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4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最主要还是夏拉的,我没想到夏拉竟然是厌恶自己表姐的,完全是利用自己表姐,不知道明天她醒来,还记不记得自己说过的这些,只是夏拉每次喝醉,好像都不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这样挺好,对我来说,很好。
  次日一早,我起来,夏拉还是死睡。
  我叫了几声,她没声音。
  不管她,我洗漱后,回去监狱上班。
  到了点,我就去蹲守柳智慧出现。
  当柳智慧准点出现在阳光下时,我马上过去。
  两个女管教还是识趣的下去了。
  柳智慧如平时一样,伸伸腰,说:“问到什么了是吗?”

  我笑了一下说:“这样你都看得出来。”
  柳智慧说:“你的好奇的表情,疾走的步伐,告诉了我。”
  我说:“还真是在你面前,什么都掩饰不住。”
  柳智慧看了看天空,天空一边黑暗一边出太阳,也许很快就下雨,她说:“赶紧说吧。”

  我告诉了昨晚我和夏拉对话的内容。
  并且我说完之后,开口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怎么看得出来她们表姐妹之间关系并不亲密的?”
  柳智慧说:“你不是说这个女孩子自己做了两家公司吗?人做一切,都是有目的的。她是为了钱,可是用钱来实现自己的什么愿望,买化妆品?买衣服?买车?买房?听你的描述,好像都不是,她那么有野心,或许,就是为了和某人相比。很多人,都说有比较才有进步,所谓的有比较,就是嫉妒攀比心作祟。你这么说,证实了我的猜测,她只想超越她表姐,越过这道心理最大的阴影。以实现自我内心的解脱,如果超越不了,她一辈子,也许都无法解脱。”

  我说:“人心真是复杂。”
  我点了一支烟,妈的,这夏拉,也太不是人了。
  柳智慧说道:“这个女孩子,有恋父情结。她肆无忌惮的伤害自己爱的人,事后又撒娇痛哭,用一切办法挽回,在她们眼里,男友和爸爸一样,永远不会记恨。她挺自私。不过,是人就会自私,可是她非常的自私。”
  我奇怪的问:“你又怎么知道她有恋父情结的?可是从小陪着她的是她的外公,而不是她爸爸啊。”

  柳智慧说道:“儿童从三岁开始,就模糊的开始察觉男人和女人是不同的。我简单的说吧,说太复杂你也听不懂。”
  我挠着头尴尬的笑:“是啊,我还想呢,昨天你和我说了这么多,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跟什么。就像我一直搞不懂电磁炉怎么能让锅热起来,我搞电工的同学跟我解释了半天,我一点都不懂。”
  柳智慧也笑了,说:“电磁炉,我也不懂。”
  我呵呵笑了起来:“看来你虽然看懂人的心,却也不懂电磁炉的心。”
  柳智慧看看即将下雨的天空,说:“小孩子从三岁开始,会对性充满了好奇,特别是当她发现了自己和异性间的不同,并且通过器官得到自己的舒服感。对孩子来说,身边一直陪伴着的异性,就成了她的性对象,无论是父亲,还是外公,还是爷爷。如果到了六七岁的时候,她得到同性之间的关爱,例如妈妈,或者外婆,奶奶,她会顺利的通过这段时间的性心理发育,就不会出现恋父情结。可是,她却没有,她的妈妈极少回来,回来也对她没有关爱,除了打骂。所以,她会对她的外公一直产生着情结,甚至会影响到她一生的对对象的选择,她会找一个和她外公很像的男人,如果这个男人身上不是有很多和她外公一样的共同点,她很难喜欢。你身上就有着她所觉得她外公的共同点,性格,还有对她的安抚,就是抚摸她的头。她的潜意识幻想里,已经把你当成了她的外公。”

  我感到十分不舒服:“我是第二次被女人当成死人来爱了。”
  柳智慧说:“和你在一起,虽然你对她的态度和性格并不好,可是她觉得你非常的像外公,甚至幻想成了你就是他,他就是你,她和你相处,尽管会气恼,可是她更多的感到的是像是她外公带给她相依为命的安全感。”
  我疑惑道:“可我从来没好好对过她,给过她所谓的什么安全感。甚至对她很不好,老是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玩。”
  柳智慧问我道:“你看过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吗?”

  我说:“看过电影,看不懂,一个接一个的为情自杀。”
  柳智慧说:“木月和渡边是好朋友,木月自杀了,木月的女朋友直子一直都念念不忘木月,受到了很大的打击,精神压力过大得了精神病,他是她生命中重要的精神寄托,他死了,她的情感也就没有了寄托。后来她和渡边在一起,念念不忘的还是木月,她只是想从渡边的身上感受得到哪怕是一丝丝前男友木月的感觉,想通过渡边来释放自己的欲和爱恋。可是随着交往,她发现任何人都替代不了木月,包括木月最好的朋友渡边,这对她的潜意识幻想造成了破坏,慢慢的她对渡边疏远了,更觉得对不起木月。继而,她无法承受得住巨大的精神痛苦,自杀了。一个人对一个人的依赖性,也许是一生的,是致命的精神依赖。你对她不好,只不过是一点点的瑕疵,而她依旧认为你是她的精神寄托,你和她交往,可以继续维持现在的这样子。”

  我说:“也许我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所以我不太理解。”
  柳智慧说道:“你经历过的。”
  我奇怪问:“我经历过吗?没有谁让我有这样的依赖感觉啊。”
  柳智慧问我:“如果有一个女孩,像曾经抛弃过你的那个女孩,她的音容笑貌,或是性格给你的感觉,你会被她迷着吗?”
  我顿时想到了王达那家伙,对,王达就是如此,他现在跟着云天阁那个妞玩着,还不是因为她像他曾经抛弃他的女友。
  我说:“我大概明白了。说到了挪威的森林,我想多问一句,渡边那家伙也到处和女人折腾,他是不是也和我这种人一样的心里想法?”
  柳智慧看看我,说:“男人女人对于新欢,都是渴望并且期待的,这是人性的本来面目。欲是本能的,只能向好的方面引导,但决不允许一味的压制,或是彻底地杜绝它,杜绝要么会更加提醒你对于的渴望,要么会是人心理畸形,因为它属于我们每个动物的一部分。柏拉图和叔本华都对欲做了详细的解释,叔本华认为情的欲是意欲的一部分时刻存在,只是有强弱之分,智力包括身体机能只是为意欲服务而已。这些是无法避免的。”

  我说道:“那我怎么觉得你是可以做得到完全控制,完全避免了呢?”
  柳智慧说道:“快下雨了张队长,我们应该说正事,是吗?”
  她不想和我讨论这个。
  因为我是带着揩油的心理去逗她的。
  我看看快下雨的天空,黑暗的云层已经压过来,我说:“嗯,是的,不好意思。”
  柳智慧说:“掌握了一个人的心理,就可以用一些适合的手段,来控制她,然后让她为你所用。”
  我看着她,感觉她极为恐怖。
  这样的寒冷感觉,甚至康雪都没那么让人觉得可怕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