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70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08-14 17:27:00
  55
  这一段秘闻,除了潘家和袁重渡、宁楠琴之外,几乎是无人知道。
  就连当年参与潘家灭门的那些帮手,死伤了大半,活着回去的,也被袁重渡和宁楠琴暗中灭了口。
  老爹常说,人心之险恶,更甚于山川!
  如今看来,老爹说的果然是一点也不假。
  且说宁楠琴成了无身宿魂的鬼样子,只能寄宿在袁明素身上,时间久了,也不是办法,所以才会到处寻找适合的宿主。
  也不知道他们从什么地方打听到了蒋家供奉有老尸祖,就起了歪心。
  这一年的清明夜,袁明素背着宁楠琴跑到颍上镇蒋家村,伤了蒋明瑶,意图夺走老尸祖。
  袁重渡之所以没有一起来,我想是因为他太过于明显,只要他来到中原,必定会被术界的人认出来,反而不好办事。

  袁明素一个姑娘家,倒是谁也不会怀疑。
  不过,袁明素来的也实在是太巧了,恰逢鬼婴出世,因此又临时起意夺走了鬼婴,这才引发了后来的一切……
  不料却恰逢鬼婴出世,又临时起意夺走了鬼婴,引发我一路追到太湖……
  如果不是这些事情因缘际会,阴差阳错,我和老二又怎会来到太湖寻找鬼婴?又怎么能知道这些惨不忍闻的过往呢?
  可见天意就是天意。
  这桩事,就该在这时候大白于天下了。
  日期:2015-08-14 17:29:00

  可是,眼下我们所在的地方,只不过是个墓穴,为什么在阿罗的眼中,会是安全之地呢?
  而且,这么多年来,宁楠琴和袁重渡为什么不来此把阿罗一家斩尽杀绝、尸骨不留、魂魄永散呢?这样岂不是永远都不会有人能知道他们的丑行?
  所以说,这又是一桩很奇怪的事情。
  据阿罗说,袁重渡、宁楠琴这对*夫**,不是不来墓穴这里痛下毒手、斩草除根,而是另有匪夷所思的缘由。
  这里原本是潘清琢的墓穴,潘清源在那一夜的灭门之祸中,仗着本事高强,侥幸留存了半条性命,夺路而逃。

  他又误打误撞打破了袁重渡的葫芦,放出了潘清琢的魂魄,最终是跟着潘清琢的魂魄,逃到了这里。
  潘清源心中打定了主意,就算是要死,也要战死在自己亲哥哥的坟前!
  袁重渡和宁楠琴,以及那些参与潘家灭门的帮手,唯恐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便一路追杀到这里。
  可古怪的是,就在袁重渡预备赶尽杀绝,尸鬼不放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个衣衫破败的老人——
  那老人就是夜里救我们的那个要饭的老人!
  他骤然出现,然后一言不发的痛下辣手,把袁重渡、宁楠琴和一干帮手悉数击败,各个都打成了重伤,并把他们全都赶离了东山。
  而后,那老人没有留下任何姓名籍贯和来历,也不与潘清源说一句话,只是飘然而去,不知所踪……
  日期:2015-08-15 20:08:00
  奇怪的是,今天夜里,那个拾荒似的老头又重新出现了,并且再次出手击退了红背蛛母,救了我们。
  当然,即便是在今天夜里,那个老人仍旧是没有留下任何姓名和来历,并且再次飘然消失,依然是不知所踪,他才真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奇怪高手。
  再回说当年,在那奇怪的老人走后,潘清源在哥哥墓穴的上方掘出了一个洞口,直通墓室——也就是我们今天进来的那个通道。

  而后,潘清源白天就躲进墓穴中,晚上才敢出去。
  他半死不活的身体,也实在是难以忍受白天灼烈的阳气。
  说来也奇怪,就是这个墓穴,在潘清源来容身之后,化成夜尸的阿罗也找了过来,还有潘时午夫妇的鬼魂……
  此后的数年间,袁重渡和宁楠琴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缘故,竟然再也没有来过。
  要说是袁重渡和宁楠琴放过了不人不鬼的潘家一众吧,又不像他们的为人所能做出来的。
  而且,潘家一众发现,自己根本就走不出东山。
  东山周围被术界高手下了十几道极其厉害的锁镇,鬼魂难出,即便是阿罗和潘清源,也无法走脱!

