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0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灵说道:“那个女人说,因为521不听她们的话,不和她们合作,所以,她们想要找521的麻烦,至少想闹出一点大的动静,然后把521姐姐弄老实一点,让她害怕封了她的口,然后调到别的监区去。如果薛姐姐不听她们的,她们不止会对521姐姐下手,也会对薛姐姐下手。我觉得,薛姐姐是怕她们对521姐姐下手,打伤了她,所以薛姐姐要自己动手,下手轻一点,替她们惩罚一下她,再把她赶出B监区。”

  我听得,有些云里雾里的,我问道:“既然如此,她们为什么不自己动手?难道说,怕自己身份暴露吗?那女人是谁?是监区的犯人,还是监区的管教?为什么那么厉害,连薛明媚都那么害怕她?”
  丁灵摇着头说:“我也不知道是谁,我只是不小心听到她们的说话。那天我们刚从医院回来的第二天,在车间,我们在干活,我肚子不舒服,跟管教报告了管教不耐烦,就让我去了卫生间,才无意听到了。”
  我试探着轻声在丁灵耳边问:“是康雪指导员?或者,是监区长,副监区长,难道是马玲马队长?”
  丁灵摇着头说:“这些人的声音我都听得出来,不是她们。”
  我奇怪了:“那会是谁?在B监区,还有哪帮人,那么强大!”
  丁灵说:“可我听到了她说的其中一个编号,是以前的一个女犯,已经出狱了。”
  我马上问:“她为什么提到那个女犯?”
  丁灵说:“她说,薛明媚,你要是不听我话,你记得748上次帮我折磨然后整死的那个女人吗?你的下场,会和她一样!你和521的下场,都会和她一样。”
  748?

  我问:“748是谁?”
  丁灵说:“她叫郑霞,已经出狱了,以前在我们隔壁监室,她也很凶的。”
  我说:“这个说话的神秘女人那么厉害,让郑霞,折磨谁,整死了谁了?”
  丁灵怀疑着说:“我觉得,可能是屈大姐。”
  我惊愕。
  屈大姐。

  好久了,我查到的屈大姐死因,是因为不定制报纸,被康雪找人活活折磨整死,而折磨她的对象,也许就是这个郑霞,郑霞就是康雪的爪牙,那么,那个找薛明媚让薛明媚把冰冰整服帖的人,应该也是康雪的爪牙。
  康雪,她到底想要得到什么。
  丁灵说:“那个人,我怀疑那个女人指使郑霞,因为屈大姐不愿意订制报纸,折磨死了屈大姐。反正她应该帮那个女人做了很多坏事。”
  我说道:“哪个女犯,有那么狠毒的一面?或者说,是哪个管理人员?”

  我心想,这个女人,是康雪的爪牙,她指使的郑霞对屈大姐下过手,那么,我去找郑霞,逼着郑霞说出这个女人是谁,那么我就可以找到这个女人,然后逼着这个女人说出是不是康雪等人阴谋害死屈大姐。
  如果真的发展那么顺利,我就能拿到了康雪害死人的证据,到时候,康雪还敢说,你拿什么证据来告我这样子的话吗!
  如果到时候我搜集到了足够的证据,整死康雪,那么,我再暗中搜集康雪和她的上下线犯罪的证据,把她们一网打尽,我这个功劳啊,可是大大的!
  把这群害人的坏人全部端掉,也是我的一个心愿。
  除掉她们,为民除害,我义不容辞。
  郑霞。
  我记住这个人了。
  我问道:“丁灵,这个人应该很厉害,但是她不方便自己出面,想让薛明媚和冰冰闹起来,最后收拾了这两个在监区里最大的头目,她们需要的是听她们话的人,捞取最大的利益。你呢,要帮谁?”
  丁灵问我:“谁是冰冰。”
  我说:“那个521咯。”
  丁灵说:“我这样子看着薛姐姐和她闹,打架,我都不帮,可是我劝不住。薛姐姐她自己有分寸呀。”
  我说:“个屁分寸,到时候,薛姐姐闹事,521闹事,全部的,通通两人的,处分,而我,也要背黑锅,这样一来,得利的,只有一方。”
  就是康雪那帮人。
  因为这样一来,这个监区的女犯们,都要受听康雪的话的人的控制,而我这个康雪不喜欢的家伙,也被搞下去了。
  丁灵看着我问:“张帆哥哥,那要怎么办啊?”
  我说:“看着办吧,我找一下这个郑霞。弄出这个人到底是谁。你先别和薛明媚声张,对外也不许说,对谁都不要谈起这些,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至于她们打架,你能劝就劝,劝不住就算了。”
  丁灵问我道:“张帆哥哥,你真的能帮得了薛姐姐吗。”
  我说:“我尽量吧。你回去吧。有事再找你问。”
  丁灵嘱咐我道:“那张帆哥哥,我先回去了啊,你自己小心点。”
  我说:“好的,你也是。”
  丁灵走后,我点上一支烟,总算问到了一点有价值的东西。
  不过,这个什么郑霞,不知道谁熟悉的。
  我找来了徐男,她应该知道的。
  我问徐男道:“想当年,监区有个叫郑霞的,什么来头的?”
  徐男说:“已经出狱了。伤人入狱。判了八年。在牢里,也是一个刺头。”
  我觉得有些怀疑,例如怀疑郑霞和谁谁谁有染,是不是康雪的下手,这些东西还是不问的好,省得招来麻烦。
  万一她出去乱说的话,那康雪可要暗中对付阻碍我。
  我问徐男:“那么,郑霞,谁比较熟悉?她家在哪?”
  徐男反问我道:“队长,你找这个人做什么?她早就已经出狱了,好几个月了。”
  我有点生气,我做什么还要向你汇报不成。我说:“我找她自然有事,你也别对任何人说起!”
  徐男看我脸色一变,忙道:“是队长。”

  我又问:“那么,谁对这个郑霞,比较了解熟悉。你呢?”
  徐男说:“朱丽花,朱丽花曾经去过她家。”
  我奇怪了:“朱丽花?怎么会是朱丽花?”
  徐男说:“有一次,郑霞的母亲生病,重病,几乎是快死的,郑霞就闹着回去。在申请还没批示下来的情况下,她带着人闹事,被朱丽花带过来的防暴中队的同志镇住了。她就拜托朱丽花去帮她看望母亲。后来,郑霞被关禁闭,朱丽花就去代她看望她母亲了。不过,直到郑霞母亲死了,郑霞也没请到假。”
  我说:“我靠怎么这样,那对她岂不是很残忍。”
  徐男嗤之以鼻:“有什么残忍不残忍的。这帮人出去了就是一个不定时丨炸丨弹,不仅要派车派人去跟着押送来回,还要做好各项安防工作,弄不好她们还要逃跑,伙同外面的人对监狱押送人员下手然后逃跑。以前就发生过类似的事情。而且,这个郑霞,在监区里,打架殴斗,欺压犯人,就没好好配合改造过,没有好好的表现,就没有资格请假申请出去探亲的资格。我们也都是按着规章制度办事,那时候,我们也想给她批了,我这一层,队长,还有指导员监区长都批了,但是在狱政科和监狱长那边,是迟了一点,她就闹事了。这样的犯人,出去了对我们还不是一个大麻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