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39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行行行,我不问就是。那个摄像头,其实是要连着线的,220V的插电就可以用,而且是循环拍摄,自动存储,只要插上电,就可以循环拍摄,而且只有那么小,很小,很难被发现的。”

  说完后,我问道:“你想监室别人?”
  贺兰婷说道:“别问那么多!帮我买两个。我有用。”
  我说:“你要去偷拍帅哥?”
  贺兰婷说:“再多嘴,滚下车。”
  我不敢多嘴了。
  想想那喝酒喝醉了,然后跟着上车对贺兰婷说自己想她想得好痛苦的文浩,我突然心生一些怜悯感。

  想当年,我在前女友面前,也曾是如此。
  前女友背叛,我也歇斯底里过,自讨没趣过,苦苦挽回过,不过,全都是无效的。
  一直到现在,我才明白,这样子挽回女朋友,是最没用的,例如夏拉,她是犯贱,她这么对付我,如果我去苦苦挽回,我估计很大的可能性就如同前女友对曾经的我,也如同刚才的贺兰婷对文浩说的一样:我们已经不可能了。
  男人啊,还是要有骨气一点。
  艹,女人走了就走了呗,再找一个就是了,哪怕多么的放不下,也必须要学会放下,无论这有多难。
  妈的,女人狠心起来,比男人可要狠多了,我不知不觉的换位,把文浩当成了自己,假如我是文浩,贺兰婷如此对我,我该如何?
  如果是我,行,你像夏拉一样找个男人来气我,我得,我就跟之前找谢丹阳去气夏拉一样,也找一个去气你,谁怕谁。
  不过,最好的办法不是去气死她,而是,心里完全的放下,不当一回事,行,你找别的男人气我,我无所谓,我该干嘛干嘛,人心如此险恶,要把自己内心变得强大,才会百毒不侵。

  正想着,贺兰婷突然停车说:“去便利店给我买瓶水。”
  我突然对她整天的这样催促我干这个干那个的当我是丫头一样使唤的方式有点反感,我看了看她。
  正看她间,她大声道:“你聋了吗!去给我买瓶水!我口渴。”
  艹。
  得,我去买。
  我不和她吵架。
  我下了车,然后走近便利店,买了一瓶脉动,给钱,走出另外一个门,自己喝。
  然后拦了一部计程车,回去小镇。
  两分钟后,手机响了。
  果然,是贺兰婷。
  她催促道:“你是去他们仓库去拿水的吗?”
  我说道:“不好意思啊表姐,我口袋没钱了,现在正在取钱,你等一下,就好了。”
  然后她挂了电话。
  好玩,我就让你傻等,让你嚣张。
  一会儿后,她的电话又打了过来:“你死在取钱路上了吗?”
  我说:“哦,我没死,活得很好,正在回家的路上,我他妈还不伺候你了!”

  直接挂了电话。
  然后关机。
  气我,我也气死你。
  我原不该和她吵,可不知为什么,想到文浩,虽然文浩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就联想到曾经的自己,产生代入感,突然对她很恼火。
  只不过,有些事情我该替她做,因为我收了她的钱,受了她的恩,但是有些事,让我做没尊严的做牛做马的,我衡量着来做,他妈的你是救了我爸爸,可你难道让我去卖身,让我吃屎,我也要干吗。
  其实我受不了的是她那颐指气使的样子,感觉在她面前,连人格都低了她一等,她总是觉得自己高高在上,像奴隶主一样:你!去干这个!马上!

  艹,那么强势的女人,还特别的自我,做她男朋友,也挺难的。
  下班后,徐男来找了我。
  跟我汇报一些事,李姗娜的事。
  徐男跟我说:“她们监区派人来看了一次李姗娜,还带着一盒脑白金,表面是来探望,其实是来测试李姗娜是装的还是真疯。”
  我问徐男:“结果呢。”
  徐男说:“结果,李姗娜就这么傻傻的坐着,问也不说话,装傻。装疯。”
  我说:“很好,不过也不要装得太过分,偶尔回答一两个问题,看起来不像傻子,而让人感觉这人心智又不正常,那最好不过。因为这样一来,李姗娜半疯半傻,她们监区的人会推脱说李姗娜根本没疯,可实际上她又是有点疯傻的,可如果说她疯了,她又还挺会吃饭回答问题的。这样多好。记住啊,要会装啊。”

  徐男面露难色:“看起来不像傻子,让人又感觉这人心智不正常。怎么装?”
  我表演给她看,呆呆坐着,然后愣愣看着徐男,然后点了一支烟,抽烟,让人看着说,这厮还会抽烟啊,哪会是傻子。而不时的呵呵两声。
  徐男顿时脸色一变:“妈的你还是别装了!你装得真像,像重度精神分裂,看得我毛骨悚然的。比见鬼还可怕。你演疯子一定很像。”
  我说:“唉,没办法,我每天接触的心理病患者很多,这点表面表演,还是学得到的。你记着了,就这么让李姗娜,装。装傻,装疯。但不要歇斯底里啊,万一人家说李姗娜真疯了,怕人家外面的查,把她弄去哪里就麻烦了。”
  徐男说:“好。谨遵吩咐。”
  我说:“靠!别那么样子男哥,我们是铁哥们,不要什么谨遵吩咐什么的,我也不是你上级。”

  徐男偷偷在我耳边说:“我偷偷告诉你,小道消息,你准备升职了。”
  我嗤之以鼻,说:“艹,老久之前就说了,没去什么X校就说了,结果去了那里拿了证书,还不是这样。”
  徐男说:“这升职的事,都需要一个过渡期嘛。哪有那么快。”
  我说:“这种消息都是骗人的,你看,从过年前,到现在,多久了,经常说我要升职,结果狗屁没有。去死吧,别听这些。”
  徐男说:“这次估计是真的。”

  我说:“但愿如此吧。”
  徐男提早恭喜我道:“那我先恭喜你早日升职,到时候不要忘了我这哥们。”
  我说:“又说这种没用的废话,说真的如果这事是真的,我上去了我能忘得了你吗。我们是最亲密的战友,一条船上的蚂蚱,我不会抛弃你的男哥。”
  徐男说:“谢谢兄弟。”

  我说:“行了,我好饿,咱去吃饭吧。”
  徐男说:“我今天没空陪你去吃了,我答应了谢丹阳,陪着她出去买点东西。”
  我说:“你们两重色轻友。”
  徐男说:“你小子别得了便宜卖乖,不过我告诉你,就算你成了我上司,你要是对丹阳不好,不怪我对你不客气。其他的事情都可以商量,欺负谢丹阳就不行。”
  我说:“妈的男哥你有没有搞错,我和她,我怎么欺负她。你说我乱来,行,我承认,但是你们呢,你说谢丹阳乱来就算了,还找个女的。我这心里真不知道什么滋味。”

  徐男憋红了脸,说:“反正你不能对她不好就是。”
  我说:“行了行了,我有分寸的。你说她父母这么对我,我都忍过来了,我还要怎么对她,可是她自己都说我两很难有以后,让我不和其他女生谈,那也太霸道吧。”
  徐男说:“反正不能欺负她,她不高兴的,你不能做。”
  我问:“那你说,她觉得我怎么样,她不高兴?”
  徐男嘟嘟囔囔说:“这个,这个,我问了她才知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