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39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的发质非常好,黑亮顺直,如瀑布般垂下。她的脸型很漂亮,巴掌小脸,五官立体。线条柔和,清爽利落。她的鼻梁如西方人般高直,却兼有东方人的柔和。她的皮肤细腻白皙,由内自外散发着诱人的光华。她的嘴唇线条很美,嘴角上翘。她的身材修长苗条,丰胸细腰,恰到好处。但是最为漂亮的是那双大眼睛,晶莹透亮、深邃纯净,美得让人不敢直视。
  真是一个浑然天成的美貌女神。
  什么谢丹阳夏拉这些,都不能叫女神,而她,是实实在在的,女神。
  我在李姗娜面前,都没有这样的悸动。
  谁让我心动。

  以前能让我心动的女人很多,只要漂亮的就心动了。
  但是只有这个,贺兰婷,才是让我最为悸动。
  贺兰婷察觉到了我这样,微微抬起眼,问我道:“你看什么看?”
  我说:“表姐漂亮,我喜欢看。”
  贺兰婷拿着一包餐巾纸砸向我:“闭上你那张到处骗小女孩的臭嘴!”
  我一闪开,说:“我怎么骗小女孩了,我是好人。就算我和女人们混到一块,一个是为了监狱工作需要,一个是为了替你干活间谍需要,你还说呢,我为此还付出了我宝贵的贞操。”
  贺兰婷再次提醒我:“闭嘴。”
  我闭嘴了。
  好,我吃。
  贺兰婷问道:“那个电工怎么样了。”
  我说:“逃了,那家伙也是个胆小鬼,面对夏拉,康雪或者监区长这几个,可能有点胆子,但是一看到康雪找人,他就吓傻了。现在被我这么一吓,加上他自己弄了一笔钱,还不赶紧逃啊。”
  贺兰婷说:“你让他逃干什么,你为什么不先跟我汇报申请。”

  我奇怪的问:“不让他逃?哦!我明白了,你一定是想留着他,将来做证人,告翻她们?聪明啊表姐,你这点我还没想到。”
  谁知她却说:“我的意思是,让他被她们弄走,甚至杀死,你呢,拍下来,将来用这个视频,才能更快的整死她们。”
  我脸色为之一变:“表姐,你这也太狠了吧!”
  我自己都感到不寒而栗,妈的哪有这样的,人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就算不救得了他,也不能这么整死他吧。
  是,贺兰婷说的没错,如果能拍下来康雪带着黑衣帮去弄死电工,我们手上多了一份更快整死康雪的证据材料,可是这样子一来,死了一个电工。

  就算那个电工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这样子做,良心过得去吗。
  我看着贺兰婷,一下子没了胃口,说:“你怎么可以那么残忍。”
  贺兰婷盯了我,有好几秒,说:“你以为那个电工是好人?”
  我说:“就算不是好人,我们也不能这么干。这样还有人性吗。”
  贺兰婷说:“那个电工在他第一任妻子快临盆的时候,坚决要求妻子堕胎离婚,然后另取一个有钱人家的女儿,第一人妻子不肯,他用脚把妻子踹到流产,他的老母亲阻止他,他差点没打死他的母亲和他的妻子。后来救了回来,也离婚了,他家人都不要了,和有钱人家的女儿结婚,之后,骗了岳父上百万,说去投资,结果输光了,还包养了小三,东窗事发,被她们家人赶出家门被迫离婚。离婚后靠关系,进了电力部门工作,为了和监区长混在一起,不惜借债累累,这么多年的巨债,都是他的老母亲捡垃圾来还债。他算是还有一点良心,看到自己老母亲那么苦,在逃过了这一劫后,想逼迫监区长要一笔巨款,带着老母亲远走高飞。这样的人渣,留在世上,除了害人,有什么用?”

  我听完后,是觉得这人挺天杀的。
  我说:“是该死。可是我们没有剥夺别人生命的资格。”
  贺兰婷说:“留着这样的人在世上,只会害死更多的人,我们的监狱,不是慈善机构,不是养老院,是改造恶人的地方,有些人无法改造,他们就该灭绝,留在世上终是祸害。古代的明君用来控制臣下的,不过是两种权柄罢了。就是刑和德。什么叫刑、德?杀戮叫做刑,奖赏叫做德。既然德感化不了的恶人,留在世上,何用?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被害的对象是你的家人,你还会想留着他?借着她们的手,除掉了这个恶人,然后我们拿着证据,除掉一帮更大的祸害,这样子,不好?”

  听贺兰婷这么一说,我觉得,是有点在理。
  我说:“或许,你说的都是对的吧,不过我之前也不知道那个电工那么该死啊。再说了,我自己脑子也没你脑子好用,还说什么申请汇报,都那个时候了,我怎么申请汇报,就算我想得到那么一条毒计,我那时候情急之下,也实在想不到这么一手了。”
  贺兰婷说:“算了,现在人都放走了,说这些废话没用。”
  我问道:“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凭着那卷视频,去搞死康雪她们。”
  贺兰婷说道:“你真是天真。就算拍到她们说话,没有查到她们真正做这些事情的证据,能搞死她们吗?”
  我说:“靠!你又不早说!你早说的话,我就不那么拼命去拿这玩意了!”
  贺兰婷说:“这个还是挺有用的,将来收集够了证据,这些都能成为呈堂证供。你辛苦了。”
  我喝了一口酒:“总算说了一句好听的话。这酒挺好喝的。”
  贺兰婷说:“比上次那瓶好喝,比上次那瓶贵了一倍。”
  顿时,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脸色为之一变。
  贵了一倍。
  这么说,我今天带的钱都只够付这瓶酒钱了。
  贺兰婷看着我变色的脸,问:“怎么,心疼了,不舍得了。”
  我摇着头,说不出话了。
  贺兰婷说:“心疼就说,没关系。”
  我说:“说有什么用,以你的性格,我越说,你越点更贵的,我说挺好挺好,你可能还为我着想点便宜一点的。”
  贺兰婷说道:“在你的印象中,我这个人真是差劲得很啊。”

  我说:“是,某些方面的确差劲,差的一塌糊涂。我告诉你,我今天带的钱,可能不够。”
  贺兰婷说:“没关系,我可以借给你。”
  我求她说:“表姐啊,咱不要这样玩可以吗,你有钱我没钱啊,让我请吃饭,总不能按着你平时的标准来要求我。你看我,家里农村的,想买个面包车给我爸爸都买不起,然后你让我请你吃这几千几千的一顿饭,我实在顶不住啊!”
  贺兰婷说:“其实这瓶酒是我带过来的。”
  这下,我轻松了许多。
  还好,那么一来,我口袋里的钱,还有剩的。

  我拿着酒往杯子里倒:“其实我这个人很大方的,真的,你既然请我喝那么贵的酒,我也不废话了,这顿饭再贵,我一声都不会吭的!”
  日期:2015-07-11 17: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