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1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想了想,然后继续听了一下,里面确实是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就算有很多人,十个封顶了,什么三十人,开演唱会吗。
  再说了,这么个破地方,小院子,里面是三个小房子,装三十人,来干嘛。

  三十人来这里做什么?
  我说:“赌就赌!可别耍赖。”
  朱丽花说:“我从不耍赖,我只知道有个人特别的无赖。”
  我说:“你是在说我吗?”

  朱丽花不回话了,拉着我,悄悄的猫着身子,沿着院子围墙,到了另外一侧。
  她对我说:“我刚才听到里面有脚步声,靠近的声音,里面可能有人巡逻。”
  我更是觉得天方夜谭了:“就这地方?有人巡逻,你是不是疯了啊。在监狱呆久了,患了妄想症了你,要不要我给你治疗治疗。”
  朱丽花打了我一下:“闭嘴!”
  接着,她把我按下来,干嘛让我蹲着。

  我坚持不动,朱丽花对我说:“你蹲下来,然后站起来,我上围墙去看看里面什么情况。”
  我说:“为什么不是你蹲下来,我站上去。”
  朱丽花说:“那就不看了,回去吧。”
  我急忙说:“我蹲我蹲。”
  我蹲了下来,然后朱丽花踩在我的肩膀,两腿分别踩在两边肩膀,我说:“你怎么那么重。”
  朱丽花说:“真不像个男人。站起来!”
  我努力的站起来,她是挺重的。
  我的脚有点发抖,在站起来的过程中,差点没摔倒。
  朱丽花说道:“少喝酒少抽烟,少点碰女人,被掏空了没!”

  我终于站直了,说:“你少来教育我!”
  朱丽花嘘了一声,说:“里面有人在巡逻,你小声点。”
  我靠,真的有人在巡逻?
  巡逻什么啊,这个鸟地方,鸟不生蛋乌龟不靠岸,能巡逻什么?
  难道里面有人在搞非法活动?
  想想郑霞,进过劳的,也不是个安定分子,想来八成不是个什么好人,整点非法的事情干很有可能的。
  朱丽花轻轻说道:“放我下来。”
  我蹲了下来,朱丽花下来后,对我说:“里面,人很多,都是在屋里面,外面有人巡逻,那个人还出了小院子的门,就要过来了。我们先躲一躲。”

  我和朱丽花赶紧躲了起来,躲进了别的房子的另一侧。
  仅仅一下子,真有个老头,点了一根烟,拿着手电筒,到处看。
  东张西望。
  还真有人巡逻,他是沿着院子四周绕过去一圈的。
  他妈的,里面的,究竟在干什么。

  等老头拿着手电筒绕过去一圈后,朱丽花带着后绕到了院子的后面,然后找了一个好爬的地方,噔噔噔直接就飞檐走壁飞了上去。
  我没看错,她的确是像跑一样的跑上去的,那后面的墙比刚才我们那边站上去看的要高,估计有五米。
  她就这样上去了。
  让我来的话,就算有梯子我都跑不上去。
  朱丽花伸出一只手给我,示意我跳上去后拉住她的手,她拉着我上去。
  我靠,我怎么能和她比啊。

  她真不是人。
  我就着暗淡的月光,找了两块砖头叠起来,然后站上去,再让朱丽花弯身下来一点,然后拉住我,爬了上去。
  她俯身拉着我,里面春光都看了。
  我上去后,说:“刚才我都看了,你里面,挺雄伟。”
  朱丽花一拳就打过来,我抓住了她的手腕:“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打我。”
  在这个方位,听到里面的声音挺大的,悉悉索索的声音清晰了,听到的是人说话的声音。
  可是还是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朱丽花和我,沿着围墙爬过去,在屋檐下的一个孔洞,朝屋里面看,屋里面一盏小小的黄色的老式钨灯,下面,真的是一大群人,围着一大群人。
  黑压压的,何止三十人,四五十人都有。
  他们围着什么东西,在干什么?
  朱丽花听了一下,说:“他们在赌钱。”

  朱丽花对我指了指,说:“你看。”
  我奇怪说:“看我做什么?”
  朱丽花说:“看你后面,院子里。”
  我往院子里,就是这个小院子的后面的另一个相通的大院子里,有很多的摩托车,小汽车。

  我靠,这里那么多车,都是来这里赌钱的,没想到这个地方,像坟地一样的村庄,开着一个赌场。
  这样的地方,警察都不会想得到,有人在这里开赌场。
  朱丽花朝屋里看了一下,说:“看见了吗,那个穿着大红色的衣服,很肥壮的收台费的,就是郑霞。”
  我从那个孔往里面看,里面果然一个很肥很壮,坐着收钱,她还卖饮料,香烟。
  朱丽花说:“她把她家改造成了赌场。”
  我说:“这地方,果然是赌徒们来的好地方,没人会注意这里,而且交通不方便,警察如果一大帮进来,老早就知道了,还有停车的地方,真是天然的设赌场的好地。”
  朱丽花问我道:“那现在怎么办?”
  我想了想,总不能就这么跳下去拖着郑霞出来,问她我想我的事情吧。

  这样子,估计会被里面那一大群人打死的。
  我问朱丽花:“我们打赌,还算吗?”
  朱丽花问:“为什么不算!你是不是想耍赖。你是不是男人,怎么一点信用都没有。”
  我说:“行行行,我给我给,不过一万,真的是很多,我给你,输给你,你别捐什么捐了,请我吃个饭如何。”
  朱丽花说道:“我不要你那脏钱!”

  我说:“得,你不要,不要就不要吧。话说,你觉得我们现在怎么办的好?”
  朱丽花说:“我知道我还问你吗?你是不是男人,连点主意都没有。”
  我说:“我靠就这么个事,你也要升华到我是不是男人,要不然等下回去车上,我们试一试,让你知道我到底是不是男人。”
  朱丽花说:“我懒得和你讲,要么就回去。”
  我说:“让我想一下。”
  想了一下,我说:“要不,我们等他们赌钱的退了,撤了,不赌了,我们再下去拿人?”
  朱丽花说:“如果他们通宵达旦的赌呢?”

  也是哦,如果他们赌钱赌通宵,那我们要守到明天?
  我又想了一个主意,不如吓走他们。
  可不行啊,我们只有两个人,怎么吓到他们。
  我想了想,说:“报警!”
  朱丽花问:“报警,是个好主意,可是报警,就会有人来吗?”
  我说:“我有个办法。”
  我是真的有了个办法,我爬了下来,然后找了一个静的地方,给贺兰婷拨过去电话。
  神出鬼没的贺兰婷,每次在我要找她的时候,总是要掉链子,不是电话不通就是不理我,经常人都不见。
  日期:2015-07-14 19:0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