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0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冰冰坚决的说:“结果,我自然不会想要这样的,可是当一个人忍无可忍,再无可退的路的时候,难道一定要把自己弄自杀才能彻底解决了问题吗?”
  我心想,如果是我,早就组织人马上去大干一场了,已经是退无可退了,何必还退呢。
  我说:“你先回去吧。”
  冰冰站起来,她很有礼貌,对我微微躬身,然后才走了。
  我点了一支烟,妈的,这可,说有多难办,就有多难办啊。
  我挠着头,想着对策。
  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抽了五支烟,越想越心烦。
  我艹她两大爷了,这不是要把我往死里整吗。
  我刚上台,刚升官,你们两就要干架,非要逼死我不可吗。
  如果这几天,经过我的精心耐心苦口婆心的调解后,B监区爆发大规模斗殴,我靠,那我一定会被背黑锅,遭受处分。
  这事儿,我想,我是不是该和贺兰婷商量一下,这都怎么处理啊。

  可是,贺兰婷一定骂我,就这么点破事,你还要求救。
  可我实在是搞不定啊。
  咋办?
  柳智慧。
  也许,柳智慧能解决得了这个问题。

  用她超强的心理学知识,能不能化掉了两个人的恩怨?
  对,先去问问柳智慧,不行再去让贺兰婷解决。
  也可以这样,先把冰冰和薛明媚分开两个监室,然后,实在不行,还想打,我就弄她们其中一个去别的监区,我看你两如何打?
  刚才我怎么想不到啊!
  可就算如此,监区中还是残留她们的粉丝,余孽,余党,要是把其中一个带走,例如我把冰冰带走去别的监区,冰冰不服气,余党们也不服气,然后发动对薛明媚一群的总攻,那样就是我自己处理问题方式的错误,麻烦就大了,黑锅还是我来背。
  还有,如果调其中一个去A监区,到时候去了A监区后站稳了脚,然后凭着她俩超强的能力,一定又能集结一群人,到时候在开会,或者做什么活动,监区和监区打了起来,靠,我更他妈的麻烦大了。
  痛苦。

  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
  不过,先把她们分开监室了才是。
  我叫了徐男过来,让徐男安排薛明媚和丁灵去别的监室,最好是新的监室,然后,薛明媚做新监室长,再安排几个女犯进去。
  徐男得令后去办这个事了。
  不一会儿,徐男回来对我报告说,薛明媚得知自己去新监室做监室长,高高兴兴的走了。
  我问徐男:“那个,二楼的那个女的,柳智慧,还经常出去放风场做运动吗。”
  徐男回答:“基本雷打不动,除非刮风下雨。偶尔也有意外,不过少有。”
  我说:“都是那个点吗?”
  徐男说:“是。”
  我看看时间,去了放风场,柳智慧应该差不多出来这里运动了。

  徐男跟了我出来,问我:“张队长,怎么处理薛明媚的这个事?”
  我说:“调解了,根本没什么用。我现在正在想办法,如何解决。”
  徐男提议道:“要不,我们跟领导报告一下,让A监区,或者C监区接了其中一个。”
  我给徐男一支烟,徐男接过烟说谢谢,然后赶紧拿出打火机给我点上。
  徐男现在在我面前,彻彻底底没有了曾经的牛叉,因为,身份彻底转换了,我从一个新进的小兵丁,转换为了她的上司。
  我吐出一口烟,说:“我不是没想过,可是,我们打个比方,例如现在调着薛明媚去了A监区,以她的本事,很快聚起来一群拥护她的人,这不难吧。然后到时候不甘心的薛明媚找A监区跟B监区的人一起PK,那这个,罪过是不是大了去?而把她调走了,原先这帮薛明媚的部下,或许不等薛明媚在A监区扯起旗子干大事,就先开战了,那样,我们还提前完蛋了。”
  徐男说:“张队长说的是,我考虑的不周到。”
  我说:“没办法,只能调解,再不行,就加派看守人员,尽量搞清楚两帮都有什么人,让她们分开活动,尽量不能在一起干活,吃饭,活动。”
  徐男说道:“这也只能防住一时啊。”
  我说:“也只能暂时先这样了。这不会太难吧。”
  徐男说道:“好,我这就让人去找她们之间的人来问,谁属于支持哪个人的,分开出来。”
  我说:“拜托你了。”
  徐男走了之后,我坐在放风场,晒太阳,抽烟,等柳智慧。

  没多久,柳智慧在两个管教的陪同下,出了放风场。
  远远的,她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把两只手尽量向后伸,拉直,挺胸。
  做运动。
  她把她的脚,放在墙上,然后压腿。
  柳智慧,拥有傲人的身高,身形柔美动人,远远看去,恍如画中来,加之她惊人的柔韧度,和她的神秘,在监区中颇有名气。

  我向柳智慧走过去。
  走到了她的身后。
  两个女管教看到是我,叫了一声张队长,我挥挥手,示意她们下去。
  两个女管教下去了。

  柳智慧压腿压完了之后,转身过来,看看我,继续做运动,我看着她,又点了一支烟,她终于问道:“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抿了抿嘴,看着她俯身下来的凹凸有致的好身材,说:“有一点事情,想要问问你。”
  柳智慧说:“说吧。”
  她看到了我的那猥琐的目光,看着她前胸的目光,在她面前,我一直要么想看就看,要么干脆看向别处,假装不去对她的身材有兴趣,是没用的,因为想什么,她都知道。
  我问道:“你平时,有没有关注过监区里发生了一些事。例如监区里关于减刑啊,活动啊,参加演出啊之类的一些事。”
  柳智慧说:“很多,管教一般会说给我听。”
  我问道:“那么,今天,监区里发生打群架的事情,你听说了吗。”
  柳智慧说:“听说了。”

  我开始问正题:“哦,那我就直接请教你了。监区里这两个女人,都有点本事,就是能得到人心,然后她们两打了起来,我呢,刚刚升职,升了队长。领导让我来调解她们之间的矛盾,经过我三寸不烂之舌不懈的努力之下,终于,调解完全失败。”
  柳智慧扑哧笑了出来。
  她极少会笑,她笑起来,更比贺兰婷还如天山雪莲开花,美到极致而更难得一见。
  我也呵呵了一下,说:“然后呢,我想请教你,调解矛盾,通过心理学来调解矛盾,让她们放下恩怨,那怎么做才行。”

  柳智慧悠悠看了一眼天空,她看天空,和薛明媚冰冰看窗外明媚阳光也是一样的,却又是不一样的。
  看过那些名画吗,就是湛蓝的天空下,一个美女迎风而立,世间只有一副美景,世间只有她,再无其他。
  柳智慧悠悠的说:“可以说得详细一点吗?”
  我就把详细的事情的经过说了一下,也说了我以为凭着我自己和她们的交情,她们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结果却是这样子。
  柳智慧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薛明媚,我很早就听过她的事。薛明媚,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你要做一个合格的心理学辅导师,更要学会透过现象看本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