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1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一个膝盖顶起来,试图把我顶飞到前面去放倒我。
  我早料到这一招,两只膝盖往下一压压住她两条腿。
  然后,我想,要把她按得没力气反抗了,才能解开她衣服。
  朱丽花,你就使劲反抗吧!

  然后,她真的反抗,正合我意。
  在使劲了几分钟后,她被我死死压着,纵使是一身功夫,也毫无用武之地。
  我亲了下去。
  我以为她已经要妥协了,谁知她张嘴就咬我。
  幸好我马上抽回来,我说:“你今晚反抗我也要,不反抗我也要。大家都那么累了,你就不要反抗了。”
  朱丽花狠狠说:“张帆,我会杀了你!”
  我说:“成,让我要了,你杀就杀。”

  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像朱丽花这样的人,最多就打我一顿,以后就老老实实跟着我了。
  我实在太贱了。
  不过像这种霸王硬上弓,我还是第一次干。
  想当年啊。
  我是个好人,好男人,我喜欢的女孩子,她们都夸我,你是个好男人,然后,你呢,应该找到一个更好的女朋友,我不适合你。
  我总是被人家发好人卡。

  自从我进来这里后,我深深知道,做好人,有什么用!
  在感情上,做就做坏人,不过像我这样的,直接用强行的,实在是非常过分,第一不尊重人,第二太折腾,第三可能会被告。
  但是我之后跟王达说了这件事之后,王达说,对于那个泡不到的女生,他早就想这么做了,真是佩服我的勇气。
  是的,我也是超级佩服我自己的勇气。
  当朱丽花被我压制的没力气喊叫没力气反抗的时候,我决定,伸手向她的纽扣。
  我原本不想打算对她用强的,可是这个女人,只有在配合追她的同时通过暴力去征服她,通过力量去征服她,我看你以后还对我凶。
  在解开她第一个扣子后,我用力一扯,靠,她的衣服质量太好,扣子扯都扯不开,只看到胸口白花花的。
  就这时,朱丽花的双手解放了,顺势一伸抓住我的头发。
  完了。
  被抓住头发,我知道意味着什么。

  我以为她已经没了气力,可当她抓住我头发用力一转身,我整个人就被压在了身下,然后她左手抓住我头发,我两只手抓住她的左手,太疼了!
  我的头发被那么用力扯,我的头都起了包。
  然后她用右手手肘,是的没看错,是手肘,就要往我的胸口上击,我喊道:“花姐我错了!我不敢了不要这样子我会死的!”
  不难想象,让她几个肘子下来,我不是重伤也要内伤。

  朱丽花在这么气愤的时候,居然真的不用了手肘,改用了拳头,朝我脸上劈头盖脸揍下来。
  我呀呀喊痛,大意失荆州,这个时候,还是输了,输了一塌糊涂,一败涂地。
  原来,她刚才假装没力气的。
  我在努力的求饶下,她终于收回了手,然后穿鞋子就要走。
  我急忙揉着肿起来的眼角,边哟哟喊疼边问:“你去哪!”

  朱丽花说:“回去!”
  我急忙说:“都那么晚了,你回去,一个人,不安全!”
  朱丽花恨恨的说:“我去哪里,都比在你身边安全。”
  失败,好失败。

  我看她真的要走,只好站了起来,下了床,说:“我走。”
  说着,我走出了房间,带上了门。
  痛。
  妈的。
  我下了酒店,出去外面,找了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药店,让那个卖药的医师给我上了药。
  花了一百多。
  他妈的真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这次,我是彻彻底底的强X犯。

  不过我料定事后她不会去告我,所以我也不是真正的强X犯。
  我是认为她对我有点意思,可是她自己心里放不开那道防线,所以,我才这样子,帮她破掉她心底的最后一道防线的,哪知她的反抗如此强烈。
  疼死我了。
  真是失败。
  在别人眼中,如果让别人知道的话,我真是个人渣啊。
  不过不要紧,我断定,她不会觉得我是人渣的,就算她有点这么认为,但是我会说话就行了。

  我知道,当时朱丽花,其实心里有点偏向喜欢我了愿意接受的,可是后来,也就之前说的,知道我在监狱里干一些坏事,然后又看到我和一个又一个女的有着不明不白的关系,她干脆就疏远了我。
  我很佩服她这种拿得起放得下的性格。
  走回了酒店,我打算再开一间房,我自己去睡。
  前台奇怪的看着我的脸,问我:“刚才你出电梯,我就想问你了,怎么这样子的。”

  我说:“吵架,被她打了一顿。”
  前台很惊讶的问:“她会对你下手那么重呀。”
  我说:“是的,我女朋友是武术冠军,柔道九段,跆拳道黑道,拳击白道高手,九阳神功也练到了第九层。”
  前台扑哧笑了出来:“你少乱说了,哪有什么拳击白道九阳神功的,可是你女朋友下手真重。她怎么那么对你的。”
  我说:“是的,我打算换女朋友了,不如你来试试?”
  前台红了脸了,说:“少拿我开心。”
  我说:“你在这里有地方睡吧,我想借你的房间睡一晚。”
  前台说:“我都是回家睡的,不睡宿舍。一定是你在外面乱招惹女人,你女朋友才这样对你。”
  我说:“是的,那怎么办,今晚我被她打出来,没地方睡了。”
  我摸了摸我的眼睛,擦了药还是痛。
  那个医师说涂药后明早会消肿一些,但愿如此。
  前台无奈的指了指前面的一张沙发:“睡那里吧,我去给你找被子和枕头。”
  我说:“我靠我都被打成这样了,被赶出来了,你好意思让我睡那里啊?”
  前台说:“那这样,给你开个五折的房。”
  我说:“你不早说!刚才我来开,怎么不也给我一个五折?”
  前台说道:“这个点,很少有人来开房,我们可以调整为午夜房的价位。”
  我说:“午夜房价位,你还五折,你是人吗。”

  前台说:“一般都是七折,我已经给你打金卡的折,是最高的折扣了。”
  我说:“行吧,开个,不然今晚我睡这里睡不着。”
  掏出身份证的时候,手机响了。
  我一看。
  朱丽花。
  她居然给我打电话,是挂念我怕我在外面没地方去了是吧。
  朱丽花问我道:“你在哪?”
  果然,她终究是个心软的女人。
  我说:“我在外面,好冷,好寂寞,好空虚。我没地方睡觉,外面的风呼呼的吹。”
  前台扑哧笑出声音来。

  我急忙走开远点。
  朱丽花问我道:“你和谁在一起?”
  我说:“我在前台这里啊,前台在和她男朋友打电话吧,我说睡这里沙发一晚的。”
  朱丽花说:“那你回来。”
  我说:“嘿嘿,花姐,你想我?还是舍不得我?或是不愿看着我受冻受冷?”
  朱丽花说道:“你怎么样关我什么事。爱回不回。”
  她挂了电话。
  朱丽花,你还是太心软了。
  我挂了电话,把手机放进口袋里,对前台说道:“我女朋友,叫我回去了,她还是对我很好的,现在我暂时不想换女朋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