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3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拉的手伸过来,想要牵着我的手。
  我轻轻的挪开。
  她问我道:“你怎么了,看起来心事重重的呀。”
  我说:“没什么啊。心事重重是因为,你撞坏了我的好事,我原本今晚,你没见吗,今晚我原本可以谈两个女孩的。”
  夏拉气道:“什么两个女孩,就是出来卖的。”
  我笑了笑,说:“呵呵,那又有什么关系?不过你怎么看出来人家是卖的。”
  夏拉说:“这还用看吗?如果不是花钱的,哪有那么漂亮的女孩,还是一对,围着你陪着你让你玩的?”

  确实,要不然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好事给我。
  我说:“花钱的又怎么样,我兄弟给钱了,我开心就行了。”
  夏拉见我又开始凶起来,马上又撒娇,说:“不要这么样子对我嘛。”
  我说:“是你没事干来找骂。”

  走了一段路,我问她:“走了很远了,到底想去哪里?”
  夏拉指着桥上的一大串彩虹彩灯:“我想去那里看看。”
  我打了一个哈欠,说:“你爱去你自己去,我不想去。”
  夏拉拉着我:“陪着我去嘛?”
  她一撒娇我就没魂了,那就去吧。
  坐在彩虹彩灯下面,看着城市风景,吹着风,还挺舒服。

  彩虹灯下面的桥边,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广场,我们到广场上去玩,玩那个海盗船。
  晚上竟然也有海盗船,但是海盗船并不是很高,玩的人也很多,我们排队了许久才轮到我们。
  上了海盗船,在摇晃的突然下降的时候,还是挺恐怖的。
  夏拉却好像对这些高空突然降落的游玩项目是免疫的,她一点也不怕。
  在一次快要突然下降,我憋着恐惧的时候,夏拉突然问:“听表姐说你升职了呀?而且是有人拉你上去的,你们政治处主任是吗。”

  我毫无防备意识的说:“是啊。”
  当人类专注的做一件事,或者是很集中精神的专注某样东西,神经高度紧绷,对别的事情就会降得很低,例如,当你开车的时候,前面突然有个人从马路边冲进来,你这时候的注意力就全部集中到了那个人身上,然后,这时候如果有人问高度注意力集中的你的话,你的回答,基本都是不经过大脑的回答,不经过考虑就回答的答案,这就是不假思索。
  不假思索,就是最为真实的回答。
  没想到,夏拉居然从哪里学来的,这么套我话,想来,八成也是和她表姐康雪有关系的。
  学了心理学,也来对付我这个学了心理学。
  而刚才她问我的问题,我已经在海盗船下坠的我的注意力高度集中的瞬间诚实回答了她:“是的。”
  还好海盗船立马又升起来,我也想到夏拉突然的这个问题很敏感,所以一下子制止了自己想要说话的欲望。
  我还想说:“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拉我上去的。”
  如果我说了这么一句,那么夏拉告诉了康雪,康雪以后一定防备着我和政治处主任,甚至去查我和她到底什么关系。
  还好,我话没说完就止住了。
  我马上意识到,夏拉这家伙今晚找我的目的,是不是又要套我的话,还是真的是无意间提起的。 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

  我不知道。
  但是我绝对不能落入她的圈套中。
  看来夏拉今晚找我,想见我是一回事,更大的一件事,是秉着某人的指令,想来套我的话。
  如果真的如此,那么套话的,一定是康雪。
  她一直想知道,我为什么能够爬得上去。
  而且这次,她如果要挑动起监区的女犯们斗殴让我背黑锅,也要查一下,我的后台是谁,是谁在撑着我。
  好让她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原本集中于玩乐中的我,一下子起了防备之心,夏拉玩着玩着,突然莫名其妙的问了这么一句,不得不让我起疑心。
  可是我刚才已经说是了,还好我没有说完。

  我赶紧跟着说:“是的,我已经升职了。什么拉不拉我上去,是我自己努力的结果。当然了,也是很多同事和领导看得起我帮我的原因。”
  夏拉说:“哦。”
  哦了,然后就没有下一句了。
  是我想多了吗?她只是无意中问起,难道真不是利用心理学在跟我套话?

  如果真是用心理学来给我套话,那么我只能说,教她这招对付人的那个人,一定是个心理学高手。
  想到柳智慧那样随时可以看穿一个人,像是把一颗心就放在她面前,任她揉捏甚至捅破,我就不寒而栗。
  如果站在夏拉康雪身后的是这么一个心理学高手,那我觉得,这实在太可怕了。
  这真的是能杀人于无形。
  例如我打个比方,柳智慧如果想杀我,那是再容易不过的了,她完全可以利用我的心理弱点,甚至可以说,我的心理疾病,对我进行攻击。
  柳智慧说,人人都有心理疾病,每个人都可以利用。
  自卑,情伤,执拗,等等等等,全可以利用。
  我看着夏拉,她貌似只是无意间提问到的,并不是故意问起的,我这么回答了她,她也不说话了,尽情投入的玩。

  这么晚,私人的这个小游乐场还开着,而因为是热天的缘故,这么晚还有很多人在广场上。
  徐徐的风吹来,挺舒服的。
  夏拉摇了摇我的手,说:“玩了一身汗,我们去我表姐家洗澡吧,那里比较近。”
  她不说我想和你去我表姐家睡觉,而是拐弯抹角的说出汗了吧我们去洗澡。
  相比起来,女孩子比男孩子,讲话总是会讲会使用巧妙的方式得多。
  如果是曾经的我,估计会说,我们去开房吧。
  那大多遭受到拒绝。
  而这么开口,几乎是不会让人有拒绝的理由。
  我想了想,今晚正没得有睡觉的地方,去就去吧。
  和夏拉打的到了她表姐康雪家。
  她不敢来这里的原因,之前也说了,怕那个电工跟踪,而跟着我,完全就没有这一层担忧。
  我想,过一段时间后,康雪如果找不到电工,估计还是会回来住的。
  康雪哪怕计谋再多,城府再深,遇到一个不要命的每天拿着刀等她下班的愣头青,她也会怕。
  也难怪她那段时间被吓得憔悴了不少。
  都不敢回家了。
  到了康雪家,进去后,我说我饿了。
  夏拉说:“那我去做点吃的吧。”
  我说:“你会做吃的?”
  夏拉从电视柜下面的抽屉拿了一本一百零八样家常菜的书出来。

  然后对我笑着扬了扬,进了厨房。
  她做了两样小菜,西红柿炒蛋,和青瓜炒肉,感觉比以前进步了一些。
  之前那碗面,真的难吃。
  吃完后,洗澡,然后进了她房间。
  看着白皙高挑的她,我走上去抱住了她。
  此处略去二万五千字,照片一百多张,视频一段。
  结束后,一切归于平静。
  我点了一支烟。
  烟雾在夏拉的温馨小房间缭绕。
  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拿着她的苹果手机接电话的时候,我看清楚了,是大雷两字。
  是大雷公司的那个年轻的老板。

  夏拉看看我,然后站起来,披了一件衣服出去接了电话。
  她不想让我听见她和他的对话内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