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37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呵呵,算是,也算不是,不知道怎么说。”
  问完这句,彩姐闭上眼睛,轻轻随音乐节奏晃着头吟唱歌曲。
  喝了有点多。
  因为彩姐都不说话,听着歌,唱着歌,然后喝酒。

  就是这样而已。
  我的手机来了几条信息,我全都没看。
  估计是夏拉的。
  她在吃醋,吃我和谢丹阳在一起的醋。
  活该,谁让她先气我。
  我正要翻手机看信息的时候,彩姐迷离了眼睛,她喝了更多,对我说:“你能不能到我这边,我想借你肩膀。”
  当然可以。
  我坐了过去,靠着墙,两人都靠着墙壁。
  彩姐轻轻的靠在了我的肩膀上。
  她身体上,洒了香水,一种很独特气味的香水,闻了让人有点意乱情迷。
  我伸出手,搂住了她的肩膀。
  她的身体很软,也很暖。
  她看着我,抬着头。

  我看着她那双性感的嘴唇,也有点蠢蠢欲动。
  她努力往我嘴上亲上来,我也要亲下去了。
  她的手机突然震动,在桌上响铃加震动。
  彩姐看了一眼来电号码,急忙拿了手机,对我说:“我还有事,如果这几天在这里见不到我,你下个月再来。”

  说完她赶紧出去了。
  怎么回事。
  在这么关键的千钧一发的时刻,竟然是这样的结局?
  她出去后,两个保镖跟出去了,然后她们上车,走了。
  我愣了一下,喝完了桌上的酒,然后叫来服务员,服务员说,已经买单了。

  我知道,彩姐来这里都是不用花钱的,或者是她花钱,但是一段时间给一次的。
  我出了清吧外,手机响着。
  估计是夏拉。
  行,刚好被彩姐挑动起来的感觉,就发在你身上。

  谁知掏出手机一看,给我打电话的却是丽丽。
  丽丽这时候找我有什么事?
  我接了电话,丽丽问我在哪。
  我说我在外面一个人游荡,找我何事。
  丽丽说:“我想找你聊聊天。想见见你。”
  我问她:“今晚没上班吗。”
  丽丽说:“酒店今晚突然被突击检查,姐妹幸好提前得到通知,全都没去上班。现在没能开业了。也许可能被查封了。”

  我大吃一惊。
  怪不得彩姐今晚憔悴如此。
  我忙说:“那你现在出来吧。我们找个地方聊聊。”
  丽丽说:“是我想你了。”
  我说:“行行行,我也想你了。你来吧。”
  丽丽说:“真的想我吗?”
  我说:“很想,想得不得了,想抱你了。”
  丽丽说:“嗯,那我过去,你在哪里。”
  我想到了隔壁那条街,有几家不错的便捷酒店,我给她发了地址过去。
  然后到了那里,我等了一下子,抽了两颗烟,她没到。
  有点饿,干脆找了一个夜宵摊,坐下来,点了炒粉,田螺,几瓶啤酒,边喝边等。
  喝了一瓶后,丽丽才姗姗来迟。
  而且还打了几个电话才找到的我。

  她刚到,我就骂着说:“我说了路对面有个大超市,你瞎了眼啊。”
  丽丽也不高兴了,坐下后,拉长着脸:“我都没吃饭,往这里过来,找不到只能给你电话,你还骂我。”
  我说:“你那么蠢我不骂你留着你干嘛。下次不懂你就手机导航。”
  她说:“我不会导航。”
  我问:“你会喝酒吗,会吃饭吗?会走路吗,会去死吗。”
  丽丽嘟着嘴:“你就不能说点好话。”
  我问她:“吃点什么。”
  她自己拿了菜单过来看,说:“我请你吃吧今晚的夜宵。”

  我说:“恭敬不如从命。”
  她也点了炒粉,还有两个小菜。
  喝了几口后,我问她:“怎么了,不上班?刚才你说你们酒店被查封,怎么回事?”
  丽丽说:“我们还没去上班,在七点钟就收到值班经理们的消息,说今晚休息。结果在八点多的时候,好多警察好多车子,包围了酒店,还有各个路口,小巷子什么的有好几百人,密密麻麻的,围的很多。那些人,都戴着头盔,带着电棍,枪,那个玻璃的什么,就这样的。”

  丽丽比划着,我说:“盾牌。”
  丽丽忙说:“嗯嗯是盾牌。三十多辆车。因为我们事先得到休息的消息,没有被抓到什么,可是后面消防的也来了,说我们酒店消防不过关,勒令停业整顿。”
  我说:“难道要扫你们了。”
  丽丽说:“可是对面的云天阁,很多家,那些镇上没有一家停着的,等这些人一走,他们就开业了。”

  我想了想说:“难道说,你们酒店被人举报了?”
  丽丽说:“姐妹们都说,是云天阁联合各家酒店的老板,因为眼红我们,所以联合起来,在背后找人,要对付我们的梦柔酒店。”
  怪不得,刚才彩姐如此的憔悴,一下子被镇上那么多个酒店的老板联合起来整,还被整得停业整顿了,她不烦恼才怪。
  我问:“那么,整顿消防要多久?”
  丽丽说:“这个他们没有说。很多姐妹都说等,不走。彩姐对我们那么好,我们不能一下子就走了。要等一段时间。”

  所谓的消防不过关,也不过个借口而已,总之,有人想叫你关门,你就得关门。
  我呵呵了一声,说:“看来你们酒店是挺麻烦的了。那你打算怎么办?”
  丽丽说:“我也和姐妹们一起啊,先等等看吧。如果实在不行,再想别的。”
  丽丽说的所谓别的,就是跳槽了。
  像她这样的条件,跳去别的酒店,不会是什么难事。
  不过这个彩姐,能量大到让这群人,酒店都停业了钱都拿不到了还死心塌地留着,果然厉害。
  我问丽丽:“那么,有没有听说,什么时候才整顿完。”
  丽丽摇摇头说:“我哪会知道这些。”
  我又问:“那么,你们的老板们呢?”
  丽丽说:“老板啊,没有一个露脸的,都是值班经理在。”
  也对,这种被抓的被检查的关键时候,有哪个傻子老板会跳出去啊。识相的,都该默默在幕后,走关系,做工作。
  丽丽又说:“如果我是老板,我也躲起来了。”
  说着,她拿出一根细细的烟点了抽起来。
  她本身穿着就少,很多人都往这边看,再加上叼着一根烟,这都成了什么样。
  我说:“跟我在一起,就别抽烟。”
  她看来心情也不太美丽,马上回嘴:“就抽一根也不行。我穿什么你都要说一下。”
  我瞪着她:“你刚才是在凶我吗?”
  丽丽说:“我哪敢。”
  看着她还不把烟丢掉,我听见手机有信息来了,我打算再给她一次机会:“你丢不丢烟。”
  她没说话。
  她沉默。
  她还抽了一口。
  我看着手机,夏拉发了一条信息来:你在做什么,我在忙着加班。
  我回复:哦。
  夏拉马上回复:你在外面?我们一起吃宵夜。
  我回复:再说。
  夏拉说:我去找你你在哪里。
  我抬起头看着丽丽说:“你给我滚。”
  丽丽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然后看着我的眼睛,她有点害怕,急忙丢掉了烟头,撒娇的说:“不要生气嘛好不好。我丢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