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2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现在,我让夏拉为我发相思病,完全是利用着上不了台面的手段来对她。
  例如冷她什么,激起她吃醋,激起她竞争的征服欲望。
  还有就是利用她想要靠近我,我在半装半真的情况下,动了她。
  反正就是各种阴暗的手段。
  其实我想说的是,作为我们自己男人,还是要自身条件好的才行,想怎么挑怎么挑。
  你是模特,你不喜欢我,行,我有钱,我有车,我有别墅,你不跟我,我去找另一个。

  反正大爷有的是钱。
  有钱就是好。
  我出去卫生间门口,接了夏拉电话:“什么事?”
  夏拉温柔了声音:“喂。”
  我说:“有事说,我还忙。”
  对她,我实在不懂说什么好。

  夏拉沉默了。
  而且是沉默了长长的快一分钟,我没好气说:“你说不说话,不说我挂了。”
  夏拉忙说话:“你怎么那么凶对我。”
  她说这个话,有撒娇的味道。
  我说道:“我没有凶,我说我还忙,你有什么事,快点说,不说我就挂电话。”
  夏拉问我:“你在哪里。”
  我说:“我在唱歌。”
  夏拉喃喃道:“那么开心。和谁啊?”
  我说:“朋友。”
  夏拉马上问:“是不是,你那个女孩子?”
  我奇怪问:“哪个?”

  她说:“没什么。”
  我猜她是想说是不是上次那个在她们公司楼下一起和我吃东西的女孩子,就是谢丹阳。
  我说:“那没事挂了我。”
  她又问:“你在哪里唱歌?”
  我说:“新城KTV。你有事?”
  夏拉说:“我,我没事了。”

  我说:“那行,没事我挂了。”
  说着我挂了电话。
  喝了一点酒,浑身火热,看着身旁两个王达叫出来陪酒的两个妞,越看越对眼。
  我其实是想忙着去跟两个妞玩。
  回到包厢,喝了多一点,眼睛有点花,美女在怀,美酒在手,感觉这种生活,跟我以前的苦逼生活相比,真是一个天堂一个田间。

  没想到我也有这么风光的一天。
  也不算风光吧,但至少这个时刻,我是风光的,幸福的,快乐的,哪怕是短暂的。
  正在醉卧美人膝的时候,包厢门开了。
  进来的是一个瘦高的身影,有些熟悉。
  包厢门关了,这个进来的身影走到我们面前。
  我坐起来,一双笔直修长的双腿,一双很高很大的耐克粉红色鞋子,一张美貌青春有些生气的脸蛋。
  是夏拉。

  靠她来干什么。
  她居然来了。
  她看了我一下,就坐在了我旁边,她来打扰我的快活。
  我旁边两个女的见状,觉得是我女朋友来了,赶紧的知趣的闪开。

  王达他们也愣了,看着我。
  我举起酒杯,说:“不要停啊继续喝啊!”
  王达看着夏拉,大概他们都以为夏拉是我的正牌女友。
  我厌恶的看了夏拉一眼说:“我又不叫你来,你来干什么?”
  夏拉挽住了我的手臂,说:“我想你了。”
  我甩开她的手:“可是我不想你。”
  夏拉撒娇的贴上我:“不要这样子嘛。”

  我说:“怎么样子?”
  夏拉说:“不要赶我走。”
  我说:“我又没叫你来,你不走你在这里干什么!”
  夏拉撒娇着说:“不要那么凶嘛。”
  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我突然有点于心不忍,可是我明明知道她这人善于表演,她就是吃醋,觉得我和其他女孩子在一起,不愿意。
  她就是自私。

  不愿意我和别的女孩子玩。
  妈的,刚开始王达叫那两个女孩子来,我还觉得没什么,对这种叫陪酒来的女孩子没感觉。可来了之后,我又觉得这两个出来的女孩子,就算是红灯区干活的,也特别有味道,看起来。
  反正比夏拉有肉丰满多了。
  我把脚下的一小筐清江啤酒搬到桌子上:“喝完它,你可以留在这里陪我。”
  夏拉是摆明了不愿意,是我我也不愿意。
  一口气喝那么多,不吐也挂,何况她的酒量并不好。
  我火气上来了:“喝不喝不喝滚蛋。”
  我让你有大雷公司的老板,我让你拿他来气我。
  夏拉委屈的看着我。
  我说:“看什么看,不喝拉倒,别来这里烦我们。”
  我打开了酒瓶,夏拉看了看,倒进扎啤杯里,喝了起来。
  连续喝了两大杯,我看着她如此痛苦的样子,还想坚持下去,估计喝不到一半,她马上现场直播呕吐。
  我还是算了,不给喝了。
  我说:“别喝了。”

  原还想打算让她这么喝醉了,让她就这么挂掉躺在这里,我好去跟那两个美女玩。
  我永远是喜欢新欢的,就不用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解释那么多了。
  相信很多人都会这样。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我终究,终究是心软的,或许我真如薛明媚那厮所说,在监狱里,再狡猾的人,如果心软如白兔羊羔,那也打不过愚蠢的老虎。

  我心太软,所以,最终吃亏的会是我。
  我对夏拉产生了怜悯之心。
  因为看着她那么喝,我确实有些心疼,只因为她为了我的话而喝酒。
  我制止了她,说:“真的别喝了。”
  夏拉打了一个嗝,眼泪都出来了,拿起桌子上的纸巾擦掉眼泪问我道:“我可以留下来了吗?”
  我伸手,拿了两张纸巾,帮她擦掉了眼泪。
  王达拿着酒杯过来,对我们说道:“介不介意我过来?”
  我说:“介意。”
  王达马上转身回去。
  我过去对王达说:“今晚实在不好意思,看样子这家伙要跟我死磕了,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而且也为了留个更好的环境给你们继续玩,我先带她走。”
  王达说:“这家伙看起来脾气不小。”

  我说:“闹脾气的确挺大。那我先带她走了。”
  王达跟我干杯了:“今晚最后一杯吧,以后,如果还有那些事,我还要找你帮忙解决。”
  我说:“行。没问题。”
  王达说:“那人家帮了我们这么大忙,还开除了那个开票员,我们是不是应该送一点东西表示感谢啊?最好登门拜访。”
  王达想要说的是,贺兰婷帮了我们大忙,我们应该送贺兰婷什么东东的。
  我坚决道:“不送!”
  说到登门拜访,我就想到她的那条狗,更可怕的是她家的洗碗池。
  她前男友的狗总是不洗,更可怕的是她家的碗很多很多,她也不洗。

  她不愿意洗,她很忙,她找的保姆,都受不了她的脾气,而她自己也挑,看不上任何一个保姆。
  这么挑的女人,人间少有。
  可她又是管得了那么多人,真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
  王达说:“哥们,说到这个做人情世故,你好象比我可差了一些啊。”
  我说:“放心吧,其他的人都可以送,这个人千万不要送。”
  王达问我:“为什么呢?”

  我说:“她是一个怪人。算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和你说才能明白。走了。拜。”
  我带着夏拉,和他们道别后,出了包厢。
  两人走在街道上,可我并没有谈恋爱的感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