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2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差点没把自己喝的茶喷出来:“你就不能好好说几句话吗!”
  薛明媚微笑道:“我说了什么了?”
  我说:“你这人,你说的什么,你觉得呢?”
  薛明媚说:“是你自己想多了。”
  我说:“行吧,说正事。我问你。”
  薛明媚打断我的话:“张大官人,干嘛一下子变得那么严肃嘛。”
  我说:“我严肃了吗?”
  薛明媚撒娇道:“是啊好严肃好凶,像审问一样,小女子我好不喜欢你这样嘛。”
  我说:“的确是审问,因为这个事,比较严肃一点。”
  薛明媚问道:“我有一个比你要问我的无论什么事都更严重的问题要跟你说。”

  我说:“你能有什么问题?你那都是鬼扯的问题。”
  薛明媚脸色凝重,说:“是真的很严肃这次。”
  我由不得脸色也变得凝重:“什么事?”
  薛明媚缓缓说:“我有了。”
  我吓得当即坐在凳子上,她有了!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我有了你的孩子,是你的。我怀孕了。
  我紧张问道:“你,你怎么知道?”
  薛明媚说:“我两个月没来了。”
  我一拍脑门,靠,要我死吗!
  真是不想来什么,越是烦什么就越来什么,之前贺兰婷那一次,我已经烦死了,没想到这次碰上薛明媚这个,我更要烦死。
  我狂躁了一下,点了一根烟。
  抽了几口。
  薛明媚看着我,问:“现在,在这里,能不能,给我抽一支烟。”
  我把烟盒扔过去,打火机扔过去,薛明媚接着了。
  我说:“既然这样子,最好别抽烟。”
  薛明媚拿出一支,抽了一口,看着烟说:“贵的烟,味道就是比便宜的好。”
  我说道:“你两个月没来了,才发现怀孕了。”
  薛明媚看着我,苦笑了一下,然后低头抽了一口烟,说:“看到你这样子,我好失望。虽然明知道你不爱我,可是看到你这么痛苦的表情,我心里还是不舒服。”
  薛明媚又说:“如果两个人相爱,有了爱的结晶,他们会高兴,会兴奋。可是,你却不是这样子。”
  我的确,的确觉得自己表情痛苦,我第一个想法就是我靠怎么这样子,怎么去解决。

  我只好平静下自己的内心和表情,说:“你知道的,我们这里,我们是在监狱里面。”
  薛明媚说:“监狱里面,又怎么了?就不能高兴了。你就不会装一下?”
  我说:“好,我装我装。”
  我咧开嘴,勉强哈哈笑了一下,说:“装得像吧。”

  薛明媚说:“比哭还难看。”
  她说完,笑了。
  等她开心笑完后,问我:“怎么办?”
  我挠着头,这种事,怎么办!
  妈的,我真是的是痛苦啊。
  不单单是因为她怀了要去打掉而痛苦,问题是,这里是监狱。
  怎么去打胎?
  要是让上面知道,在监狱里炸开了锅,我要完蛋了,彻彻底底,完蛋!

  我抽完了一支烟,又抽了一支烟。
  看着我这样,薛明媚问我:“是不是觉得很苦恼。”
  我看着她,说:“唉,这里是监狱,如果是在外面,就是生下来,都容易。”
  薛明媚逼问我:“生下来?你愿意和我结婚吗?你愿意娶我吗?你愿意和我一辈子,爱我、忠诚于我,无论我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我艹,这不就是那个西方结婚仪式的结婚的婚礼誓言吗。
  我徐徐的抬起头,看了薛明媚一眼,我再不敢看她。
  薛明媚又问:“你愿意娶我,以温柔耐心来照顾我这个你的妻子,敬爱我,唯独与我居住。尊重我的家庭为你的家族,尽你做丈夫的本份到终身。不再和其他人发生感情,并且对我保持贞洁吗?你愿意这样吗?”
  我实在。
  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

  薛明媚盯着我。
  空气凝重,甚至凝固。
  我抽了一口烟,说:“薛明媚,你知道,我们,现在不可能。”
  薛明媚逼问:“如果是在外面呢?可能吗?”

  我说:“可能!我会娶。如你所说,我会愿意一生一世陪着你。”
  薛明媚哈哈笑了几声,说:“你是一个善良的人,可是你呢,对我或许有感情,有感觉,可我感觉得到,你并不怎么爱我。也许会喜欢,但那不是爱。爱是什么,你比我更懂。爱是无私的奉献,两人互相的爱情是建立在互相尊重互相关心基础上的相互给予,爱一个人就是要尽自己所能要让对方过得幸福。真爱需要承担责任。责任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承诺。谁能做出这很不容易。爱是给予,而不是索取。真正的爱情是不取决于什么,那就是奉献。真正的爱情里面,爱你的人永远让你得到任何伤害。你,并不爱我。你就算愿意娶我,也是出于你的良心,可你并不爱我,你娶我,也是为了责任,承担起责任,你是个好男人,可是你并不爱我。”

  我突然有点烦她,我说:“说了一大堆大道理,那你说,你想怎么办吧。”
  薛明媚露出一丝悲凉的表情,说:“我曾想过我要嫁给你。”
  我低着头,真的不敢看她的目光。
  突然间,她又问:“你以前在我在医院养伤照顾我的时候,说请我喝啤酒的。”
  我这才抬起头看她,她脸上恢复笑容,看着我。
  什么时候还想着喝啤酒?
  我说:“现在还没有带来,我下次带来吧啤酒。然后你下次出来,就喝了。可是你的身体这样子,怎么喝?”

  薛明媚说:“反正又不会要,喝了又能怎么样呢?”
  我在脑子里胡思乱想着,我曾经想着,等我在这个城市,置办了房产,买了代步车,把父母接来,然后应该到了三十岁左右,到时候,选一个最合适我的女人,生儿育女,一家人把孩子带大,最好一男一女,再也不让父母和孩子受苦,不让父母种地种田面朝黄土背朝天,再也不让孩子过如同我小时过的那苦日子。
  薛明媚突然问:“你想什么?”
  我没从幻想的梦境中醒来:“孩子是男是女?”
  薛明媚问我:“才两个月,我怎么知道男女呢?”

  我说:“其实,刚才我想着,如果在这个城市,我有了车子,有了房子,那样子的话,我们结婚,生了下来,一家人其乐融融多好。”
  薛明媚嘴角扬起,笑了,问我:“怎么又突然想娶我?”
  我说:“我觉得我们在一起,以后生活会很幸福吧?”
  薛明媚说:“只要你不到处找女人,会很幸福。”
  说完她自己看着窗外,然后幽幽地说:“只可惜,这一切都不可能。”
  我说:“总有一天,你会出去的。别这么说不可能。”
  薛明媚说道:“你别傻了,就算我出去,我也不能过那样的安稳生活。”
  我马上问:“什么意思?你不喜欢过这样的安稳生活,那你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
  薛明媚侧头过来,看看我,笑了笑,说:“没什么。对了你找我什么事?”
  我说:“我这个事并没什么要紧了,现在最主要的事,是你肚子的事情。我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