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39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升职的,调到更好的位置的,抑制不住的兴奋。
  没有升职的,原地踏步的,抑制不住的失望。
  当然,我也是。
  而被处分的,则是抑制不住的不甘。
  我当然也是,我很失望,因为我去了X校学习回来,如今那些曾经和我一起去过X校回来的,她们都升职了,唯独我,没有。
  我甚至有点气愤。
  这不是玩我嘛!
  没想到,这真不是玩我,监狱长让大家安静后,说:“下面,还有几位同志。”
  台下还没念到名字,没得到的,洗耳恭听。
  念了三个人的调动后,终于,等来了我,终于,是我。
  监狱长说道:“B监区管教,监狱心理辅导员,张帆,表现优异,即日起,调任为小队长。不过,张帆因工作时间短,没有达到标准,任,代理小队长。”
  顿时,一种幸福感击晕了我,很多人,熬了很多年,例如我们监区的黄榕榕,李殿珊她们,熬了二三十年,都快退休了年纪了,还是个管教。
  而我,才进来半年,就升职了,我怎么不高兴。
  就算是代理,也说明了,升职了。
  前途一片光明。
  以后我的职权会更大。
  散会的时候,我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狂喜。
  真是太好了,我升职了。

  没想到我这样的货色,居然也能升职,而且我才进来半年啊。
  靠。
  难道说,是贺兰婷的帮助吗。
  可如果不是她,我如何能上去?
  看来,请表姐吃饭,值。
  不过真的挺贵。
  个把月的请她一次还成,要是每周出去都请她吃,我真会破产。
  散会的时候,康雪走到我旁边,对我说:“恭喜。”

  只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我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
  是高兴?
  还是郁闷。
  她想什么我不知道,马玲肯定是不太高兴的,她很失望,没有她的份,她没有恭喜我,脸上写着不爽。
  马玲这种喜怒形于色的没脑子的人,容易对付。

  但是喜怒不形于色把各种心情都可以掩饰得很好的康雪,就难了。
  我们监区认识我的,过来对我说恭喜。
  我都一一答谢了。
  朱丽花从我面前经过,面无表情。
  看都不看我。
  哟,你丫的,我升职了,个个都来跟我道贺,你这跟我那么熟的,我升职了你还没点反应了。
  我趾高气扬的走到她面前,看着她,然后说:“花姐好像被男朋友甩了?”
  朱丽花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被男朋友甩了?”
  我说:“是真的被甩了?我说怪不得你今天好像心情很不开朗。”
  朱丽花说:“开朗不开朗,又关你什么事。”
  我说:“哟,行,不关我事。话说,花姐,我升职了,你从我面前过,你也不道贺一声,你这是不是在嫉妒我?”
  朱丽花呵呵一声,说:“你升职关我什么事?”
  我说:“哟,我们是不是朋友?”
  朱丽花说:“我才不做你这种人的朋友。”

  我说:“我靠我怎么得罪你了,你口口声声的都要贬低我。”
  朱丽花说:“恭喜你,以后有更大的权利捞到钱了。”
  原来,她是在鄙视我。
  她是从心里,彻底的鄙视我。
  花姐,其实我是有苦衷的。
  其实,我是卧底。

  我说:“呵呵,谢谢你的祝贺。我也祝你和你男朋友早日和好。”
  朱丽花说:“那也不关你事了。”
  说完她走向她们防暴中队那边了。
  被人瞧不起的感觉,真是不爽啊,尤其是朱丽花。
  想当时,我和她,那么的亲昵亲密,两人都已经动手动脚了,而且她自己虽然凶,但是距离我也越来越近了,谁知后来让她知道我大肆捞钱,结果让她从心底彻底的鄙视我了。
  既然鄙视,她选择了远离,从心里产生的反感和厌恶,让她不想靠近我。
  哪怕她再喜欢我,一旦想到我这人这样子捞钱,她就控制住自己不靠近了。
  靠。
  如果那天,在训练擒拿的礼堂上把她给办了,那么,她现在还会这么对我吗?
  一定是又爱又恨,不想靠近我,却又放不下,所以还是要靠近我那样吧。
  回到了办公室,心里还是没有平静下来。
  升职了,我做不到心静如水。
  心想,一般升职了是不是要请客吃饭什么的啊。

  对啊,这是应该做的吧。
  还是找徐男商量一下。
  我去监区找了徐男。
  徐男和我出外面抽烟,徐男对我说:“恭喜你啊,这次是真升职了。”
  我说:“谢谢你,男哥。”
  徐男给我点上烟:“那以后,队长可要对我多多关照啊。”
  我说:“一定一定。”
  从小管教,变成了队长。

  徐男和我说话,整一个左一句张队长,又一句张队长的。
  我曾看过一本书,是清朝写的,官场现形记。是一本晚清谴责小说,作者叫李伯元。小说最早在陈所发行的《世界繁华报》上连载,共五编60回,是近代第一部在报刊上连载并取得社会轰动效应的长篇章回小说。它由30多个相对独立的官场故事联缀起来,涉及清政府中上自皇帝、下至佐杂小吏等,描写的就是晚清官场现实的风气。
  其中一段是这样:刘藩司和湍制台都是官场上混的,曾是把兄弟,换过帖子的,规矩是,把兄弟一朝做了堂属,是要缴帖的。刘藩司陛见进京,路过武昌,就把从前湍制台同他换的那副帖子找了出来,拿了红封套套好,等到上衙门的时候,交代了巡捕官,说是缴还宪帖。巡捕官拿了进去。湍制台先看手本,晓得是他到了,连忙叫“请”。巡捕官又把缴帖的话回明。湍制台偏要拉交情,便道:“我同刘大人交非泛泛。你去同他说,若论皇上家的公事,我亦不能不公办;至于这帖子,他一定要还我,我却不敢当。总而言之:我们私底下见面,总还是把兄弟。”巡捕官遵谕,传话出来。刘藩司无奈,只得受了宪帖,跟着手本上去。见面之后,无非先行他的官礼。湍制台异常亲热。刘藩台年纪大,湍制台年纪小,所以湍制台竟其口口声声称刘藩台为大哥,自己称小弟。

  这看来,湍制台貌似很尊敬自己的老大哥,实际上,人家升职了,官位比之前也比刘藩司高了,这说不交帖,无非表面的推脱,谁曾想,刘藩司还当真以为他很兄弟。后来刘藩司就遭遇了湍制台的冷眼。
  就如同我,升上来了,徐男也懂规矩,再也不敢口口声声张帆张帆的,直接就恭恭敬敬叫职位名称了。
  例如,徐男是和我称兄道弟的,但是如果哪天她突然上去了,做了指导员,或者监区长,我只能开口叫徐指导员,徐监区长,哪还能勾肩搭背的徐男徐男的叫。
  混久了,果然都成了精。
  我还是客气道:“男哥,咱之间,不需要那么客气那一套。”
  徐男说:“好好好,张队长。”
  我问徐男道:“问个事啊,男哥。”

  徐男说:“张队长请说。”
  我问道:“平时升职了,不都要请客嘛在外面打工的那些,那我现在升职了,是不是也该请客吃饭什么什么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