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0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行了,我今天也就说到这里,反正我劝你,好好改造,不要惹是生非,到时候蹲号子,延长刑期,将来受苦的还不是你自己。”
  薛明媚扬起脸,看了看外面的阳光明媚,转头问我道:“如果你走了,如果这辈子我们不能再有相见的机会,你是否还会记得我?”
  她的目光,温柔而忧伤。
  我叹气说:“你是要铁定把我整出去才行了是吧。”
  薛明媚对我微微一笑,说:“我可以回去了吗?”
  我说:“回去吧。注意身体,自己保重。”

  她一边走一边说:“谢张队长记挂,张队长自己也多保重。”
  妈的,她如果真要回去后,扯旗干架,那不是在B监区搞起一片血雨腥风,我靠了。
  这不是摆明的要害死我。
  我想跟冰冰谈谈。

  我先找了徐男,问这个冰冰的一些情况,怎么好像是一夜间异军突起,既当了监室长又像是成了B监区的大姐大一样的,而看她这个人,怎么也想不到她突然能起来做了大姐大。当时骆春芳和薛明媚对抗的时候,冰冰都还没出来。
  徐男告诉我说,她能当监室长,其实也是塞了钱的,而塞钱的,却是她身边的姐妹愿意帮忙的,可是,冰冰其实是一个很有钱的女人,有人给她一个月几万甚至十几万的给,她都不怎么花,而经常大方的用来散财接济牢里的其他女犯。
  这样一来,监狱监区管理层这边,她吃了下来,而其他女犯的人心,她也赢得了。
  而薛明媚现在突然回来就要和冰冰搞起来,输的几率很大。
  正所谓,得人心者得天下啊。
  这冰冰,做人也做出了境界。

  可是我奇怪的是,她为什么会有人一个月给她几万甚至十几万的钱呢?
  徐男说,不知道。
  那没办法了,她不知道,我肯定也不会知道。
  我让徐男去找了冰冰来。
  冰冰来了后,我让她坐下,对于这样的侠女,我心里有着对她的敬佩。
  我说:“你知道我找你什么事的是吧?”
  她看看我,说:“打架的事。那都是我的错,是我让监室的成员不能心服口服,我做不到监室长的责任,请队长责罚。”
  我被震住了,她竟然开口就自己说自己有错,而且还主动请罪。

  她看向窗外,窗外依旧阳光明媚,突然间,我发现她的侧脸,很有美感。
  她的身上有着成熟的个人风格,蕴涵着令人陶醉的魅力。
  一脸的从容,一身的爽净,一身的甜意,她美得并不炫目,但不传统。在她身上透露出一种家常、亲和,以及朴素、温馨的气质。
  和她说了几句话之后,让我感受到的是她的谦和诚实的态度,稳重沉着的气质,还有她善良和那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丝丝忧郁的情思。
  个性率直,独立、个性、低调、坚韧仗义的大女人感觉。
  这样的女人,一开口就让我为她所折服了。
  我笑着说:“那你说说看,你希望接受什么样的处罚?”
  她转头过来,正看着我,说:“撤去监室长的头衔,让有能力,有本事,德高望重,大家众望所归的人来当。”
  我问她:“那你觉得,谁那么有本事,谁适合来当?”

  她说:“我也不知道,劳烦队长自己找。”
  多么的谦虚,谦虚得让我对她更是佩服。
  果然,地低为海人低为王。
  谦虚的人,总是让人佩服的。
  相比之下,薛明媚就没有那么大气了。
  而且她还特别的大方,这货要是在外面,做人做生意,一定也很成功。
  我说:“好,你能主动认错,我很欣赏你。这事我会慢慢查的,至于监室长,还是要辛苦你继续当下去。但是,我希望以后不会再发生像现在这样的事,你能保证吗?”
  她却说:“我不能保证。”
  我有些不高兴,妈的我都这么说了,你连这点面子都不给老子,难道还想挑事不成!

  我想和冰冰说点好话,然后让她看在我们平时有点交情的份上,以后就不要挑事了,而且,薛明媚如果挑事,希望她忍着一点。
  谁知,这家伙,和薛明媚都不想忍啊。
  还想干起来。
  我这队长调解得特别失败,这可是我新官上任,遭遇的第一件棘手的困难事情。
  我以为,薛明媚是我的人,凭着我跟她的交情,说几句话,她总该听我的,谁知一看是我来调解,薛明媚还特别起劲了,叫嚣着非要和我作对不可。
  靠。

  摆明了,这个面子是肯定不给我的了。
  怎么办。
  我想,先跟冰冰说点好话,不行,再恐吓她,也不算恐吓,毕竟群架斗殴挑事者带头的,基本不会能有什么好结果,关禁闭,不能减刑,各种惩罚。
  可这两个家伙,似乎是卯上劲了,调解不来了。
  我对她说:“你这样子,跟她继续闹,得到什么好处,干脆,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多好。”
  她慢悠悠说道:“薛明媚刚回来,就和我闹上,我也是按照监室的规矩来安排事情,为什么别人都要做,她凭什么可以不做。再说,闹事的不是我,先动手的是她,我忍了两次,我从来没动过手,今天在放风场,她又来挑衅,动手的还是她,我一直都在忍,身边的人看不下去,和她动起手,我拦也拦不住。我从来,从来,没对薛明媚,和她身边的任何人,动过一下手。”

  我被震撼了。
  妈的,这如果她说的是真的,薛明媚这样干,也太过分,太欺负人了吧。
  冰冰都忍让成这样,薛明媚你还骑着人家头上,再说了人家冰冰也愿意退让,把监室长的位置让给薛明媚,可薛明媚还非要揍她,靠。
  我说:“薛明媚这样子,是不是太过分了!”
  说完我有点后悔,毕竟,我是调解员,不该偏向哪一边的,哪怕是偏向哪一边,也不能表露出来。
  可我实在有点激动,就算薛明媚是我自己的人,和我有非浅的交情,可是,薛明媚这样子,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我问冰冰道:“那你打算怎么处理?”
  她说:“不是我自己挑事,是有人挑事。我能怎么办,我想退步,我也想忍,我想争取减刑,我不想惹事,我不想伤害任何人。”
  她已经够退让,而薛明媚,却步步紧逼,非得要决出胜负不可了。
  我还是有些生气,薛明媚怎么会是这样的人?
  我对冰冰说:“行吧,对于你这样的做法,我也很赞成,希望你能处处忍让,最好不要闹出什么事来。因为闹出事,对你,对她,对你们,对监区所有参战的女犯们,对我,对监狱一方,都不好,除了受伤,处分,得不到任何结果。做任何事情之前,你们都要自己好好想一想,这样做会有什么结果?结果是不是你想要的。”
  日期:2015-07-13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