  能做下这等事情的人,毋庸置疑,必定是袁重渡和宁楠琴等!
  日期:2015-08-15 20:09:00
  数年过后,袁重渡和宁楠琴突然又出现在东山上了。
  只不过,再次出现的宁楠琴已经变成了不人不鬼的红背蛛母,和还没有成人的袁明素共用一个身体,而袁重渡也一副大病初愈的模样。
  这两个恶徒找到了这墓穴,也看见了通往墓穴洞口,还发现了潘清源就在其中。
  两个恶徒就此准备杀进墓中来,洞口处却凭空刮起了一阵阴风,然后又骤起一地的阴火,烧的袁重渡须发皆着,抱着袁明素狼狈逃窜!

  但是那阴风和阴火到底是怎么弄出来的,潘家一众不得而知。
  又过了些日子,袁重渡再来,结果又被烧了一次……
  自那以后的二十多年间,袁重渡和红背蛛母一次次的来,却一次次的铩羽而归。
  都是阴风和阴火作怪。
  到如今,潘家一众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
  最奇的一次是,潘清源和来岛的红背蛛母大战,落败之后,往墓穴这边跑。
  红背蛛母追到入墓的洞口处,眼看就要追上潘清源,一阵阴风裹着阴火,就把红背蛛母和潘清源给裹了进去!
  结果,潘清源毫发无损,袁明素也安然无恙,只有宁楠琴嘶声惨叫,几乎魂断魄消!

  所以,潘家一众认定了,这个墓穴就是安全之地。
  只要进了这个墓穴,宁楠琴和袁重渡就算再厉害,也无法接近了。
  日期:2015-08-15 20:14:00
  可惜的是,潘家一众也无法出得去东山,他们就算是想闹,也只能在东山上闹。
  他们满腹的冤屈也无处诉说,悲愤始终难平。
  因此,只要有人上得东山来,潘时午夫妇或者潘清琢就会去托梦,去哭诉,去告诉来人:

  袁重渡和宁楠琴是一对欺世盗名、狼狈为奸的*夫淫*妇……
  他们告诉来人:潘家满门死得也实在是太过于冤枉……
  结果,上来东山的人,要么是胆小的要死,做了梦之后疯狂逃窜,再也不敢来,还到处疯传东山上闹鬼……
  要么是胆大的人,看见了阿罗,就色胆包天,起了歪心邪念,倒是被阿罗骗到湖里淹死了好几个!
  袁重渡又到处宣扬,太湖东山有恶祟难除,寻常人等,最好是不要去为好。

  于是,东山闹鬼的传闻就越传越厉害了。
  基本上没有几个人,敢上这里来。
  这件惨不忍闻的往事终究还是被雪藏至今,罕有人知。
  直到今夜,我和老二以及蒋明瑶上来……
  而此后发生的种种事情,前文叙述详细,倒是无需多说。
  中途所遭遇的凿船尸爷、穿衣獭怪、吸血藤蔓,似乎也与潘家、袁家的恩怨情仇无关。
  日期:2015-08-15 20:26:00
  那一次阴火灼烧宁楠琴之后,宁楠琴受伤极重,也丧了胆子,从此,极少再和袁重渡来东山。

  即便是来东山,也决计不会再到墓穴附近自寻晦气。
  潘清琢墓穴所在的这个安全之地,实在是安全的莫名其妙。
  即便是过去了这么多年,潘家一众几乎逐日逐夜的待在墓穴中,也始终没有弄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那阴风和阴火又究竟是怎么来的……
  蒋明瑶听完了这个故事后,恶心的要死,又愤怒的要死,她说:“我根本就想象不出来,天底下怎么还有这么可恶的人!”
  “太气人了!”老二也义愤填膺,大骂道:“袁重渡和宁楠琴,真是公乌龟、母乌龟,一对绿毛王八龟!该扔进锅里,炖成鳖汤,然后喝了——啊呸!汤肯定臭,要倒进湖里喂鱼,鱼喝了估计也会被熏死!”
  “所以,我们的仇人,就是这一对奸*夫淫*妇。”阿罗恶狠狠的说:“袁重渡和宁楠琴!只要能把他们除掉,就算是叫我尸骨无存,我也愿意!”

  “妹子,你放心,陈二哥我一定替你报仇!”老二拍拍胸口,说:“那两个天杀的,一定不得好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