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2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薛明媚说:“你想娶我,这就够了。我懂了,就算是骗我的,还是假的,我都满足了。其实,我没有怀孕,我是骗你的。”
  我傻了一下。
  然后问道:“你说什么?你骗我?”
  薛明媚笑着:“傻,我是逗你玩,看你会怎么样!”
  我一拍桌子:“薛明媚你这样子好玩吗!”

  我是真的生气了。
  薛明媚笑得前俯后仰。
  我走上去,伸出手,真想拍她一巴掌。
  薛明媚伸出了脸蛋,说:“打呀。”
  我真想一巴掌扇她脸蛋上,可是看着她脖子上的伤痕,我收回了手,“你这样做,有什么意思?”
  薛明媚说:“我就觉得很有意思。你说,你找我有什么事?没事我就回去了。”

  我叹一口气,说:“你演得实在太像了,我都被你骗了。”
  薛明媚说道:“不是我演得像,是你太愚蠢,你为什么不用脑子想一想,我跟你发生关系,是在我进医院之前,那都是多久之前了?两个月前,我有和你过吗?”
  我这才突然想到,对啊,的确是没有啊。
  薛明媚说:“所以我说你不适合在这里呆着,你走吧,你会被人害死。迟早。”
  薛明媚再次警告我。
  这都老话重提了。

  虽然我生她刚才的气,可是知道她是骗我,拿我开玩笑的,并不存在怀孕一事,我的心放下了。
  我坐回来,又点了一支烟,我问她还要不要烟:“既然没有怀孕,抽吧抽吧抽死去。”
  薛明媚说:“我还不想死。也劝你少抽点烟。你答应我的啤酒,什么时候能兑现?”
  我说:“下次。”
  薛明媚说道:“上回你也说下次。”
  我说:“你这个事情,我得先解决,我查到了一些问题。你和521,闹架群殴,并不是因为你恨她,讨厌她,而是你想找茬,因为有人逼着你找碴,对吗?”
  薛明媚的眼睛快速往下看了一下,然后举起来,貌似坚定的说:“没有。”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说谎。
  如果柳智慧在,她一定看得出来薛明媚是不是说谎。

  我说:“为什么你不愿意和我合作?是觉得我力量太弱,迟早被人给干掉,是吗?还是觉得我太愚蠢了。薛明媚,你和我合作,这样子我们双赢,你不和我合作,我被弄走了,你觉得你这样的,被人当作利用的工具后,就像是一条猎犬,兔死狗烹,懂吗?你的下场,最终下场,很可能就像是前面你所看到的被她们所利用过的那些所谓的监区头头大姐大。”
  薛明媚说:“我没有选择。”
  我说:“你到底有什么苦楚?你和我说,可以吗?”
  薛明媚说:“没有。”
  看来我是无法撬开她的嘴了。
  算了,我说:“行了那你回去吧。希望你有一天不要后悔。”
  薛明媚笑笑,转身走了。
  我随即传了冰冰来。
  521态度比较恭谨,过来就敲门,问能不能进来。
  沈月押送她过来的。
  我说请进,她才进来了,我不让她坐下,她也不坐下,十足的恭谨谦逊。

  我轻轻问道:“521,老实说,是不是有人逼迫过你做过什么事情?”
  她说道:“没有。”
  我问:“真的没有?”
  怎么这家伙跟薛明媚一样的,我怀疑是肯定有人威胁逼迫过她做过什么事,可是她也不说。
  到底怎么回事。

  要不,真的把她调走算了,调到别的监区。
  我说:“521,我想和你谈谈一个事情,你看看如何?”
  她微微抬起头,说:“你说。”
  我说:“离开B监区,到A监区去,我找一个更好的地方,更好的监室,让你去那里,做监室长,甚至,提高你个人的伙食待遇,减少你的劳教任务。但是首先你答应我不要让你的姐妹们为此而和薛明媚她们闹事,可以吗?”
  她只回答了我一个字:“不。”
  坚决简短。
  我靠我给你那么好的待遇,到时候我为此还要申请这个那个的,让你伙食待遇更好,让你劳教任务更少,结果你说不!

  为什么说不!
  我问:“为什么?”
  冰冰说话向来简短:“不为什么。”
  靠。

  真要气死我吗。
  她肯定是有原因,可是她就是不说,到底想怎么样。
  我说:“拜托了521,你们要是在监区里闹起来,到时候背黑锅的是我,被开除的,会是我!放了你自己,也是放了我一条生路。”
  冰冰说:“我不会答应。如果非要让我走,那么我告诉你,她们肯定会闹事。”
  冰冰所说的她们,就是她的姐妹们了,多多少少上百人。
  闹事起来,天呐,我要完蛋。
  我挠着头,真是棘手。
  这家伙,干嘛不走啊。
  我耐心的想要说服她:“521,我给你说,你一直以来表现都非常的好,可是呢,你现在为了这么一些破事,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然后为了互相和薛明媚斗气,结果打群架了,然后你们呢,不仅要被处罚禁闭关小号,还要扣分不能减刑,甚至严重了还要送法院。你何必呢?”
  冰冰斩钉截铁:“你什么都不要说了,我不会走的。”
  至于吗你们两个,为了斗一口气。
  我问:“你们是不是一定要斗气?”
  冰冰说:“随你怎么说。”
  我说:“那我调走薛明媚?”
  她说:“反正我不会走。”
  我叹气,说:“这由不得你,如果我们强行要把你们送出B监区,那你能如何。”
  她说:“刚才我已经说了,现在我重复第二遍,我走了她们一定会闹事。”
  艹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
  我挥挥手,示意她走了。
  既然她不走,那我只能弄走薛明媚。
  可是弄走薛明媚,也是会有别的人来对付冰冰啊。
  天呐,为什么那么烦啊。
  不行,我得找一找贺兰婷才行。
  下午,我去监区巡视了一圈,发现,劳动改造的在改造,无非做一些针织啊,手工啊,之类的一些简单的活儿。
  而另外一些不干活的,就在监室里聊天八卦。
  有的看到我,眼睛还是冒着狼一样的目光,而让我最感到惋惜的是,她们之中,有的人一进来就是十几二十年,B监区,很多人都是这样长的刑期,然后,这十几年二十年,她们每天就这么无所事事,有活就干,没活就闲着消磨时间,然后等到出狱,家里如果条件好一点,有点背景的还好说,可是很多人,出去后,家人大多都不太愿意理她们,所以,出去了之后,她们更多的只能靠自力更生,但是,本身是劳改犯,然后又没有一技之长,出去后,她们很多人,只能去干诸如洗碗扫地之类的工作,更多的连这个都找不到,接着只能恶性循环,该抢劫的,该骗的,该赌的,例如郑霞,该卖的,还是重走老路。

  接着再被抓,然后一辈子一生都在这么循环着过了。
  我觉得,在她们服刑的这漫长的时间段里,完全可以自学一些东西,重新回归我i腌面后,有一技之长,既能养家糊口,自力更生,也能为人间回报一点贡献。
  可我看到有这样的觉悟的人,少之又少,其实也不是说有没有这样的觉悟,而是说,她们没有这样的条件,没有人给她们送书,而且大多随波逐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