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2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喝了一口红酒,然后叫服务员拿瓶红茶来兑,实在太苦涩,咽不下去。
  等她拿来后我骂道:“你介绍的什么冬阴功汤啥玩意,真有人点这个吗?”
  服务员说:“先生,是这样子的,冬阴功汤是泰国的一道名菜,口味呢,偏向怪异,也许有一些食客并不欣赏这个味道。但这道菜,的确是名菜。”
  我说:“扯的全是废话。我不喜欢听。反正我觉得很难吃,不值,不值得!”
  贺兰婷一脚踢过来,骂我道:“你把气撒给谁呢?撒给服务员?你什么素质?什么教养!”
  我看着贺兰婷,闭了嘴。
  贺兰婷从卡包里拿出那她全部身家的一百多块的那张一百,给了服务员当小费:“不好意思。”

  服务员推辞,贺兰婷还是给了她。
  我说:“难吃我投诉一下,也不行?”
  贺兰婷说道:“投诉,你可以找她的老板投诉,可以写着投诉,你骂她,有用吗?”
  我说:“这不算骂了,我这不过是激烈沟通嘛。”
  贺兰婷说:“以后在我面前你敢这样,有你好受。这是第一次,算警告,有下次。你等着。”
  我白了她一眼:“你能拿我怎么样?”
  贺兰婷说:“不怎么样,我记得上次你把我骗了,说去买水,结果跑了,让我在那里等你。行,你有种,还好,我是副监狱长,我可以,通过我的关系,降你的职,也可以降你的薪水。你这么对我,我很生气,可念在你第一次敢这么对我,我只降你百分之三十的薪水就好。”
  我说:“你说真的假的,你有这个权利吗?再说了,我们的薪水都是管理局那边制定的,你乱变动薪水,劳动部门和监狱上面的部门会同意吗。”

  贺兰婷说:“监狱的心理辅导师本就是可有可无,自己设的,想没有都可以,何况是改动薪水?”
  我道:“表姐你不能这么对我!我为你鞍前马后做牛做马,上刀山下火海,你现在要降薪水我!我不同意!”
  贺兰婷说:“赏罚分明,你有功劳的时候,我全都奖励你,你有过,我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说:“表姐,开开恩吧,我那时候是没了理智,你不要这样子嘛,大家凡事好商量嘛表姐弟一场。”
  贺兰婷微闭眼睛,然后睁开,睫毛长长的,闪动两下,说:“这事就这么定了,如果还有抗议,再降百分之二十。”
  我闭了嘴。
  心里像是梗了一块石头,好不舒服。
  贺兰婷说:“放心吧,监区里面她们这些事,就算轮到你来背黑锅,我也帮你化得了。如果实在无法调解,让她们闹吧,我倒是想看看,煽动的这几个人,有多大的能量,目的又是什么。你好好查。”
  既然不用我来背黑锅,那就太好了。
  我说:“你可答应我的,可别到时候翻脸不是人啊!”
  贺兰婷说:“你可以不相信。”
  我相信她会罩着我。

  我提了个建议:“表姐,那些女犯,每天除了劳动,无所事事,是不是利用一些空闲的时间,让她们学点什么技能,以后出去了,也好适应尽快的融入外面的生活啊。” 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
  贺兰婷说:“你忧国忧民吗。这样的事情,不是你所考虑的事。”
  我说:“我知道,我就是向你提个建议。没其他想法,我也觉得这样子培训,大规模的培训,对她们以后都好。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看她们自己的爱好吧,学习了,考了那么一些证书,出去对她们有用。”
  贺兰婷说:“我记得以前有过这样的培训。”
  我说:“呵呵,不过是形式而已,真正落实不下来。你知道,因为有些人,只吃饭不干活,上面批下来的经费,下面层层剥削,所谓的培训课培训费,书本费,在哪里?我想你知道的。”

  贺兰婷说:“今天到此结束。”
  说完她就拿了卡包和车钥匙走人。
  真是个个性的女人。
  贺兰婷走后。

  我一个人坐在那里,慢慢吃,慢慢用,吃完喝足后,结账。
  六百多块钱。
  心里隐隐作痛。
  第二天,贺兰婷就真的落实了她对我的惩罚计划:降薪百分之三十。
  真够狠的。
  看来,我以后要惹她,还是要用委婉一点不那么直接的方法才行,她可是掌握着我的各项赏罚大权。
  第三天,突然有通知说各个监区照以前的培训计划,要彻底落实培训课。
  以前培训需要的书和培训经费,上面已经拨款下来,可是在开始前两天轰轰烈烈的搞了像模像样的培训两天后,就没了踪影。

  说好的培训课没有,从各个监区的会会计的计算机的外语的等各项技能女犯和管家们挑出来的,也没有了下文,最最夸张的是,说好的犯人们缴费了参加报名各项培训考试,就发书上课,结果犯人们交了钱,钱都不知道去了哪里,更别说什么书本了。
  可是这一次,上面有同志,必须落实。
  这下可忙坏了各个监区的领导们。
  其实,就是这帮人,吞了那些钱,现在可好,在上面强力的加压下,当天马上各个监区出去把该买的书本买回来。
  然后,监区领导下令,让我们这些小领导层们,挑选各个项目的培训老师。

  有的女犯,例如丁灵,本身进来之前就是会计师,考了证的。
  还有的,计算机的,甚至有女工程师的。
  真是各行各业,基本都有。
  我们当天就去监区挑选各行的培训老师,犯人们都踊跃参加,原因是,可以加分。
  分数就是她们的命。
  分数可以优先很多东西,分数可以减刑。
  贺兰婷这家伙,口口声声说那些教不教育女犯人,培不培训的管她什么事,可她自己又暗中监督着快点落实这个事。
  其实她也是个好人,就是脾气不太好罢了。
  在第三天,准备的培训课课本都到了,之前交了钱现在才领到书的女犯,虽然来得慢了些,但她们还是非常的高兴。
  然后就是去发书,然后她们就去上培训课。
  发书的时候,我去了。
  先是路过冰冰她们的监室,监室很干净卫生,而且冰冰真正的大姐大,在她的领导下,她们监室各项纪律指标都很好。
  排队报名拿书的时候,大家都井然有序。
  冰冰是最后一个来拿的,她是现场报名,报了英语。

  后面还去了薛明媚她们监室。
  薛明媚。
  她躺在角落的那张床上,看都不看我们一眼。
  这真的是要自暴自弃的前奏吗?
  这家伙,难道就这么放弃自己吗?
  以前我对她的心理辅导的努力,就这么白费了吗。
  那也一定是康雪逼得她这样子。
  而且,除了丁灵,来报名做培训课的老师,主动交钱拿书本之外,这个监室的女犯在薛明媚的带头作用下,对培训课的兴趣并不高。

  只有丁灵和一个女囚,丁灵报了会计的老师,还有报了一门计算机基础培训。
  而另外一个女囚学电器维修培训。
  我看着这群无精打采的女囚,她们用无精打采毫无兴致死气沉沉的目光看着我们。
  我说道:“你们监室是故意的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