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3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看看吧。走了。”
  她上来,抱着我,给了我一个甜蜜的吻。
  我去上班了。
  等我出了她们小区门口,往小区外公交车站走的时候,有个人从身后跟上来,这一大早的,能是谁。
  我估计是那个电工。

  他找我?要报仇还是要干什么!
  我赶紧快步走,然后在一个拐角,我躲进一根房檐下的大柱子后面。
  那个人小碎步追上来,过去了。
  这个背影?
  有点熟悉,是谁啊。
  不是那个电工。
  他往前走后,看不到我,也回头过来,我看清楚了他的脸,是丁敏。
  丁灵的弟弟丁敏。

  既然是丁敏,我就没什么好怕的,我叫他道:“丁敏!”
  他站住了,看着我,走向我:“张帆哥!”
  他笑着走过来。
  我说:“我还以为是谁啊,一大早的就黑着个影子跟踪上来。以为是一大早出来抢劫的,是你啊。”

  他挠了挠头,笑说:“是啊是我。”
  我问道:“怎么那么巧,你亲戚住这里吗?”
  丁敏说:“不是,我这昨晚过来我一个朋友这边吃饭,他住小区里面,我来的时候,看到了你,我昨晚叫你了,你没听到,就上去了。我昨晚就在等你了。”
  我大吃一惊:“你昨晚,就在这里,等我到现在?”
  丁敏说:“不是不是,昨晚我等了你到一点,可能你不出来了,我就在朋友家睡了,今天一早起来我就来等你。”
  我说:“靠,那么拼命等我,说,有什么要紧的事。”
  丁敏呵呵笑着说:“也没有什么事了,就是我很感激你在里面这么照顾我姐姐,想送你一点东西。”
  他塞过来一个黑色的袋子。
  望进去,是四条中华烟。
  我急忙推辞:“丁敏别这样别这样,咱们之间不要这么客气。”
  丁敏说:“张帆哥,你一定要拿着,我谢谢你。我们全家都很感激你!”
  我再三推辞,丁敏再三塞给我,后来我还是要了。
  我接受了他的四条烟后,他又塞给我一支烟给我点上:“张帆哥,我姐姐那边的事,我叔叔已经委托律师在办了。也许很快就能出来,可也许翻案不了。无论她能不能那么快出来,都要拜托你好好照顾她。”
  这家伙,之前我刚认识的时候就是一个愣头青,短短几个月,他跟了他妈妈的那个老相好做生意后,一下子成熟会说话会来事会人情世故了。
  看来,我有一个朋友说,男人成熟最快的方式就是从生意场中学会的。
  这话是不假。
  我说:“丁敏你实在客气了,就算你不说,丁灵是我的朋友,我也会好好照顾她的,这样吧,你留你号码,有什么你发信息,有空我也请你吃个饭。”
  两人互相留了号码后,丁敏问道:“这么早的,张帆哥你是要去上班吗?”
  我说:“对。要赶着去上班,哎不说了,我快迟到了。”
  丁敏忙说道:“没事我送你我送你。”
  他指了指他停在那边的车子,说:“我就一直在车上等你的。我叔叔给我开的车。”

  我一看,一辆崭新的福特黑色轿车。
  我再打量了丁敏一下,他现在真是人模狗样的,一眼看去就是年轻有为人士。
  我说:“行了行了,就不打扰你了,你去忙你的,不要太客气了丁敏。你再客气,我真要和你发脾气了,我自己去坐车就好。”
  丁敏说:“不用,是你张帆哥跟我客气了。”
  我拦了一部计程车,说:“行了丁敏,你再说我就真揍你了。不要客气。”
  丁敏笑着说:“那你揍我,让我送你去。”
  我说:“我揍不过你,我揍你姐姐。”
  丁敏呵呵的,我上了计程车后,车子开走时我和他挥手,他往车里塞给司机一百块:“这是车费。张帆哥有空记得找我啊!”

  这家伙。
  这个世道,果然是有背景有后台的人,爬得最快,其次才是有技术能力的人。
  我其实是可以让丁敏送我去上班的,可是我带着几条烟,难带进去,干脆去小镇上放青年旅社房间里,然后再去上班。
  上午在心理辅导办公室,下午跑去了监区。
  看来,贺兰婷的办事效率就是高。
  监狱里所谓的什么报名费,已经没了。
  免费报名。
  这下子,可调动起了女囚们的学习热情,女囚们纷纷报名参加培训。
  当然,培训课和书本费还是要收的,监狱可不想给她们买单这些。
  我在徐男等人的陪同下,到了薛明媚她们监室,谁知道她们监室,不知道是不是薛明媚的带头下,依旧是沉静如水毫无热情可言。
  我到了她们监室,她们慢悠悠爬下来排队,这群都是老油条了。

  我走进了之后,她们都排好了队,我看了她们一圈,然后问她们道:“你们这里,最长的刑期,有十几年的,最短的,也要好几年。不过,迟早都会出去的,对吧?”
  她们看着我,不知道我什么意思。
  我又说:“你们,很多人进来监狱,已经有好多个年头了,甚至许多人都不知道什么是智能手机,也不知道什么是触摸屏。那个867,你知道什么是触摸屏手机,智能手机吗?”
  867已经进来了八年了。
  她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我问她:“那你现在出去,会用这些新手机的功能吗?”
  她回答说:“可能会,要看看才懂。”
  我笑了笑,说:“是吧?万一不懂呢?”
  她说:“那就让人教,慢慢学呗。”
  我说:“对,说的很好。我刚才也只是打个比方,那么现在说正经的,如果你们现在出去了,能干些什么工作。如果你们已经跟时代脱节了,例如你想去工厂打工,人家要求你一个扫地的都要学会数据录入,你想去酒店做服务员,人家都要你会使用平板电脑点菜。可是万一你不会,人家不要你,怎么办?当然你们也可以说,出去了慢慢学慢慢让人教,反正也会懂的。可是我问你们,如果你们在这里,利用空闲休闲的时间,学好了这些,甚至考了证,那么出去了找工作,是不是更有优势?”

  她们有人点头。
  我又说:“你们很多人,有涉赌进来的,有的甚至是抢劫,诈骗,我问你们,你们出去了,难道想重操旧业吗?”
  她们都不说话。
  我说:“你们在这里,学了一门技术,出去后马上融入社会,走到自己想要的生活世界里,这多么好?为什么都不愿意干呢。”
  她们还是不说话,有几个低着头,似乎在想着我的话。
  我说:“当然你们也可以说,反正干什么都苦,学什么都苦,我不愿意学。那么我只能说,既然你那么好吃懒做,出去了还是想干一些容易的来钱快的但是犯罪的事情干,例如贩毒之类的。世界那么大,能干的事情能挣钱的活儿那么多,你非要干旁门左道,不做合法的事情做犯法的事。我只能说,你们干脆不要出去了,就在这里直到老死好了。”
  薛明媚低着头了一会儿,走过来,说:“报名的表格给我一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