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4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哦我懂了,你怕花她的钱,你心疼她,是吗?”

  夏拉说:“我自己会挣。”
  她的语气,越来越有敌对的味道。
  她怎么突然间变得这样。
  我试图牵她的手的,她却拿开了。
  我伸手去摸她的头,我记得,摸她的头,她会显露出十分温顺和享受的样子。
  果然,摸了几下她的头,她看着我,从严肃的面情慢慢变化为温柔的模样,接着,又依偎进我的怀中。
  我继续抚摸她的头说:“你表姐是个好表姐。”
  我还是在试探,通过刚才的试探,我发觉只要这么夸她表姐,她就突然剑拔弩张,以前从来不会有这样子,是不是喝酒了,她想到了最近她表姐哪里对她不好的事情。
  夏拉在我怀中,说:“我表姐对我好,可是我就是不舒服。总觉得她是一座山,死死地压着我。”

  我奇怪了:“为什么这么说?”
  夏拉说:“我爸爸是入赘到我们家的,很小时候,我那没良心的父亲,看上了别的女人,就抛弃了我妈妈走了,家里只有外公和妈妈,妈妈不得不出去外省打工养我。我就跟着外公一起生活,从五岁开始,到初中,我一直跟着外公,妈妈出去外面打工就很少回来。只有在过年过节才回来,妈妈虽然挣钱给我和外公做生活费,可是每次回来,就对我说,你看你表姐考的多好的成绩,多么的优秀,又拿了什么奖,考上了什么大学。我的成绩很差,妈妈不想让我读书,就想让我在中学都不读了跟着她出去外面打工挣钱自己养自己。我不愿意,妈妈就骂我,说你表姐又考了什么好成绩,进了哪一家单位,多么的光荣,你看你,真是像你爸爸一样烂泥扶不上墙。”

  夏拉絮絮叨叨的说着。
  我了解了夏拉厌恶康雪的大概经过,夏拉的父亲,分配到了夏拉那边镇上的镇府机关单位工作,一次下乡和夏拉的妈妈对上眼了,就和夏拉的妈妈结婚了,但他是入赘的,受不了她母亲一家的强势和势利眼,跟别的人跑了,抛弃了夏拉。她父亲原本有着单位的工作,连工作都不要了,可想而知夏拉的父亲多么的讨厌夏拉妈妈一家。夏拉妈妈出去工作后,虽然挣钱给夏拉和夏拉外公,但是她心里始终是讨厌夏拉的,她放不下对夏拉父亲的恨,父亲跟了别的女人跑了,她觉得她很没有面子,把对父亲的恨延续到了夏拉的身上,因为夏拉是父亲的种。

  可以这么说,虽然是很恨,但对夏拉还是有点爱的。当夏拉长大了一点后,因为她母亲常年不在夏拉身旁,平时自然不能经常督促夏拉的成绩什么的,夏拉的成绩,生活,等等都不会很好。夏拉的妈妈每次一回来,看见夏拉的成绩差,就专门拿来和夏拉的表姐康雪比较,不论是学习成绩,打扮,穿着,甚至说话,做事,什么都嫌弃自己女儿比康雪差,动不动就骂你父亲烂泥扶不上墙,有那么好的单位工作都不干还跟野女人跑了,你就是继承了她所以才比不上你表姐的十分之一。

  日久年长,夏拉表面没什么,她学会了隐忍,在母亲面前,一切的顶嘴和反抗除了换来谩骂嫌弃之外毫无用处。
  她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她学会隐忍,就是想从表姐那里得到好处,她开始对表姐好,讨好表姐,说好听的给表姐听,然后换取表姐对她的经济帮助,包括生活费学习费,甚至是创业的经费。
  如果不是她喝醉了,我敢说,夏拉深藏于心的这些东西,一定不会跟我说。
  而说完后,她自己又哭起来,说她心里好难受,说她妈妈在外省,病了,她想去看看她妈妈,可是一旦想到她妈妈总是对她冷嘲热讽,她就不想去。包括过年过节,她很想像别的家庭一样,能回家一家人其乐融融的过节过年。可是她妈妈总不会让她好受,甚至她妈妈还骂她因为她,她外公才这么早就死了。

  我问怎么这么说。
  夏拉告诉我,她外公是一个不怎么讲话的人,可以说是一个也不怎么懂人情世故甚至是冷漠的人,但是她对夏拉还是好的,毕竟爷孙俩相依为命。夏拉生病,也是她外公带着她去看病,生活上也是她外公照顾,做饭做菜洗衣服,都是外公做,后来在夏拉到初中时,她外公有一天去买菜回来,洗了夏拉衣服拿去楼上晒,上了楼梯就倒在楼梯口,脑溢血。
  直到夏拉周末放假回来才发现外公已经死了。
  说着,夏拉哇哇的哭着。
  人的心理情绪压抑过大时,就像之前说的,洪水暴发,涨起来,人的心理构筑了一道堤坝作为防线,一旦如果不放闸开水疏导,也许就要面临崩溃,夏拉平日看着没什么,原来心里也承受了那么沉重压抑的东西,加上今晚喝了酒,遇到了我,想到这么多年受过的委屈,一股脑爆发出来了。
  可是我没想到的是,夏拉还说了一句:“你有时候,很像我外公。”
  我浑身打了一个冷战:“你别开玩笑啊!我哪里像你外公。”
  夏拉乖乖的伸手抱着我,说:“你对我那冷冷的样子,就像我外公对人的样子一样。他对谁的口气,爱理不理,都很像。”
  我靠这样都行。
  我问:“他岂不是四面树敌。”
  夏拉说:“他和邻里关系之间都不好。一个人独来独往,唯独对我好,所以我就觉得他很好。”
  我叹气说:“好吧。”

  夏拉说:“外公平时在我哭闹,不舒服,就会摸我的头。你像他。”
  像个屁。
  老实说我只想摸她大腿。
  夏拉快睡着了,迷迷糊糊中说:“我好怕你离开我,不要离开我。我今晚不停的打电话,怕你不再找我。”
  她呢呢喃喃中,睡着了。
  到了小区门口,她已经睡死,我怎么摇动她都醒不来,我付车钱,然后背着她上了楼。
  进去了康雪家里后,我放着她在她房间里床上,摇动了几下,醒不来了。
  我给夏拉脱了鞋子,衣服,把被子盖好。
  我突然想去看看康雪房间,但是我怕康雪在房间里。
  敲了几下门,没人,我用力拧了拧门锁,不行,都是反锁的。
  康雪出入自己房间,永远是反锁的,那么的戒备,看来,里面真的是有一些很重要的东西,也许那种东西,就是我所想要的。

  我出去外面阳台,看看是不是能从窗口爬过去,她房间的窗也是紧锁的。
  没辙了,只好放弃。
  洗了澡后躺在夏拉身旁,想着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情。
  日期:2015-07-19 19:1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