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3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柳智慧说道:“想让一个人被你控制,基本是两种办法,一是威逼,二是利诱。但还有其他一个,就是精神依赖。在医学上,精神依赖性又称心理依赖性,是药物使人产生一种心满意足的愉快感觉,因而需要定期地或连续地使用它以保持那种舒适感或者为了避免不舒服。凡能引起令人愉快意识状态的任何药物即可引起精神依赖性。例如,丨毒丨品。而在国外心理学上,可以狭义的概括为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精神依赖。例如照顾儿女的父母,恋爱中的对象。假使你能知道对方精神心理最需求的是什么,你能做到给她什么,那她就很容易对你产生依赖性。”

  我说:“好复杂啊柳老师。我实在听不懂了。看来,你学的才是真正的心理学,我学的是背诵理解文章。”
  柳智慧说:“我打一个比方,拿你来举例。你知道你想要什么吗?”
  我说:“我自己不知道。你知道?”
  柳智慧说:“我可以分析一下你吗?”
  我说:“可以啊,也好让我更加懂我自己。”
  柳智慧说:“你保证不会生气?”
  我说:“没关系,就当是学术讨论,我生气干什么呢?”
  柳智慧说:“你在很短的一段时间,交往了很多的女孩子,你的感情生活相当的乱,而且还同时交往几个女孩子,可是你从来不愿意承认也不愿意和她们说做谁的男朋友,因为你害怕,害怕自己失去了其他的人,这么说来,我认为你存在感情的人格障碍。或许你曾经失去过你的挚爱,对你造成了伤害,导致你对感情的不信任,对对方的不信任,无论是谁,你都不会再容易信任。你在强行树立起自己坚强的内心的背面,其实就是你对害怕再受到感情伤害的恐惧。你这么不顾一切的和多位女性同时交往,也是源于你内心严重的心理依赖,你想靠近对方任何一人,却又生怕对方离开你。我想,你小时候也许父母并不在你身边或者是没有太多的时间照顾到你的情绪和情感需求,在你成长的过程中,一直到现在,都觉得自己非常的孤单,孤独,所以,你严重的期盼和渴望有异性能温暖你,你也特别的想要靠近她们,你不光是为了性,还为了你的心理需求。”

  我小时候,有一段时间被送去亲戚家里寄宿读书,在亲戚家里,人在屋檐下,亲戚的家里,他们忙着他们自己的孩子,我在他们家只感到冷冰冰,没有温暖,后来回来家里住宿,父母说话少,忙着他们自己的农活,和我交流很少,我在家里甚至也感觉不到家的温暖,后来大了一点又去学校住宿,更是觉得自己孤独。
  我惊讶的看着她,她的分析,如同精密的手术刀,一刀一刀,割开我内心最深处,我甚至都不知道我有这么严重的人格障碍,正如柳智慧所说,每个人都有心理疾病,只不过每个人的病不一样而已。
  可是让我惊愕的是,她竟然通过这么一点,能全部看透我从小到大生活的轨迹。
  我说:“你真的是个神仙。”
  柳智慧说:“你过奖了。恕我把话说完,如果我想让你产生精神依赖,对我产生精神依赖,我会了解你所想要的,想得到的,我会给你。譬如,你一直所想依赖的对方的性,美貌,柔情,温暖,然后适当的对你若即若离,从最初的吸引到最终的心理依赖,完成精神控制。此时,如果使用方法得当,就是让你去死,你都不会抗拒。就像,你曾经依赖过的一段感情,她离开了你,你甚至想过去死,以结束自己的痛苦。”

  我呼吸变得沉重,看着柳智慧,我感到非常的可怕,我想掩饰自己对她的恐惧,说:“我有点不太相信,你说如果分手了,我想死,那正常,可是你叫我去死,我未必愿意去。”
  柳智慧笑了笑说:“古代的皇帝和英雄中,为了女人,甚至亡国灭家的皇帝和英雄,少吗?夏桀的妹喜,商纣王的妲己,周幽王的褒姒,最为突出的例子恐怕就是北齐后主高纬和冯小怜的故事吧。他们身边难道没有美女吗?为什么偏偏只对其中一个神魂颠倒?”
  这些东西,都是历史上的,只不过是举例来的,那些皇帝们对她们产生精神依赖的事是真是假,现在谁都看不到了。可我所知道的是,我是对我前女友有过依赖,而王达,一直到现在,都还在纠结中痛苦。
  我说:“那些人,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的是,我以前女朋友离开了我,我确实撕心裂肺甚至想死了。你分析我分析得都很对,照你这么说,其实我也是可怜的是吧。因为从小就缺失情感寄托,所以才变得这样吧。”
  柳智慧淡淡的说:“可怜之人。”
  她没有说完后半句,必有可恨之处。
  我红了脸,半晌,我问她:“那你觉得,我该怎么自救?”
  柳智慧说:“人格障碍开始于童年、青少年或成年早期,并一直持续到成年乃至终生。没有明确的起病时间,不具备疾病发生发展的一般过程。人格障碍主要表现为情感和行为的异常,但其意识状态、智力均无明显缺陷。一般没有幻觉和妄想,可与精神病性障碍相鉴别。对自身人格缺陷常无自知之明,难以从失败中吸取教训,屡犯同样的错误,因而在人际交往、职业和感情生活中常常受挫,以致害人害己。一般能应付日常工作和生活,能理解自己行为的后果,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理解社会对其行为的评价,主观上往往感到痛苦。”

  我问:“你能治得了我吗?不让我对女人那么依赖?”
  柳智慧看看我,说:“直接改变你的行为具有相当困难。无论药物,还是心理治疗等各种治疗手段,效果都欠佳,医疗措施难以奏效。作为医生,我与你只能通过深入接触,与你建立良好的关系,帮助你认识个性缺陷之所在,鼓励你改变自己的行为模式并对出现的积极变化予以鼓励和强化。帮助你建立良好的行为模式,矫正不良习惯。慢慢来。”
  我说:“你这么说,我一下子都对自己绝望了。不过说真的,我觉得我现在这么过日子,我还挺舒服的。呵呵。只不过被你这么说一下,感觉自己真的得了什么精神病,其实我不治疗也可以的是吧?”
  柳智慧不说话,看着前面,说:“以后你会好的。”
  以后我会好的?
  这话什么意思,是我自己好,还是以后会有人能治好我,还是有个人能改变我?
  是她吗。

  我看着她。
  柳智慧说道:“听你刚才说,过节过年,你说的那个女孩子,不回家陪自己妈妈过节,这么说,她和她妈妈的关系,并不是很亲密。”
  我想想也是,连过年过节能放假了,都不回去陪自己妈妈,这都什么人啊。
  柳智慧说:“她觉得和她母亲相处,不舒服。她并不是很向往同自己母亲在一起生活的日子。也许,她对自己母亲,恐惧厌恶大于尊敬。”
  柳智慧分析的这些,已经算是高深的心理分析学了。

  我不懂这些,我只能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