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404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废话,我在新疆呆了一个月,西藏呆了一个月,能不黑么?高大力说最近他一直练着身子,要和我比划比划,被我一拳就给放倒在地,疼得他龇牙咧嘴,说我咋就不能轻一点呢。
  上晚自习的时候,蒋晴晴给我们开了班会,说了明天考试的诸多事宜,然后又给我们说等考完试,就是高三了,开始进入总复习阶段,让我们认真对待,她告诉我们,现在宣扬读书无用论的很多,什么勤学苦读十多年最后也只是给小学没毕业的老板打工之类的,不过她不同意,在没有家世没有背景的情况下,读书是一条通往成功的捷径。

  其实蒋晴晴给我们讲的这番话,不无道理,她的话让我想起了小时候我爸给我说过的一句话,他说:所谓的机遇,就是运气恰好碰到了你的努力,这就是没有理所当然的成功。
  要想成功,总得付出一些东西。
  我有三个月没怎么上课了,不过还好,和易湿训练的时候,我有啥不懂的地方都会问他,他给我的感觉就是个全才,数学懂,英语懂,还有,高二的理综越来越难,不过只要我有难题问他,他都能给我解答出来。
  我甚至怀疑,易湿这家伙要是去担任老师,也绝对吃香!
  和易湿呆三个月,让我感觉自己一向不怎么样的数学都进步了。

  期末考试考了两天完毕。
  老师们开始改试卷,而我们学生则放假了。
  回到家之后,表姐和我说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舞舞国际三周年庆的事情,我告诉表姐这件事我已经打电话问过武舞,这些日子武舞都在长三角地区奔波忙碌,所以三周年庆她没时间过来,表姐说她知道武舞不过来的事情冇,不过舞舞国际的周年庆她要带着我去,我问她去干啥,她说秘密,等我去了就知道了。
  这表姐要说的第二件事,就是赌场的事情,她说赌王龙祥已经给她打好招呼了,赌场的事情宋思思已经在做,仪器设备基本搞定,差不多等十天之后,就会请龙祥过来坐镇,那时候要是赵龙凤手下拉斯维加斯的高手过来砸场子,龙祥也有能力阻挡他们。
  表姐这番话,让我心里变得有些激动。
  我的发展越来越大,不知等高考毕业之后,我会发展到哪一步田地!
  但是,我的实力必须要还要增强才行。
  于是,当晚我就联系了衣冠禽兽那边,得到他们在昆南之后,第二天我就开车找他们去了,我还得继续跟着衣冠学枪。
  衣冠禽兽显然知道了我消失的三个月是去学功夫,所以刚刚走进院子,禽兽就朝着走了过来,说:小子,学了三个月,让我看看你学到什么本事。
  话一说玩,禽兽身子一动,一个侧身横打朝我身上劈了过来。
  禽兽可是西南猎鹰出来的高手,速度奇快,我飞快的闪身躲到一边,脚下一动,身子猛然往前倾斜,一个重拳,狠狠的打向禽兽的胸口位置。
  “好小子!”
  禽兽大吼了一声,猛然退后两步躲开我的重拳,然后他的身体高高跃起,一个飞腿就踢向我的脑袋。
  和易湿训了这么三个月,我的实力突飞猛进,要是放在三个月前,我根本抵抗不了禽兽这么长的时间,不过这三个月我除了锻炼体力,最重要的是和易湿对打了无数次,每次和他对打,易湿控制的节奏都很强,所以每次和他对打,我都是极限训练。

  所以禽兽这一脚,我还是通过了一个巧妙的身法给躲开了。
  禽兽见我躲开,继续朝前攻击我,而我则是认真对待。
  五分钟之后,我的身体渐渐发软。
  这个时候,禽兽也停下了手,他看着我,说:小子,三个月增长速度不赖啊?三个月前,我两分钟就可以把你干趴下,现在五分钟都奈何不了你?看来,易大师的训练方法确实不一般。
  禽兽说起易大师,让我不禁问他:知道易湿到底是什么人不?
  禽兽眯了眯眼睛看着我,说:易大师的事情,你得问你爸,或者你表姐,其实我们对易湿了解也不太多,不过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的算命,其实在遇到他之前,我都不怎么相信算命啊这些东西的,可是十年前,易湿给我算了一命,十年后的尽头,我才知道他算得很准。

  说到这里,禽兽看着我,说:所以,易大师给你说算命啥的,你千万不要当成开玩笑。
  禽兽的这番话,让我对易湿这货越发好奇。
  还有,我记得阿丘好像也是叫易湿师叔吧?还有那个令人讨厌的小点点,也是叫易湿小师叔,易湿这货到底什么身丨份?
  和易湿相处这么长时间,我对他的改观早已改变。
  这货虽然一副脏兮兮的样子,但他眼神里透出的东西让我感觉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一个没有经历大起伏大跌岩的男人不会有那种眼神。
  令菲菲姐都痴迷的男人,会有怎么样的故事呢?
  对于易湿的事情,我是问过表姐的,不过表姐说等时机到了的时候,易湿会亲口告诉我。
  所以,我也没有勉强,毕竟易湿经历了些什么事情,要是他不愿意告诉我,我也会勉强。接下来的这几天,我都和衣冠训练枪法,从早上出发带着干粮进山,就一直到傍晚才回来,肩膀被后坐力弄得生疼,但我知道,自己得坚持下去。
  猎狐被我杀死!
  但是想杀死我的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所以这一切,所以我必须变强,争取一切活命的手段和机会,表姐都说了,随着我的长大,张家的仇人会越来越重视我。
  而且奇怪的是,我的枪法在这几天训练的时候增长的很快。

  衣冠说这可能是和易湿的训练有关,不过这对我时间好事,衣冠说只要继续保持下去,等打出感觉来,差不多可以出师了,不过我认为没这么简单,我出师的标准是五米之内打燃火柴棍。
  在星期五我训练回去的时候吧,见表姐在收拾东西呢,我就问她收拾东西干啥,没想到表姐给我说她有急事要去京城一趟,要呆上几天才能回来,这让我很意外,赶紧就问她:姐,是不是出啥事了?
  表姐看了我一眼,摇摇头说:没啥,姐回去几天就能处理好,你自己一个人在家小心一点。
  表姐的话让我很疑惑,张了张嘴正要问她,谁知表姐却对我指了指卫生间,说:你练枪练了一身臭汗,赶紧去洗澡,洗好澡后送姐去机场。
  表姐这么说,我也就闭了嘴,跑去洗澡了。

  等我洗完澡出来的时候,表姐已经把东西都收拾好了,表姐的飞机是八点钟的,不急,所以我们姐弟两在外面吃了饭之后,我才送着表姐去了机场。
  把表姐送到航站楼后,表姐兑换了登机牌,要进安检的时候从我手里接过包,一脸认真的看着我,说:表弟,这几天你自己小心一些,记住,有些东西,是舍则该舍,你永远都要记得这句话,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日期:2014-10-01 08:0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