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37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我他妈的刚才说了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他吗的还抽。给我滚!”

  真是惹我生气。
  夏拉又发信息过来:吃吗?
  吃你吗。当然吃啊。
  今晚我就吃你啊。
  我站起来,去买单,丽丽急忙去抢着把单买了。
  我看着她买了单,火气下了一些。
  出了外面的街道上,看到一对情侣走过我面前,那个男的侧面,竟然有点像夏拉发给我气我的和一个男的合照的那个男的。
  随即升起一阵反感。
  我掏出手机,回复夏拉信息:不。
  然后丽丽在旁边看到后,问我:“是不是有谁找你,就不想理我了。”

  我说:“我很讨厌女人抽烟。”
  丽丽说:“那我以后不在你面前抽了。”
  她说着就要上来挽住我的手,我轻轻推开,说:“不许碰我。”
  她穿成这样,打扮成这样,虽然漂亮,可是,怎么看都不是个正经女人,我不想丢人。
  丽丽嘟着嘴问:“怎么了嘛,还生气啊。”
  我说:“是生气,为了对你惩罚,半个小时内不许碰我。”
  丽丽还认真的掏出了手机看,说:“好。”
  丽丽跟着我走在身后,走了一会儿,她问我:“去哪儿。”
  我说:“我去睡觉。”

  她说:“哦。”
  一会儿,她弱弱问我:“那我,可以也去吗?”
  我没有回答。
  她见我没有回答,跟了我一会儿后,说:“是不是不想我去。”

  我说:“随你便。”
  她站住了。
  不跟着我走了。
  得,你不跟也行,我不求你。
  我马上去找夏拉。
  我看你多牛。
  结果她还是疾走跟了上来,高跟鞋哒哒哒的路人都看着过来。
  她上来和我平行走在一起,说:“你到底想不想我一起呀。”
  我说:“如果你听话的话,我考虑带着你一起。”
  丽丽又嘟了嘟嘴说:“我怎么不听话了嘛。”

  我说:“别那么多话,我很困,刚才喝了很多酒。”
  丽丽问我:“你是不是来夜宵之前,就喝了很多酒。”
  我说:“行了你别问了可以吗?”
  她只好老实的跟在我身后。
  去一家便捷酒店开了一间房。
  上房间后,我就倒在了床上,今天和彩姐一起,喝了不少酒了,然后又到了夜宵摊,喝了几瓶啤酒。
  很累。

  晕沉沉的。
  丽丽把包放好后,然后坐下来,然后卸妆,洗脸刷牙洗澡。
  洗干净后,她披着浴巾,躺在我身旁,叫醒睡得迷迷糊糊的我:“哎起来去洗澡啦。”
  我睁开迷糊的双眼,正好被尿憋着。
  正要起来,看见丽丽脸色一变,问我:“你!身上的味道!是彩姐的!”
  我一个激灵急忙坐起来。
  她竟然反应如此剧烈,是的,我身上的香味,应该是彩姐留给我的,因为刚才在清吧里,我抱过她。
  丽丽马上问我:“是彩姐,是吗!”
  我说:“我不知道,刚才在酒吧喝酒,人很多。”
  丽丽伸着头过来,闻了闻我的颈部,后背衣服等地方,说:“你别骗我了,你抱过她。”
  我靠,女人怎么那么厉害的。
  丽丽是,柳智慧更是。
  我问:“这你都闻的出来?你不是说彩姐什么厉害什么的,我怎么可能和她攀上关系呢?我在酒吧,是抱了一些女人,可谁知道哪个是彩姐的。”
  丽丽不相信我的话,说:“你不用骗我,彩姐的香水味,是独有的,她的香水,都是奢侈品xx品牌独一无二的限量版,甚至明星都用不上。一定是彩姐。”

  我忙解释:“我真不懂啊,刚才在酒吧,也不知道谁抱了我。”
  丽丽说:“彩姐不是你可以碰的起的,你自己小心,她会杀你。”
  我呵呵笑了笑:“我又不认识她,她杀我干嘛。”
  丽丽说道:“彩姐,比你想象中的,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可怕,很多。”
  我说:“少瞎扯了什么彩姐彩姐,谁认识啊。洗澡睡觉。”
  洗完澡,出来。
  两人躺在一起,我很累,随即看看她,她抱过来。

  我说:“明天再说,我好困。”
  就这样她抱着我睡了。
  第二天起来,我起来的时候天刚亮。
  我就要去上班了。
  她还在睡着。
  我摇了摇她,说我要去上班了。
  没有回音。
  看着她,没穿什么衣服睡觉。
  我一下子有了感觉。
  就想动她,谁知她在睡梦中,反应强烈,她想睡,就是不给我碰。
  妈的气得我一下子推开她。
  算了,让你睡。
  我气呼呼爬起来去上班。
  上班都是日复一日了,感觉每天在耗费时间,每天去晃荡一圈,如果有人来看病,就给她们看看,没人的话,就去B监区晃荡一下,然后就等下班走人。
  我和徐男吃午饭的时候,我问徐男最近指导员消瘦不少,到底怎么了。
  徐男说:“我也不知道。”
  我说:“那指导员最近都很少下来,为什么。”
  徐男说:“我更不知道。”
  好吧,你他妈的什么都不知道。
  我也是什么也不知道。
  一切,都只能靠我自己去挖掘。
  这是一项也许终其一生都寻找不到答案和结局的巨大项目。
  可是没想到,山穷水路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在下班后回去小镇上,看到丽丽给我打了几个未接电话,我正生气呐,居然不给我碰,干脆不回复。
  打开了监控。
  依旧没有什么东西可看的。
  看看夏拉的电话,谢丹阳的电话,算了,我一个都不打,我要高傲的发霉。

  我出了房间,戴上帽子,一个人下去逛。
  逛着的时候,看到一部眼熟的银色轿车开过去,我看了号码牌我知道,那个是我们指导员和监区长经常开的车。
  只见监区长一个人开车。
  缓缓的行驶到街尾停车。

  我想跟踪她。
  我们监区长下了车,锁好车后,背着包,走进了一家书店。
  是那家我买过书的书店。
  她上了二楼。
  我跟上去。
  却见上面还有一个人,也戴着帽子,是鸭舌帽,貌似在跟踪监区长。
  我靠,这还有人跟着她。
  我晕,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家伙身材中等,有点健壮。
  我不动声响,跟着后面。
  这如同上次我和谢丹阳开车跟踪黄文正一样,而中间,钱进派人跟在了前面。
  到了上面后,二楼也是书。

  监区长走到了角落,最后面那里,那个鸭舌帽也跟着到了后面。
  然后监区长在谨慎的回头时,鸭舌帽急忙躲在了书架后面。
  我离得远假装看看书就行。
  监区长看看,发现没有什么可疑的,掏出钥匙开门,一推,推开了门。
  靠,这里别有洞天啊。
  这个书店的二楼,是通往哪里的?
  我很好奇。

  这个书店的后面,是巷子?我记得,这个书店离那个通往梦柔酒店的巷子和梦柔酒店并不远。
  难道说,这里是通往梦柔酒店的吗。
  当监区长进去里面后,正要关上门时,鸭舌帽突然冲上去撞开,然后碰的关上了门。
  我靠。
  我马上跑过去,用手推了推门,已经反锁了。
  里面有声音。
  我用耳朵靠门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