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2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慢慢的走,她当然不会叫住我。
  她已经放下了,她要真正的,融进她男朋友的生活中。

  我想,此时我的背影不是像条狗,是真正是条狗。
  我走向了我的生活,她在后面,消失在了茫茫人海。
  此时,应该放一首大话西游结局时的音乐,一生所爱。
  从前现在过去了再不来

  红红落叶长埋尘土内
  开始终结总是没变改
  天边的你飘泊白云外
  苦海翻起爱恨
  在世间难逃避命运

  相亲竟不可接近
  或我应该相信是缘份
  情人别后永远再不来
  无言独坐放眼尘世外
  上了的士,窗外闪过的,全是泡泡的一颦一笑。
  没了,泡泡,如同泡沫。

  美丽的泡沫,只不过一刹花火,再美的花朵,盛开过就掉落。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打的到了清江啤酒厂,安保人员拦住我,不让我进去。
  门卫工作态度很认真,查来查去,就是不给我进去。
  他妈的。
  我只好绕出来,绕了围墙走过去,找了一个不高的地方,翻了进去。

  条条大路通罗马。
  到了里面,里面很大,工厂路灯照得通亮。
  我不知道王达在哪里,我给他打电话,他手机已经关机。
  我只好瞎找起来,在一排排仓库那边,我看到好几十个穿着统一的保安制服的人,王达不是说被几十个安保围着吗,应该是在那里吧。

  我马上过去了。
  果然,黑压压的一群保安,围着的,正是王达。
  我急忙挤着进去,保安们拦住我:“你是谁,想要干什么!”
  我说:“里面那个是我的朋友,他怎么了?”
  保安松开手,他们的队长过来,看着我,然后放我进去。
  王达和他的员工,被围在中间,坐在两箱啤酒上。
  我进去后,问道:“怎么了这是?”
  王达气呼呼的说:“艹他们这群王八蛋,我来要啤酒,我先来的,可他们竟然先批给了另外的,然后轮到我,就刚好没货,要我等到后天。我客户们如果送不到,我这生意还怎么做了,我总不能不要了这几家客户!你们那么大的啤酒厂,生产也不够我们要,还开来干什么!”
  我说:“到底怎么回事,要不到货,那就算了吧。”

  王达怒道:“你这说的什么话啊!我靠,你知道吧,我那几个是什么客户?一家是宝迪夜总会,是整个东区最大的夜店,一家是新城KTV,是新城那边最大的KTV,还有一家清吧。我现在不送货过去,都几点了,他们都要开门了,他们是已经跟我定了单以后全是我来做,一天赚多少钱你知道吗?可现在说没货了,这不让我死吗。”
  我也觉得事情有点麻烦,跟人家定了单,人家下单了,没有酒去给人家,那可要怎么办啊。
  我奇怪道:“然后你是不是闹事,不然怎么那么多保安围着你?”
  王达说:“我刚才打了那个开票的一顿。凭什么我先来,那人给他塞了一包烟,他竟然就先给那个人先开,把应该给我的啤酒,给了那个家伙。我不打他留着干什么?”
  我问:“打了他?”

  王达说:“是的,送去医院了。”
  我惊愕:“你至于吗?”
  王达说:“天知道他那么不经打,我就从开票处把他揪出来,扔下那个阶梯,揍了一顿,就晕了。”
  我说:“我靠这煞笔,冲动是魔鬼啊!万一那家伙就这么挂了,或者重伤了,那我们可是很大麻烦啊!”
  王达怒道:“死了才好呢!”
  我问:“那现在怎么处理?”
  王达说:“问几个保安大哥,他们想怎么样?”
  我想拿出烟来发,可是那么多人,根本不够发,我去跟他的保安队长交涉:“大哥,对不起啊,我这朋友有点冲动。”
  保安队长说:“闹事,打人,打我们厂里的人。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是不是?如果我们的开票员有点什么事,你别说走,送你进里面去蹲着!今天这事,如果不是看在他是我们酒厂的经销商份上,早就报警了。”
  他在吓唬人呢。
  我说:“哎大哥你不能这么说,可是你那开票员的确是犯错了啊,哪有我们先来,让他先给他开票的啊。这事明明是你们开票员的错啊。”
  保安队长怒道:“你想怎么样!总之,他动手就是不对的!你是不是也想动手!”
  我退后两步,气道:“你这完全不讲理啊,麻烦你把你们的厂长什么的做得了主的带来。”
  他骂我道:“你这个二逼,你什么东西敢说见我们厂长!”
  我说:“你们就这么对经销商?”
  他骂道:“就这么对你们怎么了!我们啤酒厂那么出名,少你们不少!我说白了,我们围着他,就是不让他跑,要他先赔钱,给我们的开票员赔钱!”
  我说:“他打人是不对,可是你看你能不能先弄一批啤酒,给我们去送货了再说啊?我们也要做生意啊,这你要是断了我们这一层,不也是断了你们的生意吗?”

  他说:“断了就断了,你们什么料,我还想你们不要来了!”
  我咽下一口气,行,你行。
  我看看王达,说:“看来你叫我来是对的,但是我怕联系不上她。”
  我所说的她,自然是贺兰婷了,我不知道贺兰婷在这里到底当什么的,反正我只知道她在这个啤酒厂里,身份不低。

  拨了一下贺兰婷的电话,是正在通话中的。
  再拨打了贺兰婷电话一次,还是通话中。
  我坐回到王达身旁,问:“现在怎么办?”
  王达说:“联系不上你那个点你出台的什么姐吗?”
  我说:“正在通话中,等一下吧。你没事吧?”
  王达说:“让这群日狗的踢了几脚,没事。他们还想要我赔钱,我赔个屁钱我赔。”
  一群保安围着我们,看样子是散不了了。
  我说:“那现在闹僵也不是个解决办法,得想个办法送货先吧。”

  王达说:“送货?我还能一家一家超市便利店的去买清江啤酒,凑够了然后送去?时间都不够了。没想到那么大一个厂,说没货就没货,也不提前通知。”
  我说:“这太无语了吧。”
  王达点了一根烟,说:“说是前几天水被污染了,停工了几天,就这样子。不过我知道他们仓库还有一些货,又说已经是别人下了单,这两天就来要,还有那么多先给我们两车都不行。”
  我说:“看样子,不是人家不给,是你打了开票员才这样吧。”

  王达气道:“他是欠揍!”
  说着,王达递给我烟:“不好意思,气过头了没给你烟。”
  我接了一根烟:“咱兄弟之间,不说这个。”
  我坐在了王达身旁,他问我道:“最近都忙什么去了?没空找过你大哥我了?”
  我说:“能忙什么,忙工作呗。”
  王达说道:“你就骗吧你,你能忙工作?你忙女人还差不多。不过如果我是你,我都直接一次性的。用过就扔了。”
  我说:“艹,好些天不见,能不能先不聊这个。而且,能不能把这个破事解决了,再聊这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