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0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也只是在用一点小技巧。
  没想到见她蹲在地上,把打翻在打包塑料袋子里的饭菜捡起来,叫住了我。
  走了上来,说:“里面的摔出来,还没碰到地上,翻在了袋子里面。还能吃。”
  我说:“怎么,不是说我有非奸即盗的事情要找你吗,那你还吃干什么。再说了,像我这种非奸即盗的朋友,你交往来干什么,害你自己吗。”
  朱丽花撇了撇嘴,说:“谅你也不敢对我怎么样。”

  我做了几个动作:“我怎么不敢,我这样这样,我还想那样那样!”
  朱丽花又要抬腿。
  我赶紧躲开。
  她的腿,很有力,踢人很痛,她对我算是手下留情,如果对着要害来,我早就死了不下三回。
  两人找了一个偏僻的,靠近围墙的,树下的,石桌椅的地方坐了下来。

  打开了塑料袋,然后用一次性筷子整理好饭菜,虽然泼出来了,洒出来了,但是,这样也不错。
  弄回去了,还是可以吃啊。
  她还帮我开了筷子,递到我手里。
  我接过筷子说:“你以为你这样子,我就原谅你吗?我们的关系就能恢复吗?”
  朱丽花吃了几口,说:“你不饿?”
  我说:“饿啊。你也没吃晚饭啊?”

  她说:“没吃,想等下自己煮面的。”
  我说:“下面给自己吃。”
  朱丽花瞪了我一眼:“我跟你,不是朋友,什么也不是,就是同事。你以后,不要乱喊什么老公的,人家会误会。”
  我说:“你想找我做老公,是你三辈子修来的福分,如果真的成了你老公,真是光耀门楣,除了对你说恭喜之外,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朱丽花冷冷呵呵了一声说:“好有福分啊嫁给你,你少臭美,也想得美,我死了都不嫁给你。”
  我说:“好,有骨气,我欣赏!你死了我也不要。火葬场会要。”

  朱丽花又吃了几口,说:“谢谢你请我吃的这顿饭,我先回去了。”
  她站了起来,我这才仔细看她,只见她穿了一条白裙。
  我靠,白裙子。
  有校花的味道。

  没想到,她还有这么靓丽清纯的一面。
  我看直了,说:“你竟然穿裙子,你的腿,好像真的很直。”
  她说:“神经病。”
  说完她转身就走。

  我叫住了她,朱丽花转身过来:“你就是有事才献殷勤,对不对?有什么事,直接说吧,看我想不想帮,能不能帮。”
  我讪笑两声,说:“的确是有点这么回事。有一个小小的事情,想要拜托你的帮忙,但是我知道,我在你眼里,在你心里,人品不好,非常差。反正吧,你很看不起我,鄙视我。可是有些忙,我还需要你帮助,而且这一次,没有你的帮助,我,可能就要完蛋了。”
  朱丽花好奇道:“我有那么大的能耐吗?”
  我说:“一定会帮得到我的。”

  朱丽花坐回来,问:“说,什么事。”
  我说:“我不是刚升为队长嘛,就遇到一个棘手的事情,监区里两帮女犯互殴,你知道的,你们防暴中队也收到过紧急通知。然后这两帮人,在我的调解下,没有反悔,反而呢,要继续干架。我很无语。然后我打听到,其中一个女囚,逼着另一个女囚和另一方打起来,要把这两方人带头的都赶出我们监区,然后这个女囚呢,挺神秘,也有点本事,我不知道她是谁,但是她提到了郑霞这个名字。”

  朱丽花听得晕晕乎乎的,说:“你到底在说什么。”
  然后,我用了十分钟的时间,跟她说明白了,当然,我没有提到过康雪啊这些监狱管理人员是幕后主使,只是说女犯们之间的恩怨。
  朱丽花听明白了,说:“郑霞,我认识。我去过她家。你怎么知道找我帮你找她的?”
  我说:“徐男和我说的。花姐,拜托了。请你看在我那么可怜的份上,帮了我这一回。”
  朱丽花活该的口气说道:“正好了你被开除了,以后不要再危害这里!”
  我轻轻在朱丽花耳边说道:“如果这个是陷阱,有人想要害我,把刚升任的我赶出这里。你觉得我被别人赶出去后,后面上来的人,或者说是让那些阴谋的人得逞了,会比我干净吗?会比我狠还是比我善良?”
  朱丽花说:“上来就上来,如果我有这个能力,能赶走再赶走,无论是你,还是谁,只要做不干净的事,就活该赶尽杀绝!”
  我说:“行,照你这么说,你看着我被弄走了,你安心了?那么,别的人就比我好了,你舒服了。”
  朱丽花还是那样:“别人我不知道好不好,我只知道你不干净。你走了,我烧香还来不及,你在这里,是很多犯人的噩梦。”
  我靠她对我的成见真大,看来是很难弭除了。
  我说:“成,那你的意思是,不帮我这个忙了。眼睁睁看着我被弄出监狱了?”
  朱丽花说:“我也可以闭上眼睛的。”
  这个时候她还会和我说冷笑话,有意思。

  其实从她蹲下去捡起地上的打包盒,愿意过来和我坐下一起吃饭时,我就可以判断,她愿意帮我的,只是她的口舌固然厉害,心终究是软的。
  我假装悲哀的表演说:“那,算了,如果真的出事,我想,我就要离开这里。我真的舍不得你们,你。花姐,你会想我的对不对?”
  朱丽花看着我这么伤感的样子,说:“鬼才想你。什么时候出去?”
  哈哈,她就是这样。
  我说:“明天。”
  朱丽花问:“郑霞住在北郊一个叫新宁村的地方,如果坐车去,很麻烦。”
  我说:“打车去吧。”
  朱丽花说:“可以开车去。”

  我问:“哦你有车啊?”
  朱丽花说:“你会开车吗?”
  我说:“不会。”
  朱丽花说:“我在部队就学过,不过我没有车。”
  我说:“我靠你没车你说这个干什么!”

  朱丽花说道:“凭着你的本事,人脉,你借个车,不难吧?”
  我说道:“花姐,我不想去借车,要不你借吧,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
  朱丽花冷冷说道:“我不借,爱去不去。”
  我忙说:“好好好,我去借我去借。”
  我想到了,谢丹阳。
  谢丹阳的车,应该在监狱吧。
  不然呢,问贺兰婷要吗,妈的贺兰婷,总是神出鬼没的,我就是想找,都找不到她呢。
  我想了想,还是找谢丹阳稳妥一点,现在就去,借不到就和朱丽花说,让朱丽花想办法吧。
  我站起来,说:“那我去借车子去了。”
  朱丽花摆摆手,她站起来,转身了。
  我冷不防在她后面轻轻一撩,她的裙子,就撩起来一大半,幸亏她转身挡住及时,不然就被我撩起来了。
  日期:2015-07-14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