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1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前台说:“去吧。你女朋友就应该甩了你,你太花花肠子了。”
  我说:“是吗,那你用前台电话打她房间电话告诉她,说我刚才想追你。”

  前台说:“没空。”
  我对她招招手,进了电梯。
  上去了房间门口,我敲了敲门,然后,朱丽花来开门了。
  还是一脸生气看着我,我进去后,她指了指地上帮我铺好的被子枕头:“你睡下面!”
  我说:“如果不是看在打不过你的份上,我不会睡下面,我会睡你上面。”
  朱丽花转身回去,上了床钻进被子里。
  我看着地上,嗯,整理得很好,还有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多一床被子,铺在了地板上,然后是枕头,然后上面还有一张被子。
  挺好。
  我也钻进了被子里。
  一会儿后,她关了等,房间里又是像刚才那样,只有外面透进来的外面城市的光。

  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除了我眼角的晕晕作痛。
  突然间,寂静中,她问道:“痛吗?”
  我说:“废话。”
  朱丽花说:“痛死活该!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马上用早就在脑海里想了一百遍的对话理由来对她说:“你太漂亮了,我控制不住自己,对不起,我不是人。如果你现在觉得还恨我,还生气,那请你再打我一顿,我绝对不会还手。”
  她突然就静了下来。
  哈哈,看来,撒谎已经见效了。

  半晌后,朱丽花说:“以后不许这样子。”
  她原谅了我,她是个心软的女人,虽然我已经重复了好多次,但是,她的心软,就是我可以利用的地方。
  人都有弱点,只要有弱点,就可以利用,朱丽花的优点,很多很多,包括善良心软,可是,这也是可以利用的弱点。
  我说道:“可是你就躺在我身旁,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怎么办,要不我剁手了好吧。”
  朱丽花说:“好啊,剁掉吧!”
  我说:“你怎么可以如此残忍,那我以后终生,一辈子生活都不能自理了,连*生活也不能自理了。”
  朱丽花说道:“活该。”
  过了一会儿,她说:“我突然想,你是不是经常用这招对付女孩子?”
  我说:“除了你,因为我心里面,总是想着你,当你躺在我身边,梦中和你缠着缱倦的那些画面,一一浮现,如同真实,我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我自己都被自己感动到要哭了。
  朱丽花说:“骗子。”
  说这话事,她的声音抑制不住一丝的高兴。
  我马上趁热打铁:“嗯,是真的,我经常梦到你。”
  我打算换个战略方式,强攻不下,只能智取。

  强攻攻城不下,换个战略方式,打通她的内心,打动她的最柔软处,让她自己打开城门,迎接闯王入城!
  过了一会儿,我说:“花姐,其实吧,第一次见到你,我就惊为天人,你怎么就那么漂亮啊!然后我一直朝思暮想魂牵梦绕啊。比那个余音绕梁三日还夸张。”
  我说了后,没见她有反应,我叫了两声:“花姐,花姐?”
  我靠,我一看,靠近一看,她竟然睡着了!
  是的睡着了。
  天杀的。
  你听着我的甜言蜜语睡着了,可我怎么办,我这是刚刚起来的节奏啊。
  强吻。
  伸头过去,就往她的嘴唇上凑下去,尽管我不是第一次吻她了,但是我的心脏还是突突突的跳,就快要亲到的时候,她可能感觉到呼吸不舒服,转头过去了。

  我靠。
  然后她把被子扯起来盖住了到了鼻子。
  我又探头过去,她直接盖住了脸。
  行,算了。
  我躺了回来。
  太失败了。
  彻底的失败。
  睡了。
  感觉有人踢我,我不是在做梦。
  真的是有人踢我。
  我迷迷糊糊醒来,一看,是朱丽花叫醒我,她已经洗漱好了。
  我迷迷糊糊问道:“几点了?”
  朱丽花说:“该起来了。”
  我爬了起来,洗漱完毕。
  感觉都没睡什么,一下子就早上了。
  到了楼下,退房,朱丽花去取车。
  退房的却不是昨晚的那个前台。

  还想逗她几句。
  上了车后,我直打哈欠。
  我说:“你昨晚和我说话,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谁知她却说:“我在装睡,你个混蛋,你还想趁我睡着了亲我是不是!”
  我大吃一惊:“你装睡!”
  她说:“不是装,是很困了,不想说话,快睡着。”
  我说:“你太迷人了,我控制不住自己。”
  她骂道:“少骗人,你这套骗小女孩可以。你就是想吃我豆腐。”
  我说:“行吧就当我吃你豆腐好了。”
  她不说话了。
  我闭上眼睛,睡觉。
  回到了监狱,在各自分别的时候,朱丽花把钥匙和行驶证扔给我:“拿去吧,给你的那些小女孩们。”
  说完她转身就走了。

  靠,我可以当她是吃醋么,或者是当她在发疯。
  算了。
  我正要走回去,突然朱丽花叫住我。
  我转头回来,问她还有什么要说的。
  朱丽花走过来到我面前,说:“昨晚你出去的时候,郑霞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她很早之前就有我手机,跟我说了一些事。”
  我马上问:“什么事?”

  朱丽花说道:“郑霞和我说,那个你想查的总是给她们女犯大姐大下命令的女犯,和沙镇上的梦柔酒店,有着说不清楚的关系,而梦柔酒店,是黑衣帮的老窝。郑霞之所以那么怕,也是怕的黑衣帮。”
  这就对了,康雪和监区长也是和梦柔酒店有着说不清楚的关系。
  我说:“那她还说了什么。”
  朱丽花说:“就是这些了。”

  她说着,叹气。
  我说:“你叹气干嘛。”
  朱丽花说:“郑霞,我相信郑霞会改变的。”
  我说:“但愿如此。饿了去吃早餐了要不要一起去。”
  朱丽花说:“你去吧,我先去办公室。”
  和她分别后,我去了食堂吃早餐。

  看来,我只有通过冰冰,或者薛明媚,才能查出来幕后那个人了。
  可是薛明媚是不会说的,她已经被整怕了。
  至于冰冰,鬼知道她有没有受过那人的威胁。
  当天,我就传了薛明媚过来。
  薛明媚一进我办公室,媚笑如丝:“张大官人,刚找完我,又来找我,是不是,想我了?”
  我说:“想你,想得要死要活了。”
  我去把门带上。
  然后给她倒了一杯茶。
  薛明媚喝了一口,竟然说:“没你的好喝。”
  日期:2015-07-16 06: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