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38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我早有准备,她那边那半瓶是放药的,我这边这瓶是没有的。
  我急忙自己倒酒,我说:“我来就行了。”
  然后倒酒,然后夏拉看了看墙上时间,说:“那我们喝了这半杯,出去给我表姐打电话吧。万一那个人逃了,我好害怕以后。”
  我说:“行,那就喝完走吧。”

  我心想她怎么还不挂啊。
  夏拉看着我,眼睛开始有点迷糊了,她说:“以后不许你再和别的女孩子那样子。我不舒服。”
  这就是手段,所谓的对你痴情,苦苦等待,你的回心转意,这种故事只能在电视上演。
  我说:“好好好好。”
  夏拉又说:“那你说你那个人,那个和你出来的女人,是谁。”
  我看着她差不多趴下了,说:“好好好好。”
  她晃了晃,却没倒下,靠了。
  她竟然拿起杯子,自己又喝了一口,然后说:“好好好好,那你说呀。”
  这种口气,有种质问的意思,我真想踹她一脚,竟然敢用这种口气对老子说话。
  我说:“好好好好。那个啊,那个女人的啊,哎我是在哪里认识的啊。”
  我一边注视她一边说。

  夏拉的头已经像吃米的鸡一样往下摆:“哪里认识,她是追求你啊。”
  我说:“是啊,我忘了哪里认识,反正她追求我啊,为了追我,送车啊,送房子啊,差点连爸爸妈妈都拿去卖了送我。”
  我一边看她一边胡扯,最后,她终于坚持不住:“我头好晕,喝多了。”
  说着她啪嗒下去,磕在了饭桌上。
  这声响还挺大。
  妈的,终于挂了,耗了我这么长时间,我还一直担心康雪突然回家了我就难以逃脱了。

  我马上的站起来,去把夏拉扛进她房间,然后放倒她在床上,脱了她鞋子,给她盖上被子。
  出来她房间,我看看康雪紧闭的房间门,我心想,康雪房间里一定有很多我想要的东西,也许一切我一直解不开的谜,全部的答案就都在她的房间里。
  弄不开。
  靠。

  都是反锁的。
  真想一脚踹开。
  不管了,先去弄到资料再说。
  我赶紧的下楼出了小区,然后打的士,妈的的士没有,拦了一部摩的,飞向北城区旺角那个地方。
  按着手机上电工说的那位置,找到了那个工厂对面的那栋民宅,这边很多零食小工厂,瓜子厂,什么饼干厂,蛋糕厂那些,这些民宅,都是专门租给这边工厂打工的。
  便宜,小,方便。
  我找到了电工所住的那个房子,开了锁,进去了。
  按他说的位置,找到了那些硬盘,都放在这里。

  看起来,这些视频资料,全都是放在这里的。
  靠。
  我说啊,就电工这个智商,真的,怎么和康雪她们斗啊。
  我上次为了保险,和姓崔的干起来,偷拍的那些视频,我一些是复制偷偷放在网上,一些让徐男放着,后来还弄了一些存到别的地方。
  如果我是电工,至少找个人放在那个人那里,然后再去勒索也不迟啊。

  没脑子真可怕。
  我收起了硬盘,而且那些硬盘还是原始的监控专门用的那些,装了一个大袋子,电工啊电工,你就不懂得弄到小U盘里面去啊。
  在装着袋子的时候,我看到民宅下面的外面的门开了,一些熟悉的身影进来。
  我艹。

  短寸头,黑色衣服。
  一个个看起来很干练健壮。
  黑衣帮。
  十有八九就是找到了电工所在的位置。
  他妈的这也太快了,还好我抢先了一步,最好的是,还好没有刚好碰见他们,不管是我先来还是他们先来,万一一起在这里碰面,被干掉的,也许就是我了。

  我赶紧的装好后,整理好房间,然后出了外面轻轻反锁上了门。
  赶紧跑下去二楼下面,找了一个位置躲起来。
  接着,我听见脚步声上去了。
  我原本想着说他们上去我就马上溜之大吉。
  可是我又怕他们刚好看见我提着一个袋子出去大门外的身影,那样还不是害死自己。

  而我偷偷往下看的时候。
  才发现,黑衣帮真不是一般小混混能及得上。
  他们留了一个人在看着下面的门,警惕的盯梢。
  幸好啊没有直接跑下去。
  可是,这么呆着,对我的形势很不利。
  我马上看着二楼走廊的那一头,那一头好像连着另外那一栋,我猫着腰,轻轻走到了尽头。
  果然是连着另外一栋的。
  过去了那一栋,然后从那边下了楼。
  出了大门,我转个转角去了大路外,打了一个摩的,飞奔回去沙镇青年旅社。
  先把这些玩意放了再说。
  妈的摩的回去小镇的路上,我的小心脏还在扑通扑通的。

  吓死人了。
  玩这些东西,真是豁出命来玩的,似乎是刺激,可如果一旦有点错失,可把命都搭上去。
  可我想的另外一个是,妈的,这帮人怎么来得如此之快,难道他们找到了在地下室的电工?
  这,有点可能,但是可能性不大。
  如果真的发现那个电工在下面那里,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才出去抓电工说藏视频资料的地方呢。
  那么,他们应该是以另外一种方式,找到了电工的藏身之所。
  至于是什么办法,我就不晓得了,我只知道的是,黑衣帮很厉害,很神通广大。
  加上康雪这几个人的头脑,和一些手段科技,只要电工和他们联系,找到电工藏身之地,不难。
  我想,如果我放走了电工,他还敢去问康雪要余下的钱,那么,他死定了。
  我一定要吓走电工,不然,他那个智商和头脑,定然白白送命。
  回到了青年旅社,我放好了视频资料,先不管电工,先拿出一份视频看,果然如他们所说,里面确确实实记录的,是康雪和监区长的一段对话。
  我如获珍宝,马上上传一份到邮箱发给贺兰婷。
  接着,把这一切都弄好后,我赶紧的去北城旺角。

  到了旺角,开门进那民宅,然后开了地下室的门。
  走到最下边。
  好在。
  电工还在,还是被捆着。
  还是保持我走之前的那样子,他看到了我,嘴里呜呜的叫着不停,眼里冒着恐惧的光芒。
  他是怕我回来杀人灭口了。
  我查看了一下,看来他也不老实啊,明显的后面有他努力想要摩擦把绳子弄断的痕迹,居然想逃跑,想得真美啊。
  我说:“视频我都弄到了。”
  然后我把他的嘴里的那块堵塞他嘴的窗帘布弄掉。
  他哀求我道:“求你,放了我吧,所有的视频都给你了,求你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日期:2015-07-10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