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5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突然灵光一现,突发奇想,如果,让贺兰婷把我调去别的监区,那么,是不是这边,我就可以不管不问了,出事了我也不负责了!
  对,我真是聪明。
  以前怎么没想到这招。
  说干就干。

  我说上个卫生间,然后跑去后面那条街,给贺兰婷打电话。
  通了。
  贺兰婷问道:“什么事,说。”
  一如既往的冷酷。
  我对她说了我的想法。
  谁知贺兰婷冷冷道:“不行!”
  我郁闷道:“靠,怎么不行呢?你先把我调到别的监区,等这个事情过去后,她们打完后爱打杀打杀,爱怎么样怎么样,我都不管了,也轮不到我来背黑锅,等事情过了,你再调我回来,不可以?”
  贺兰婷说道:“你以为你在过家家,玩着吗?”
  我说:“那现在都这样子了,总不能让我眼睁睁的等出事了,再去那么蠢的等着人家给我背黑锅吗!”
  贺兰婷说道:“你别忘了你是我安排到她们里面去的卧底!”
  我说:“可现在卧底要出事,你不先保卧底吗?”
  贺兰婷骂道:“那成什么样子?明知道快出事了,把你调走,然后出完事,把你调回来,谁不看出来你这里有猫腻?”
  我想想,她说的也是,我又说:“那就调走我,不让我在这个监区,不调回来。”

  贺兰婷又是那一句:“我刚才说了,我安排你做什么工作?”
  我气道:“那我背黑锅被整出去监狱了,不能为你干活了还谈什么帮你做什么工作!”
  贺兰婷问我:“你怎么知道你会被整出去监狱?”
  我说:“要真的她们打群架打死人,我看何止被整出监狱,被整进监狱都有!北方xx那几个越狱的跑了,狱警都要坐牢,何况是群殴打出人命!”

  贺兰婷说:“那你辞职吧。”
  说完她就挂了点。
  尼玛。
  这个冷血的女人。

  我叹一口气,继续回到桌边喝酒。
  我说没事,喝酒。
  喝着喝着,丽丽谈到了钱,很委婉的对我说:“哥哥,里面那些规章制度,管理什么的,我们是不能对外说的。可我都跟你说了。”
  她眼睛滴溜溜转看着我。

  我说:“我查到了仇人不是彩姐,那就好了,以后你爱跟我说这些就跟我说,不说就不说,随你。不过看在你对我那么上心的份上,给你一些好处还是应该的。”
  我从口袋里掏出两千给她。
  她高兴的塞进包包里,亲了我一下。
  其实我是骗她的,我哪有不想听她说关于她们酒店的事,我恨不得想知道康雪在里面到底干嘛的呐。
  上班的时候,我去找了薛明媚。
  这次,算我去求她,不要再闹事了,闹出事我就真的玩完了。
  这贺兰婷,摆明了把我当成棋子用了,虽然她口口声声安慰我说没事,可真出事了,哪有那么容易摆平?

  只能,去求薛明媚。
  就算出卖色相。
  没辙了。
  我不让人去叫薛明媚了,我自己去拜访她,拜访大姐,大姐大,大姐大大。
  我问沈月薛明媚在监室吗。
  沈月说薛明媚一个人在,其他人去培训的培训,干活的干活了,而薛明媚不知怎么的,不去上培训课。
  有课却不去。
  对薛明媚这种人来说,正常,她从来都是不按常理干事的人。
  来到了薛明媚她们监室,看见薛明媚悠闲坐在监室里看窗外。
  我让沈月打开了监室们,让沈月先回去。
  沈月走了。
  我走到了薛明媚的面前。
  她看看我,继而继续看窗外。
  我说道:“今天那么安静?”
  薛明媚回神了,回过头了看着我,问:“怎么呢?今天有事?”
  我呵呵说:“的确有点事。”
  薛明媚摊摊手,说:“那你说吧。”
  我看着她,说:“昨天有三个女囚,被我打了,她们打了人,不听话,闹事。打了另一个女囚,打得手都骨折了。”
  薛明媚轻蔑一笑,说:“我知道。那怎么了?”
  我说:“你不仅知道,而且还是你安排做的。”
  薛明媚说道:“然后又怎么样呢?”
  我问薛明媚:“我对你不好吗?你非要这么跟我作对?”

  薛明媚说:“我对你也不好吗?你真以为这里是什么天堂?”
  我看看头顶,看着摄像头,没关系,我也不做什么坏事,我递给她一支烟,薛明媚接过去,我给她点上。
  监室当然不可以抽烟,可这里神通广大的她们,能弄烟来这里抽,我进来就闻到了烟味。
  薛明媚深深吸了一口。

  我说道:“跟你说说我去年刚毕业的事情吧。我去年刚毕业,和女朋友去了一家宠物店上班,租了一套地下室一样的烂房子住,很差,条件很烂,每个月薪水很少,混得,很惨,很惨。基本上每个月连房租,吃饭的钱,都一毛钱一毛钱的省出来的。后来,女朋友跟有钱的一个光头的跑了,我很难过,一直到现在,想起这件事,我还很难受。那段时间,真的想死,我不脆弱,相反,我一直觉得我这个人很坚强,像极了小强。只是那段时间,我真的很想死,刚毕业,心高气傲的我,竟然找了一份每天给宠物洗澡的工作。然后女朋友跟有钱人跑了,然后每天住在烂房子里,吃着泡面,还有上顿没顿。”

  我尽量渲染自己有多惨,以博取她的同情。
  我继续说道:“后来很幸运,我进来了这里,好歹是一份单位的工作。我的生活才有了气色,而且,我进来这里后,命运似乎对我很好,我现在升了队长了。我的前途,看起来一片光明,不是吗?我家里,父母住在农村老家,瓦房没盖,下雨漏雨热天很热冬天太冷,父母常年生病。养家,基本是我在养。我想问你薛明媚,你甘心让我没了工作?”
  薛明媚吐出一口烟雾:“你有手有脚,出去干什么不行,给宠物洗澡怎么了,省吃俭用,给家里寄点钱,也没什么难的。”
  我说:“我靠薛明媚,你讲的这都什么话。那我父母生病了,连治病的钱都没有,我在这里上班,以后混久了还能混套单位房,你这么搞搞我出去了,我的未来不全完了!”
  薛明媚狠狠看着我:“你留在这里,也许是用生命作为代价!孰轻孰重!你,不懂吗?”
  她总是觉得她为我好,我也承认,她确实希望我好。
  我问她:“你是不是真的一定要和她干架?”
  薛明媚丢掉烟头:“谁知道。”
  她无所谓的样子。

  看来她也听不见去了,我求她也没用,如果真的闹事,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我换了角度来说:“你愿意,忍心看到监狱里那么多人受伤?甚至死亡?她们进来这里,意境够惨了,你还要搞得她们延长刑期,受皮肉之苦,你居心何忍!”
  薛明媚说道:“你看过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吗?人天生,并将永远,是自私的动物。我不这么做,我就可能被人整死。”
  靠,她也看过国富论。

  这也没什么奇怪,薛明媚本身就是高学历高智商的女人。
  我问她:“是谁逼迫你?”
  她冷笑一声,说:“张大队长,你不是救世主,别问那么多了。该干嘛干嘛去。”
  她扭过头,不看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