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5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站在客厅里,我心里有些激动,我终于可以进康雪的房间,要看看里面到底藏了什么有用的证据和东西了!
  这康雪真是百密一疏,对谁都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唯独最信任自己的表妹,偏偏这个她最信任的表妹,要出卖她了。
  真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夏拉紧张的看了看鞋架,她在判断康雪在不在家,万一康雪在房间里睡觉,我们这么进去可要麻烦大了。

  康雪打开鞋柜详细看了,她轻轻在我耳边说:“我表姐好像,回来了。那双鞋子,是她经常穿的。”
  我的心一沉,妈的平时都不回来很少回来的,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偏今晚来,万一改天夏拉改变了想法,我就难搞了。
  我急忙问:“那,怎么办?”
  夏拉轻声说:“可是那双鞋好像又是前几天就放在那里的,我也不确定是不是她真的回来了,我去看看。”
  夏拉蹑手蹑脚走近去了卫生间,开灯看看有没有康雪回来的痕迹。
  她试着摸了摸康雪的牙刷,和毛巾,有没有湿。
  然后又看了其他东西如洗发水等物的摆放位置。
  等夏拉回到客厅,我问:“你表姐是不是在家?”

  夏拉说:“都是干的。我去听听”
  她轻轻的走到康雪房间门口,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会儿后,她轻轻敲门:“表姐,表姐。”
  没有回应。
  她又敲门:“表姐,我想问你,我妈就要动手术,我明早去看我妈了,你去吗?”

  靠,这家伙找借口,也是厉害啊。
  康雪房间,还是没有声音。
  夏拉加重了敲门声:“表姐!你在吗?表姐!”
  很用力的敲了几下后,夏拉转身回来,松了口气:“她不在。”
  我把客厅的大门反锁上,说:“行,那我们进去。”
  夏拉伸手进去从客厅摆着的大花盆里面,拿了一根钥匙上来。

  康雪房间的钥匙,竟然是藏着在这里的!
  而让我郁闷的是,这花盆是放在客厅角落窗口那边,我放的监控摄像头拍到的只是花盆的盆脚盆地,如果向上一点,就能拍到花盆全部了,我早就拿到了她的房间钥匙。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我对夏拉说:“万一你表姐在里面,还是说那个刚才说的那个借口。”

  夏拉点点头。
  夏拉拿了钥匙后,到了康雪房间门口,两人都有一些紧张。
  夏拉手都在抖,害怕的是康雪在里面。
  她打开了康雪的门锁,然后拧开门,推进去。
  轻轻推进去一点,两个人从轻微开着的一点门缝往里面看,里面没开灯,黑漆漆的。
  怎么感觉比进鬼屋或者看恐怖片还可怕,心脏都突突突的要跳出胸口了。
  我怎么能如此害怕?
  我干脆推了夏拉进去,反正有借口。

  如果康雪在,就让夏拉直接问她表姐明天去不去看望她妈妈就是。
  夏拉被推进去后,轻轻开了灯。
  两人松一口气,没人。
  康雪没在。
  我走进去,环顾了康雪的大房间一圈,房间很大,一张很大的床,有书柜,书桌。
  装修是古色古香,康雪喜欢这样的装修环境。
  夏拉忙走到书桌前,开了书桌桌柜抽屉翻找起来。
  我看见康雪的书桌上,那几本什么希姆莱传毛人凤传就在她书桌上。
  这几本书原本放在客厅的,不知什么时候我走过去,翻了一下。
  发现这些书,都是盖着沙镇那个书店的盖章。

  我记得,上次跟踪监区长,电工也跟踪她那次,监区长就是从那个镇上的书店进去了里面,里面难道是她们的大本营,还是通往梦柔酒店的一条通道呢?
  夏拉找不见,对我急道:“帮我找啊你看什么。”
  我这才想起这次来的主要目的。
  马上帮忙翻起来。
  夏拉一边翻,一边奇怪说:“每次都是放在这几个抽屉的呀,怎么都没了。”

  我帮忙翻找,没找着。
  都是平时一些生活用品。
  找到的几本笔记,也都是没用过的。
  夏拉说:“我表姐就是放在这些抽屉里,存折,账单,笔记,都是在这里的。”

  我说:“既然这里找不见,换个地方找。”
  我们翻箱倒柜,从书桌找到书柜,从书柜到床头柜,再到床底下,梳妆台,却一无所获。
  夏拉坐在凳子上,说:“我表姐那么长时间没回来,她是不是已经把这些都拿走了啊?”
  我说:“这有可能。那时候不是你被劫持吗,那个什么男的,目的就是冲着你表姐来的,你表姐估计害怕了,就不回家了,把这些东西也拿走了。”
  这么想来,康雪不太可能拿去监狱里,那么,她一定还有另外一个平时经常去的地方,也许也是在小镇上。
  我如泄气的皮球,瘫坐在地板上,妈的兴奋的半夜跑来,以为捞到证据,所有的一切都要水落石出,结果却一无所获。
  我说:“别气馁,不要打草惊蛇,我想,你表姐以后可能还会拿回来,你要时不时来一次,偷偷进来看看,也许以后会拿得到的。”
  夏拉点点头,然后问我:“那我们还回去酒店吗?”
  我说:“你想住这里吗?”

  夏拉赶紧摇头。
  她对她表姐已经有了防备,很严重的防备心理,而且是基于恐惧之上,夏拉以后是不太可能愿意和康雪独处了,甚至这个房子她都不太想回来的。
  我是怕她在康雪面前表现不自然,被康雪给怎么的,万一露出了我们要整死康雪的计划或者马脚,给康雪威胁或者威逼下,她全盘托出,那这个游戏就真的没得玩了。
  两人把房间的东西给摆放整齐恢复原样,然后离开了康雪家。
  走回酒店的路上,夏拉对我说:“我以后再也不想住在表姐家里。”
  我问:“怎么了。你害怕她了?”
  夏拉叹气,说:“是害怕,也不喜欢了。”
  我说:“那你在她面前还是要表现自然一些的好。”
  夏拉说道:“这个我知道。我想搬出来了,明天就去把公司附近那个房子整理好,以后我们住那里好吗?”
  我看着夏拉,牵了她的手,说:“好啊。”

  夏拉靠在我肩膀,边走边靠过来:“你答应了我的。”
  我说:“有空当然去,平时也比较忙啊。”
  跟夏拉住在一起,那一定是诸多的不方便。
  夏拉说:“我真的害怕,最亲近的人,让我感到最危险。”
  我说:“没事的,熬过去了就好,其实我觉得你妈妈还是对你好的,可是她表现爱的方式实在有点跟别人不同。”

  夏拉这才突然想起来:“明早我还要去我妈妈。明天不能整理房子了。”
  我说:“去吧,等你回来了再说。”
  日期:2015-07-21 19: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