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39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假装不好意思的看着康雪。
  康雪冷冷说道:“你是怎么绑着他?”
  我描述了一下。
  康雪又问:“既然你说绑好了,为什么那么轻松就逃脱了。”
  我说:“这个我真的不知道了。”
  康雪点点头,说:“好了,还有一件事,你这些天,说你生病了,让人给你请假了。可是我看你生龙活虎的,你能让主任给你请假。你能耐真是不小啊。”
  主任?
  政治处主任吗。
  政治处主任居然给我请假了,这太有意思了。

  这让我确认了另外一个事,政治处主任真的是贺兰婷的人。
  可是,政治处主任那么强悍的,怎么会被贺兰婷收于麾下了。
  我说:“我就是这两天很不舒服,尤其是昨天,上吐下泻的,然后就请假了,人生病了,就很想对自己好的人。我昨天就是很想夏拉。”
  我胡说八道着。
  康雪明显不相信,问我另外一个话题:“你和政治处主任是什么关系?”
  我啊了一下,说:“什么什么关系。”
  康雪说:“你别装傻!你们到底什么关系。”
  我说:“什么什么关系,我和她没有什么关系啊。”
  康雪冷笑一声,说:“你是不是连政治处主任这样的,都下手了啊。”
  我奇怪了:“你说什么。”
  康雪说:“你是不是和她有什么的。”
  我明白了,康雪指的是,我和政治处主任,也跟她一样,有了那一层的身体关系了。
  康雪之所以这么想,也并不奇怪,因为以我的资历,想靠近政治处主任,何其困难,而她不得不这么想,是因为觉得我之所以和政治处主任那么好,她帮我说话弄我去X校学习,还帮我请假什么的,一定是说我和政治处主任有了身体的那层关系,所以才那么亲密。
  见我没说话。
  康雪说:“我说呢,原来你能耐真不小啊。怪不得这段时间连我都不找了。”
  唉,想当初刚进来,回忆起半年前,完全是因为自己没接触过什么女人,也没有什么资源,所以对她动心,特别的悸动,是难免的。

  而现在面对她,我当然还是有感觉的,只不过自从知道她心里的阴暗和狠毒之后,我就有点反感了,再加上我身边美女资源众多,少她一个不少,多她一个不多,我无所谓,所以我怎么可能找她,连夏拉我都不放在眼里和心里,再加上,她是一个老女人,对我来说,的确是如此。
  吃干抹净后,难免有些心里不舒服。
  就她这样,我都反感,更何况是政治处主任那老家伙了。
  只是我不知道怎么反驳,她既然如此认为,我除了说:“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之外,我真的不知道如何解释自己。
  康雪道:“我真是小看你了,你真是为了前途,不折手段啊。”

  这句话当然是损我。
  我急忙卑躬屈膝:“康指导,我没有,我只是跟她有点小认识。其实,我都是想你比较多的,可是你啊,好忙啊。康指导,你看你都瘦了那么多了,我想找你,你都没空理我啊。”
  听我说软话,康雪没有了那么气愤,只是盯着我,眼睛里依然带着不小的怒火。
  我见我的软话有了点成效,马上的继续拍马屁:“指导员,你啊,太劳累了,瘦了不少吧,看你都憔悴这样子。我都有些心疼啊。指导员,这些天,我也挺想你的,可是你总是冷冰冰的,很酷的样子,我都不知道怎么在你面前说什么。有时候我想你吧,特别是在自己办公室,我也不敢直接跑到你办公室说康姐我好想你呀想抱抱你。那你不来找我,我也不敢去找你呀。”
  康雪怒火消了,但依旧很冷静,没被我的糖衣炮弹击倒,问:“你和主任,真的是没什么?”
  我说:“真的没有什么,我就是平时嘴巴甜一点而已,指导员你也知道,我除了这张嘴会讲一点话,有啥本事的。兴许主任就是觉得我挺礼貌的,然后对我就好一点点。你说什么那层关系,其实,在里面,我除了你身体,我谁都没想。再说了,里面那么多女人,也只有你最吸引人了。”
  康雪眼睛里闪过一丝不轻易察觉的得意,是的,女人啊,谁不喜欢听人家夸自己啊,尤其是漂亮。
  这是女人的软肋。
  就算明知道话是假的,但是她们依然受用。
  康雪问我:“你没给她送过什么东西。”
  我说:“没有送过。”

  康雪看了看我,说:“你要是说假话,别怪我以后对你不客气。”
  我急忙说:“康姐我哪敢呀,康姐,你看我们都好久了,我挺想你的。”
  她一扭头,说:“我有时间会找你。早点养好病,回去上班。”
  我说:“是,谢谢康姐。”
  没办法啊,我还是她的兵,她在监狱里的能量,依然是大大的,如今的我,得罪不起。
  就算要跟她火拼,也要讲策略和战术,不能一下子就冲上去拼个血流成河你死我活,那样一来,杀敌一万也要自损八千,何必呢?
  忍一时风平浪静。
  为了用最小的力气和精力,夺取最大最彻底的胜利,我忍,我忍忍忍,我装,我装装装!

  康雪走向那边,回去夏拉面前。
  她和夏拉说了一些话,然后安慰了夏拉一番。
  接着,她带着四个假警察要走了。
  对我们说:“表姐要去送送刘队,你们自己吃午饭,张帆,夏拉就拜托你了。”
  我说:“没问题康指导员。”
  康雪上了车,几个假警察也上了车,然后他们就走了。
  我问夏拉,“你表姐都对你说了一些什么。”
  夏拉说:“她安慰了我。说以后要小心一点,让我暂时不要来这里住了。”
  我问:“这样子啊,那你去哪里住。”
  夏拉说:“看看吧。”
  我说:“哦。行了,那没什么了我就先走了。”
  夏拉问:“去哪?”
  我说:“去医院,我不舒服。本来就请假出来的。”
  夏拉说:“今天陪陪我嘛,我想搬东西去公司,然后搬去泡泡那里住。”
  靠,我都说我不舒服我病了去医院,居然还想着让我先陪她帮她搬东西去她朋友那里。
  真是自私。

  我说:“你有病是不是,我不舒服你还让我去给你扛东西。”
  夏拉不高兴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我说:“你有病!”
  说完我转身就走。

  夏拉喊道:“张帆!以后不要来找我,我们不要再联系了!”
  神经病。
  她以为我昨天是想她了来找她了,真是自以为是。
  我上了公交车。
  见她也转身气着回去了。

  我要去小镇上,但是还是要转车。
  下了公交车要转车,我习惯性的警惕看看后面,奇怪了,刚才有一辆商务车一直跟着我坐的公交车,而现在,那辆公交车已经走了,这辆商务车却停在了路边。
  基于习惯的警惕,我留多了一个心眼,故意的上了一辆去别的地方的公交车。
  然后我坐在后面那一排,往后面看去。
  艹。
  那辆商务车,确实是跟着我的。
  妈妈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