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4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司机师傅点了一支烟,发话了,对着那家伙说的:“年轻人,大男人拿得起放得下,感情勉强不得,女人嘛,爱跟谁跟谁。你开那么好的车,不怕没有女人。”
  总经理冷着脸,不答话。
  司机师傅说:“那我们就走了。”

  总经理只好说:“照顾好她。”
  他自己关上了门。
  司机师傅一踩油门,我对着窗外大喊:“我不带走她,我要回去,你带她下去!”
  我的叫声飘在了车窗外。
  司机师傅说:“你们年轻人,我见过这样的太多了,关系都是不清不楚的。”
  我说道:“麻烦你了师傅。”
  他说:“我只想早点下班回去交班。刚好我交班也在路过那里的西外环。”
  我给他递了一支烟说:“谢谢,不过我不去那里了,就在前面找一个酒店停车吧。”
  司机师傅停了车,就在拐角处的枫叶酒店。
  停好车,我给他钱,只是一个起步价,我给他二十块钱说不用找了。
  师傅对我笑笑:“谢了。”
  下车后,我扶着夏拉进去开了房间,我掏了掏口袋,靠,我钱不够。
  然后问夏拉:“拿钱拿钱,我没钱了。”
  夏拉侧着头看看我,我直接伸手进去她包包里拿了钱包,小娘们钱还不少啊,一把现金五六千块。
  我拿来开了房费。
  然后扶着她上去。
  进了房间后,夏拉进去洗脸,出来后,她清醒了许多。
  她的手机又闹了起来,还是总经理打来的。
  她关了机。

  我问道:“他不好吗?”
  夏拉脱掉鞋子,说:“他很好。可是就是没有感觉。”
  女人想要的感觉,很奇怪,不像我们男人,我们想上了,就是有感觉了。
  我笑笑,如果不是因为柳智慧,我还真的不懂一个人要的所谓的感觉,竟然可以那么细致那么神奇。
  而让我最为惊叹的是,柳智慧可以通过和一个人几句对话和短暂相处,能知道对方想要,渴望的是什么。
  有些人终其一生,都不知道自己寻找的,渴求的所谓感觉到底是什么,而柳智慧,她都知道。
  我自己不知道的,柳智慧也知道。
  要是柳智慧能给我这样的感觉,然后她不控制我,就好了。

  然后我每天跟她在一起,很舒服,然后她不控制我,反而给予我所都想要的,然后随便我爱怎么玩怎么玩,不束缚我,不毒死我,那该多好。
  我想着想着,发出了笑声。
  夏拉从桌上开了一瓶纯净水,喝了一口问我:“你笑什么?”
  我啊的一声,撒谎说:“我笑刚才那个总经理的表情。很悲伤痛苦。”

  夏拉低着头,说:“是么。我对不起他。”
  说完她过来靠着我撒娇道:“人家真的是只喜欢你嘛。”
  我说:“哦,知道了。”
  她打了我一下:“讨厌你!那么冷淡!”
  我问:“那你说我该怎么做的才是?”

  她表情夸张的说:“你应该这样子,转过我的头,含情脉脉的说,我也喜欢你,然后亲我。像电视里那样。就像泰坦尼克号,IloveyouJack。”
  没说完她自己哈哈笑了起来。
  我看着她这样,也情不自禁笑了,笑着问:“清醒了?”
  夏拉叹气,说:“洗了一下脸,好了许多。刚才在他身上,进了他车里,闻到那些雪茄味,我就清醒了很多,差点吐了。”
  我看着她:“他是你男朋友,你不去跟他,跟着我干什么呢?”
  我故意问的。
  我要看她怎么回答。
  夏拉看看我,喝了一口纯净水,然后低下头,说:“我不喜欢他。”
  我问:“不喜欢他,干嘛做人家女朋友?”
  夏拉说道:“还不是你!”
  说着她打了我一下,说:“就是你就是你,就是你欺负我!我才想着找他来气死你!气死你!”
  我看着她,抓住她的手:“我欺负你你就找别的男人在一起来气死我?不过不要紧,随便你找。我无所谓的。”
  夏拉哼了一声说:“我知道你不喜欢我!”
  我说:“恭喜你回答正确!加十分!”
  夏拉皱着眉头嘟着嘴,盯着我。

  一会儿后,夏拉摇了摇我的手,再次撒娇:“你总是这样对我。一点对我都不好。”
  我摸了摸她的头,她的脸上露出十分喜悦的神色,她果然特别喜欢这样子,然后她躺在床上,蜷缩进我的怀里,十分享受这样的感觉。
  我不说话了。
  就这么着,她外公不是这样子的吗。

  夏拉呢喃说道:“今天我就只想你,想见到你。”
  我说:“哦,见到我又有什么前途。”
  夏拉说:“我好烦,我明天就要去找我妈妈了。她要做手术。”
  我说:“哦。”
  夏拉接着说:“她今天给我打电话,说她真后悔生这么一个女儿,跟我爸一个德性,狠心,连自己妈妈这样子都不去看一眼。我不是不想去看她,我难受,见到她,她总是骂我,骂的很难听。今天还说如果不是我表姐,她都不知道我开公司了,说我想撇开她有钱了不理她了,说我不懂得感恩,说表姐哪点都比我强,骂我良心被狗吃了。说我巴不得盼着她早点死,所以才不去看她。我好难受,我不是这样想,我受不了一见到她她就开始骂我。”

  说着说着,夏拉自己哭了起来。
  我心想,他妈的她妈妈都病得要做手术了,还能骂人骂的那么厉害啊,真是个泼妇啊。
  这样的人,死了算了,每天带着仇恨活在世上,连自己的亲生女儿她都这样,还活着干什么。死了得了。
  虽然我不对夏拉太有好感,甚至表现出来的感情,所谓的感情,都是虚假的,但是这一刻,我是实在同情她的。
  是她妈妈,硬是把一个好女孩,逼成了心理有病的人,而且再也很难改变。
  哭着哭着,她说:“也许只有我超越了我表姐的那一天,我妈妈才看得起我,才夸我,不会再骂我。”
  这,就是她要干公司的动力吗。
  真是个可悲的动力。
  我想到柳智慧教我的手段,让我顺势的一步一步分裂她们两姐妹的关系,我先是把康雪抬得很高:“你表姐那么厉害,有人脉,又有本事,我看你这辈子都难以超越她了。”

  我激怒夏拉,激起夏拉更进一步的仇恨。
  夏拉抬起头,咬咬牙,狠狠说:“我不相信!”
  这一刻,这个平日平时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娇小姑娘,眼中尽是仇恨。
  我在运用柳智慧教我的暗示,让我挑起她对她表姐更大的仇恨。
  我笑着问:“其实我看得出来,你有些怕你表姐。”

  日期:2015-07-21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