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3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说:“看来你遇到很大的麻烦。”
  我叹气,说:“我想,这个真的很麻烦,很难解决了。所以我才来找你。”
  柳智慧转脸过来看着我,说:“我又不是神仙。”
  我说:“可你在我心里,就是神仙。”

  柳智慧说:“我也没有通天的本事。假设真的有,我现在就不会在这里了。”
  我顿时语噎,她说得对,她如果真的有通天的本事,那为什么她还在这里?
  这也是困扰我的问题之一,她那么强大,那么厉害的人,究竟是谁,能把她害了进来这里的?
  柳智慧看着我,微笑了一下,说:“别想那么多了。有什么你问吧,希望我能帮得到你。”
  我抬头看她,问:“你为什么愿意帮我,愿意教我,愿意交我这个朋友?”

  柳智慧只看了我一眼,眼睛便撇向其他地方:“因为你值得我交往。你对人真诚善良,人的权谋和智慧的最高境界就是真诚善良。”
  我说:“你有点像是在说谎。”
  因为我看她说话的语气,并不太像平时一样的坚定。
  柳智慧对我笑了一下,又看着我说:“你心理学学得虽然差,可还是学到了一点皮毛的。我刚才的话,一半是真,一半是假吧。我喜欢真诚善良的朋友,但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
  我问:“那其他的原因呢?”
  柳智慧对我高深莫测的笑笑:“能不能说你的事了?”
  我拿出一支烟,点了起来,她不想说的事,我逼着她说她也不会说。

  或许,她真的觉得我这个朋友对她比较真诚善良,不过我对康雪夏拉,可谓十句有九句都是假的,也觉得我也可以相互利用合作吧,所以才愿意帮我交我这个朋友。
  就像我之前问过柳智慧,问她为什么会进来,她当然不会说。
  我问薛明媚,薛明媚都不愿意说。
  无论是哪个女囚,都不会愿意说这个问题。

  你所感兴趣所探究的问题根源,也许就是别人的心里最疼痛的地方。
  我说:“是这样,我处了一个女孩子,可是我总觉得她是别人派来我身边的卧底。其实这么说吧,她就是一个卧底,来我身旁想帮她的主子对付我,因为我和她的主子是职场敌人。所以,她一直都想套我的话,问出我的背景底细。平时这也没什么,我觉得还能对付得了。可是昨天吧,我和她在一起玩的时候,在玩游乐场的那个上下飞舞的海盗船,最关键最怕的掉下的时候,突然问我那个谁谁谁是不是我的后台。之后还有一次,也问了一次,而那次,感觉像是给我催眠,用聊天的方式把我带进她的思维中,反正就是这么说吧,我就情不自禁的差点说出了我的后台,后来差点没说出来,一下子清醒,就没说。不然可能麻烦大了。”

  我看着柳智慧。
  柳智慧说:“你挺复杂。”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是挺复杂。”
  柳智慧说:“你不需要尴尬,是人都会复杂。一个刚进来不到半年的管教,升任队长,没有后台,没有人帮,谁都不会相信。都会在猜测你的后台是谁。”
  我问柳智慧:“那你猜的出来吗?”

  柳智慧说:“我也不是神,我猜不出来。”
  我说:“可是我知道你能套我的话,看我的表情语气眼神动作姿势,判断得出来。我想问你的是,你说这个女孩子是不是在套我的话还是无意中问起的?”
  柳智慧问:“你觉得呢?”
  我还是觉得夏拉是无意中问起的,她是喜欢我的被我征服的,彻底征服,然后才关心我,才问的。
  我照实说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柳智慧问我道:“玩海盗船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我说:“我哪还想什么,我脑子一片空白,看着那个快要摔下去,我手心出汗,脸色都变了,整条船都在喊。在空中飞舞啊,真是睡觉脚都软着。”

  柳智慧问我:“那个女孩她怕吗?”
  我说:“她经常玩,估计已经不怕了。可我觉得还是有点怕吧,只是没那么怕。”
  柳智慧又问:“那么关心你,为什么不会在你们相处最轻松的时候问呢?”
  我顿时觉悟。
  对!
  那么重要的关心我的问题,为什么不会在我们最轻松的时候问,反而在神经最紧张的时候问,这不是故意的套话吗?
  柳智慧说道:“人在不假思索的时候的回答,才是最真实的。我猜,有懂心理学的人教她来这么问你。”

  我说:“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还当她无意中问的关心的。”
  柳智慧说:“是你自大了,判断问题千万不要用感情的眼光去看,要站在局外用局外人的眼光去看。”
  我问:“那么,你猜中的几率是多大。”
  柳智慧说:“百分之九十。”
  我也在猜,康雪安排了一个心理学的人,来教夏拉如何套我的话。
  我说道:“对方那么可怕,竟然安排一个那么厉害的对手来对付我。那我能不能拜你为师,你帮我?”
  柳智慧说:“对付那人也没有那么可怕,如果我是那个人,我就不会让你那个女伴使用那么赤裸的方法来问话了。”
  我赶紧问:“你是说那个人根本和你不是同一级别的吗?”
  柳智慧摇摇头:“我没那么说,智者千虑也有一失。战场上都是瞬息万变的,不是按照既定的战争计划,将军就能指挥军队打胜仗。”
  我高兴的问:“你真愿意帮助我吗?”
  柳智慧对我说:“你和我说说这个女孩子可以吗?”

  我说:“当然可以。”
  我简单的说了一下夏拉,我没有说夏拉是康雪的表妹,只是说是我一个竞争对手的表妹,然后说了一下夏拉是被这个竞争对手安排到我身旁,做间谍来的。
  柳智慧更关心的是夏拉是个什么样性格的人。
  我告诉了柳智慧,她的父亲早就抛弃了她和她妈妈,然后夏拉过年过节也不回家,就跟着自己表姐,为了奋斗,借表姐的很多钱,她对她表姐言听计从。
  听完后,柳智慧说道:“言听计从,我看未必。”
  我吃惊的问:“你难道说她不听她表姐的话吗?这不会啊!你看她表姐叫她干嘛她就干嘛的。还不言听计从啊。”
  柳智慧笑笑,说:“你先问清楚她成长的经过,和我详细说一说,我教你如何反精神控制她。”
  我问:“你是说,她一直想控制我的?”
  柳智慧说:“从情感上控制你,从心理上想让你对她产生依赖,无法彻底征服你,也是激发了她的征服欲望。这么说来,她对你的情感,更为复杂。她想从精神方面控制你,却控制不住你。”

  我说:“反控制她?听着这个就很有意思,我能控制一个人的精神,特别是她,那就太好了!”
  日期:2015-07-18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