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1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她能受我们的控制,那么,在她的帮助下,不用搜集太久,康雪等人的所有在监区的犯罪证据,我们全都有了。
  可是,郑霞不知道这人是谁,知道这人是谁的或许是大个和骆春芳,但是大个,很不太可能知道的,不过已经死了,说什么也没用了。而真正知道这个神秘的犯人是谁的,是骆春芳,但是骆春芳,也死了。
  这条线,就这么断了。
  现在唯一知道的,也许只有薛明媚,但是我也猜想,也许冰冰也受过她们的要挟,冰冰或许也会知道那人是谁。
  我下次一定要想个法子好好问问她们两。
  心好累,脑子也累。
  郑霞求着我们道:“朱警官,两位警官,可以放了我吗?”
  朱丽花早就心软,从她之前要扶起郑霞的那一幕来判断看,我知道她已经想要放了郑霞。
  朱丽花问郑霞:“真要非走不可?”
  果然,朱丽花是愿意放走郑霞。
  郑霞说:“我不能不走,骆春芳,大个,都不是我怕的。可是她们后面,有我看不到的黑暗,我不走的话,哪天怎么死都不知道。朱警官,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受别人指派来调查这些,可是我也好心劝你,最好不要和这些人有什么瓜葛,不要去查这些人,要去查让别人查,因为这些人,心狠手辣,你自己要小心。”
  我早就见识了。
  郑霞算是好言相劝。
  朱丽花说:“谢谢。你打算去哪?”
  郑霞说:“这个,我不能告诉你了。请你谅解朱警官。”

  朱丽花转身一拉我出去:“我们走吧。”
  走了几步,回头对郑霞说:“假如还让我知道你做违法的事情,这些视频,我会留着。作为把你送进监狱的证据。”
  郑霞急忙说:“我不敢了不敢了,两位警官走好,朱警官,你好好保重。”
  朱丽花说:“你自己也保重。”
  说完带着我出了院子外。
  朱丽花问我:“你要查这些来做什么?好奇吗?还是要为谁伸张正义?”
  我说:“我不是说了,我们监区有人群殴,我要查到底什么原因。”
  朱丽花说:“你们监区,真不是一般的乱,连狱警都参加了这些。你难道没有捞钱吗?”
  我说:“靠你要我说多少次!我是捞钱,但是去逼着人迫害人的事情,我没干过!而且,我捞钱只是小的。”
  朱丽花问:“那什么是大的?”
  我还怀疑,康雪老是逼迫这些人听她的话,不仅是想要捞钱那么简单,甚至有更大的阴谋,见不得人的阴谋,做着见不得人的非法的勾当。
  当然,这些都只是我的猜测而已。
  可我早就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康雪老是想着控制监区的大姐头,不会是只想捞钱那么简单。
  到底是什么?
  看样子我还要继续努力查下去。
  上了车后,朱丽花开车回城。
  没想到这么一整,就到了凌晨十二点多了。
  我叼了一支烟,朱丽花骂道:“扔掉烟!”

  奇怪,为什么女人不喜欢男人在车上抽烟,真有那么难闻吗。
  我扔掉了烟,看着路灯从后面飞驰而过:“已经凌晨了亲,现在回去监狱也太晚了,而且那么远,不如跟我去开房睡觉吧亲。”
  朱丽花骂道:“滚!”
  我说:“行。那你把我放在城里,找一个夜宵摊,我吃两锅虾蟹砂锅粥,好饿。哎我请你啊你吃不吃。”
  朱丽花说:“吃也不和你吃!不饿!”
  她说的时候,还舔了舔嘴唇,这时,刚好的,她的肚子背叛了她的思想,咕咕咕的在车子里很响。
  我说:“呀,你怀孕了。你孩子在里面喊呢。”
  朱丽花脸红了,尴尬的说:“关你什么事。”
  我苦口婆心的劝她:“花姐,做人呢,何必为了面子,为了尊严,为了架子,给自己难受呢,你说是吧。有些东西,之前我也跟你想的一样,例如,我也不想拿钱啊什么的。可是个个都这样,我也不想要啊,但是我不加入她们,她们就让我不好过。我何必为了这所谓的骨气让自己置于众矢之的?”
  朱丽花嗤之以鼻:“借口。想捞钱就捞钱。还说什么人家会对付你,我怎么没见别人对付你。”
  唉,看来她还是把我们B监区看得太简单了些。
  她以为不拿钱,跟她一样,照样光明正大铁骨铮铮在里面干下去。
  可惜了,我所处的是B监区,看过了太多不愿意妥协同流合污被想办法弄走的人。
  可是,我虽然捞钱,但是我觉得我还是高尚的,因为我的目的是做个成功的卧底收集证据最终干掉她们,而捞钱,所谓的捞钱,贺兰婷给我的定义是:那是我该得到的报酬和作为我的活动经费。
  我是多多多么高尚啊。
  我是在忍辱负重,每次遇到朱丽花的羞辱时,我都在告诉自己,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
  这个时候,伟大的张居正,潜伏中余则成等同志从我面前一一闪现而过,老虎的隐匿,只为了最后的胜利一击。
  朱丽花问我道:“现在什么也查不到了,你打算怎么处理你们监区那些破事。”
  我说:“那也不算什么破事,不过那事情,搞不好真的让我丢了乌纱帽。”
  朱丽花问我:“那你打算怎么处理?”
  我说:“唉怎么处理,要是调走一个,也怕她们打起来,不调走,也打起来,反正怎么看,我好像都要背黑锅了。你说我该怎么办。”
  朱丽花说:“我怎么知道,你平时不是鬼点子很多吗?除了整人,你脑子还有点好用的吗?”
  我说:“行吧行吧,叫你帮忙想个办法,你他妈的巴不得她们早点闹事好让我被开除了。到时候我不说多了,万一真的群殴起来,你们防暴中队的来快一点镇下去就行了。谢谢。”
  朱丽花说:“行啊,我很快就带人过去的,保证半个多小时后到达你们B监区。”
  我骂道:“我靠你这说的人话吗,万一她们人多连我们狱警管教一起干怎么办?”
  朱丽花说:“那就让她们先打死你好了。”
  我想了想,朱丽花这人,也就刀子嘴豆腐心,无论怎么样,她都百分百跑来救火的。
  我说:“你这人,也就表面厉害。说说可以,心地善良。你说刚才那个郑霞,我怎么看,她都是十恶不赦,这种人,还说什么自救,上帝都救不了她了。你还放了她?”
  朱丽花说:“她还有孩子。难道真要她孩子跟她一样,没有母亲管着,走上一条不归路?”

  我说:“那郑霞这种人,把多少家庭带上了不归路!惩罚就该惩罚这种祸害大众的人,她的孩子,她自己都不替他考虑,我们还替他考虑?留着这个女人在外头,始终都是祸害人间。看来某人说得对,有些人,就不该在世上活着,她活着,别人就不想好活。”
  这话,是贺兰婷对我说的。
  有些人,的确是该死。
  她不死,就让很多人活不好。

  朱丽花反而问我了:“那我这样子心软,还是要害了很多人了?先给她一次机会吧,如果真的不能改,再说。我信她会改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