拿错了吧!哎服务员我要那个那个,不是这个!”
  女导购员拿了一盒京都念慈庵给贺兰婷,然后对我说:“你刚才不是指着下面说要冈本吗?”
  我急忙说:“我什么时候要冈本了?我说金嗓子吧!怎么成冈本了!你这什么耳朵!麻烦你快点好吗,我喉咙好痛。”

  女导购员怨气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拿走了那一盒,给我换成了金嗓子。
  我掏钱,对贺兰婷说:“表姐,真是太巧了啊,呵呵,这钱我来给就行了,你先走吧,不要给钱了,我来给,我钱多!”
  贺兰婷说:“我本来就打算让你给钱。”
  我说:“真是小气鬼,那么有钱,还什么都让我出。连个避丨孕丨套的钱都让我出。”
  说完,我脸色一变,自觉失言,急忙说:“连一瓶念慈庵咳嗽药都打算让我出。好了好了,出就出吧,谁让你是我表姐呢。你走吧,我来给吧。”
  当下之急,应该先赶走她才是最要紧的。
  她却不走了,看着我,问:“我想和你聊聊。”
  我看看外面,说:“现在天色不早了,改天吧。明天怎么样?”
  贺兰婷问我:“很急吗?”
  我给了钱,然后没好气的说:“急什么啊我,反正出来玩,不过我有朋友等我,要去喝酒啊!让人家等久了不好意思的。”
  贺兰婷说:“行,我要一起去,带上我。”
  我问她:“为什么啊?”
  贺兰婷说:“我想找人陪我喝酒。”
  我觉得她是不是像上次一样,故意的坏我好事,记得我那次和安百井,刘慧,唐晓杰他们出来,我和刘慧都快那个什么了,就是贺兰婷坏了我好事,我指着她手里的京都念慈庵说:“表姐,你都咳嗽感冒了,不要喝酒了,快回去吧,喝多点水,早点休息,要把身体养好啊。这天气又冷又热的,刮风又下完雨大太阳,确实容易感冒啊。晚上风多,你感冒了就不要出来吹风了,我们去喝酒都是在烧烤,在外面吃烧烤。”

  贺兰婷说:“那我也去吃烧烤,没事,这点咳嗽,很快就好,劳你操心。”
  尼玛大爷。
  我说:“那先借给我电话,我先问问我朋友还在不在那里先啊。”
  贺兰婷给我手机。

  她帮我开了密码。
  我拿着她手机,按了号码,然后:“喂,喂,喂!哦,是这样子啊!好好好,那行行行,去你家是吗,就我们几个男的是吧?好好好不带女人,绝对不带女人,不然喝酒没意思是吗?好好好。”
  我假装挂了电话,然后还手机给她。
  日期:2015-07-23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