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0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车子,房子,一夜之间,全都有了,还有一个大美女老婆。
  可是呢,只有利没有弊吗?
  当然是有的,例如,如徐男所说,如果我将来看上更合适的相处更合适的,我再去和别人,那谢丹阳这边怎么算?
  而且,这可关系到几个家庭的大事,如果我和谢丹阳有了下一代,却不去照顾,还去重组其他家庭,这也太什么了吧。
  太不负责任了对孩子。

  说得更远一些,还有我们几方的家人呢,他们会同意吗?
  不可能同意。
  不过,想到车子,房子,谢丹阳做我老婆,心动得很啊。
  想着想着,睡着了。
  次日,还是上班,下班后,等来了朱丽花。

  钥匙,行驶证都交给了她。
  朱丽花去拿了车,我出去外面等。
  一会儿后,朱丽花开着谢丹阳的车子过来了。
  上车后,我看着朱丽花,她换了一身衣服,像极了狱警的那些制服,我说:“你出来外面,还穿那么制服化的衣服干什么,不能休闲一点?”
  朱丽花说道:“关你什么事?”
  我说:“好吧,我多管闲事。你知道路吧?”

  朱丽花反问我:“你知道?”
  我闭嘴了。
  正想抽出一根烟来抽,被她骂道:“不要抽烟!臭!”
  我急忙停住了抽出烟的手,靠,真不爽。
  我问朱丽花:“你出来就摆着个脸色,给谁看啊,我怎么得罪了你了。”
  她却不回话。
  我看着车子的窗外,风景一点点的往后逝去。
  车上放了一首歌,后会无期。
  当一辆车消失天际
  当一个人成了谜
  你不知道
  他们为何离去

  就像你不知道这竟是结局
  在每个繁星抛弃银河的夜里
  我会告别告别我自己
  因为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和相聚之间的距离
  看到站台那边,有个人影,竟是如此的像李洋洋。
  李洋洋,真的是消失在了天际,这竟然是我们的结局。
  我不管了,突然的,很想她,很想抽烟,我不管朱丽花了,我抽出了一根烟,开窗点上。
  我说:“能不能,不放那么惨的歌曲。”

  朱丽花看了我一眼,说:“想谁了,心烦了?”
  车速很快,我说:“在部队学过车的就是不一样。”
  朱丽花问我道:“这不是我想放的歌,车上本就有的,也不是我的车。哪个美女的车?”
  我说:“不知道,也不告诉你。”
  朱丽花说:“不敢告诉我,对吧?是狱政科谢丹阳的车。有什么不敢告诉我。”
  我奇怪了:“你怎么知道的?”

  朱丽花指了指中控台的行驶证。
  是啊,我怎么那么蠢,行驶证上,应该有谢丹阳名字的。
  朱丽花问我:“你和她,是朋友?”
  我说:“你问那么多,干什么呢。是什么关系,你吃醋吗?”
  朱丽花瞥了我一眼,说:“随便问问,都不可以?”
  我说:“可以,但我也可以不说,不告诉你,然后,看着你慢慢吃醋,酸死。”
  朱丽花不屑的笑了笑,不再搭理我,集中精神开车。
  我用以前问过谢丹阳的口气问朱丽花:“花姐,有没有试过在车上这样那样。”
  朱丽花一看我动作表情,知道我又没什么好想法,骂道:“别再和我讲话!”
  我笑了起来。
  我说:“你就看起来厉害,真在这里和我打,你就玩不过了。”
  她不理我了。 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
  真不理我了。
  无论我说什么逗她。

  天慢慢暗下来,看来虽说是北郊,但还是挺远的。
  车子从高速下去后,到了收费站,我要给钱,朱丽花自己抢着给了,说:“我的钱,用的安心。”
  我说:“靠,你别什么的都冷嘲热讽的好吧。我的钱,难道就不安心吗。”
  朱丽花说:“你觉得安心就好。”
  我嗤之以鼻,轮到我不想理她,因为她开口闭口的就喜欢用这些事来奚落我来打击我。

  车子下了告诉后,拐进一个凹凸不平的小道上,这路也太烂了一点。
  我开玩笑道:“花姐,真要带我去一个没人的地方,咱两在车上弄点什么游戏?”
  朱丽花说:“你的脑子,除了这些,还能想一些什么呢?”
  我说:“还真的不能想什么了。”
  说着,车子开到了一个很大的土坡前,拐过去后,在大土坡的背面,有个很小的村庄。
  下车后,我看这村庄没什么灯火,在残月的清冷照耀下,看上去特别的暗淡,而且,连狗叫声都没有,风吹过来,带着一丝小雨,呼呼的,乌黑的云遮不住残月,还下着小雨,这种场景极其的诡异。
  妈的怎么看这个村庄,都是像坟地一样的让人不寒而栗。
  我问朱丽花:“你确定,郑霞住在那?”
  朱丽花说:“你知道她住哪里?”

  我说不知道。
  朱丽花说:“老老实实跟着。”
  我跟着朱丽花往前走,她打开手机的电筒功能。
  大踏步往前走。
  我倒是胆小了,怎么会有人住这样的地方?

  村庄上空,幽幽的青色,很恐怖,不知道是烟火还是什么光射。
  村庄没有几户人家,前前后后三排,十几户。
  而且是破破烂烂。
  我问朱丽花:“这里居然还有人住?”
  朱丽花说:“以前这后面,是一个很大的镇,镇后面有个煤矿点,后来煤矿出了事故,死了几十个人,上面封了煤矿,这里一直到现在都没能批准开采,镇上的人因为土地都被挖煤的弄得做不了,而且离交通密集点又远,没有一条近的主道,渐渐的就荒落了下来,这个理镇上最近的小村庄,也荒废了,很多出外面的人,去了县里的,市里的,外面打工的,都不会回来,留守的,只有一些老人。也不知道郑霞在不在了。”

  我们这也是在买彩票中奖一样的几率去找人。
  朱丽花不早和我说这个,不过早说我也会来。
  毕竟,弄出一些线索和证据,将来对我们更有利。
  到了一个小小的院子前,朱丽花把耳朵靠在门上,听了一下后,关了手电筒,嘘的一声对我说:“里面有人,有很多人。几十个。”
  我有些慌,说:“你确定有几十个人?这里面,哪里来的几十个人?”
  我自己靠上去听,只听到里面有悉悉索索很小地说话声。
  我问朱丽花:“有几个人,但不会是几十个人,除非是鬼。”
  说到鬼,我原本是无神论的,可是在这样的地方,这样冰凉的鬼地方,令人感到气氛的恐怖神秘,难道里面真的是有鬼。
  黑漆漆的,通过门缝也看不到里面有什么。

  朱丽花说:“我们从另一边爬上去,看里面怎么有那么多人。”
  我说:“几个人就是几个人,哪里来的几十个人。”
  朱丽花说:“你训练过听力吗,你自己怎么分辨人声吗?”
  我说:“没训练过,不知道。”
  朱丽花说:“你敢和我打赌吗?”
  我问:“打赌什么?”
  朱丽花说:“如果里面,有三十人以上,你捐一万块钱给希望小学。如果不到三十人,我给你一万。”
  我靠这样算什么打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