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4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钱是放在托盘上的,一个趔趄后差点摔倒那钱就随之飘落在地上了。
  他紧张的找了一会儿,找到了那几十块钱。
  我看这家伙,估计也是怕找不到钱,自己赔钱了,虽然几十块不算多,只不过,说起来像我刚出校门去宠物店工作的时候,几十块钱,对我来说真的很多很多了。
  每天都要紧衣缩食的,一块钱都不敢乱花。
  也是有一次,有个家伙付钱给我,我给狗儿洗了澡,原本需要他自己去柜台给钱的,他就给我去开,我去柜台开了钱,拿着钱走回去找钱给他却发现在手上的钱不翼而飞,不多,六十多块,可是我身上只有三十块钱,赔都赔不起,而工资还要一个星期才发,我直接就慌了,还好后面是在凳子下找见了。
  是我自己顾着和别人说话,帮别人拿了东西,钱就不小心掉凳子下去了。
  从他身上,我看到了曾经我自己可怜的影子。
  等服务员把钱找见后,给了我,我拿出了五十给他:“谢谢你。”

  他急忙拒绝:“先生,我们这里不需要小费。”
  我直接放进托盘上:“没事的。”
  他说了谢谢,然后拿着钱放进口袋,走了。
  如柳智慧所说,人做一切,都是自私的为了自己的。
  我给他钱,实际上是在可怜曾经的自己。
  不过,没一会儿后,我就得到了报恩的回馈。
  我在无聊的东张西望看外面,彩姐今天为何这个点还不来。
  那个刚才我给小费的服务员过来我这边,对我轻轻的问道:“请问你是不是在等那个平时坐在这个桌的女人?”

  他说的是彩姐。
  彩姐经常来,无论是新来的还是老员工的,这里的人都认识彩姐。
  我说:“是啊。难道她今晚不来了吗?”
  他说:“我不知道啊。”

  我奇怪了:“那你来跟我问是不是等她干什么?”
  他低声对我说:“我是觉得,你最好还是不要和她靠近,招惹她。”
  他看起来是善意的,好心的提醒。
  也许他们大概都知道彩姐什么身份,就算不知道是不是黑帮老大,至少也知道彩姐和黑帮有关,不是好惹的。
  我问道:“谢谢你的提醒,为什么这么说呢?”
  服务员说:“她叫彩姐,你知道的吧。有一次,有一个来这里的,是那种专门做那种的男的。就是做鸭的。他看见彩姐穿的用的都是奢侈品,就故意接近了彩姐,然后追到了她,和她好像有了关系,可是这个男的,想要勒索她,就偷拍了他们做那种事的照片,说如果不给他多少钱,他就把照片到处发,结果那男的被人砍死了。在街头。被抓了几个小混混,说这个男的欺负过他们,可很多人都说,是彩姐找人做掉了那个男的。所以,你不要靠近她的好。”

  我笑了笑,说:“谢谢你,不过你跟我说这些,你不怕死吗?”
  他急忙说:“希望你为我保密,我是觉得你人挺好的,才跟你说这些的。”
  我拍拍他的肩膀说:“没事的,放心好了。我自己有分寸,我也不会对任何人说起的。照我说来,这个男的死有余辜。”
  他叹气,说:“那你自己小心。我去干活了。”
  看来,彩姐说的那句话真挺对,要懂得施舍,对别人有恩,别人才会回报你,对你好。
  彩姐在他们的眼中,是一个黑帮的危险分子,他们不敢接近。
  我当然也不想和她接近,可是,除了她身上那份独特的性感魅力,勾起了我的征服欲望,还有就是,我想从她身上得到我想知道的一切。
  好奇真是害死猫。
  除了秘密查探办事,还有就是好奇。
  她一个女流之辈,如何玩得转那么一个大黑帮帮派和几个大酒店的。
  而且康雪这些厉害的人,又怎么甘心情愿为她所用呢。
  “你在想什么?”一个清脆迷人的声音响起。
  我扭头过来,是彩姐,她坐在了我这一桌的我身旁。
  我笑笑说:“你来了啊,没想什么,在想你什么时候到。”
  彩姐问:“是吗,想得那么入神?假的吧。”
  我说:“你又不是我的蛔虫,你怎么知道是假的?”
  彩姐说:“少恶心。今天喝点烈酒怎么样。”
  看起来她的心情相当的不错。

  是的,她脸上洋溢着迷人性感微笑,她穿了一件红色的外套,更显得皮肤白皙。
  我问道:“烈酒?什么烈酒?”
  彩姐说:“伏特加,俄罗斯伏特加。”
  我说:“干喝吗?”

  彩姐说:“你能不兑饮料喝?”
  我说:“不行,昨晚喝的那点啤酒,我都要去吐了。”
  彩姐笑笑,“那就一瓶伏特加,两瓶红茶两瓶绿茶。昨晚我们有事,就先走了,没和你说。”
  我说:“没关系,反正再喝我也吐了。”
  彩姐靠近我,盯着我问:“真的没关系?我不辞而别,心里难道没有不舒服?”
  我反问她:“走就走了,哪有什么不舒服。”
  彩姐问:“就没有什么舍不得啊?”
  原来她问的是这个问题,看来,我放长线钓大鱼,初见成效。

  从一开始,我就放长了线,慢慢的钓着她,过去了那么久,她才慢慢的上了钩,不过只是上了一点点钩。
  只不过,才是一点点而已,战斗尚未胜利,同志还需努力。
  我喜欢美女,喜欢钱,喜欢所有人喜欢的共同的这些。
  喜欢着夏拉,喜欢着谢丹阳,喜欢着朱丽花,喜欢着柳智慧。
  还有喜欢着彩姐。
  可是,每一个,都比我强了不止几个档次,所以,我要搞定她们,就不得不需要手段。
  也有很多搞不定的,例如朱丽花柳智慧这些。
  我和彩姐,漫无目的的聊着,从堵车开始,聊到哪个城市漂亮,然后从哪个城市漂亮,聊到向往哪个国家的生活。
  仿佛我两早已经是认识很多年的老友,开开心心的聊着。
  当然,这一切,都是我设置的圈套陷阱,我在尝试着让她打开心扉,让别人打开心扉的最好办法,就是顺着她,赞同她。
  我故意往家庭条件上扯:“唉,说到出国,还说什么投资移民,动不动就几百万,我们这些小贫民,也只能想一想而已了。”
  彩姐纠正我道:“想是想,可是,如果真的想要实现梦想,必须要亲自去努力付出,只要去努力,就有成功的机会。如果只是想想,想一辈子到死都出不去。”
  我说:“说是这么说,可就算去努力,也成功才行啊。那么多人想有钱,可真正成功的人又有几个,我认识那么多心比天高的人,基本都庸庸碌碌的,平凡的过着日子,不服不行啊。”
  彩姐不同意我的说法:“你才几岁啊,还没去尝试,就想心甘情愿随波逐流了啊?看不起你这样的,还是一个年轻的男人。”
  日期:2015-07-20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