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37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如果不是李姗娜的什么人,那凭什么我来跟她要钱,她马上就说叫我拿帐号名字,说转钱呢。
  靠,这是不是骗人的啊。

  我拿出银行卡,编写了之后,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抽了两根烟后,我去查钱。
  惊愕。
  卡里果然已经到帐了一百万。

  这么诡异。
  这女孩,和李姗娜的关系,一定不一般。
  管不了那么多,这钱在我账上,我他妈的看着都心慌,万一不见咋办,万一被人偷偷转出去咋办,万一被黑客弄走咋办。
  赶紧给贺兰婷打了电话告诉她,贺兰婷二话不说,一个账户的信息到了我手机上。
  我给她转了八十万过去,发信息问她收到没,她不回我信息了。
  里面还有二十万。
  这钱,要如何处理呢?
  其实,我应该分朱丽花一份的,但是那个朱丽花,脊梁骨硬啊,有骨气啊,死活不要,行,那就只算徐男和沈月那些人的那份了。
  我给徐男十万,让她自己处理好了,我拿十万,ok,就这么着。
  我其实还算有点良心的。

  快到了和彩姐约好见面的那个点。
  我打的过去了清吧门口。
  在东张西望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大众越野车停在我面前。
  车窗徐徐降下。
  是彩姐。
  她说:“上车。”
  我赶紧过副驾驶座上了车。
  上车后,我看着彩姐,真是妖娆动人啊。

  这个身材,迷死男人饿死汉啊。
  彩姐也看着我,问:“你就穿这个去打球?”
  是的,我穿着牛仔裤,T恤,我问她:“怎么了?”
  彩姐说:“打羽毛球,有羽毛球的运动装。”

  我看着彩姐,说:“你不也没穿吗?”
  彩姐指了指后座:“那里。”
  后座有一个专业的羽毛球拍包。
  我知道那个牌子,尤尼克斯。
  她车子的空间,好大啊。
  我说:“没关系,我穿这个就行了,你打得赢我再说。”
  彩姐说:“口气不小,挺自信啊。”
  我说:“一般一般全市第三。”
  彩姐笑了。
  我问:“这么晚了,天黑黑的,能看到球吗?都八点多了。”
  彩姐说:“我们在体育馆打,里面有灯。”
  我说:“那么厉害。”
  彩姐放了一首歌,还是那些老歌,为爱痴狂。
  她这个年纪的,的确刚好听刘若英的。

  我自言自语:“为爱痴狂。”
  彩姐说:“你昨晚的话很有意思。”
  我问道:“哪句话?”
  彩姐说:“你说人和人的缘分,人和人相处。说的感情。”
  我说:“是的,也许我们都在找有着共同语言的另一半。有人说,爱情是两个相似的灵魂,在无限感觉中的和谐交融,在生活,审美,道德和价值观上的默契。说到底,爱情就是自己的价值在另外一半的身上的体现。”
  彩姐说:“是,共同语言,但是你说的这个共同语言,要共同在哪里?又要怎么找到这所谓的共同语言。”
  我说:“没办法,只能尽量多的相处,就跟买鞋子一样,看着好不一定适合,看着漂亮不一定舒服,自己都要试,试完了,才知道,也许那双好看的,穿起来特别漂亮的,并不合脚,而那双表面难看的,却是最舒适的。”
  彩姐问:“你的意思说,人谈恋爱,也可以找很多个对象,来试?”
  我说:“如果可以,我倒是想这么干。”
  彩姐笑了:“你还真诚实。你们男人都这么个想法吧。”
  我说:“这是找到最合适的人生伴侣的最高效的唯一的办法。而且还有可比性,比较了过后,才知道哪个更适合,如果错了,就马上分了。”
  彩姐问:“这么说,我也是你其中一个试验品?”
  我说:“不敢。我们,先做朋友吧。”
  彩姐说:“你的心理年纪,跟你的真正年纪,有点不大一样。”
  我问:“哪里不一样。”
  彩姐说:“成熟。有思想,尽管这些思想说出来并不好听,可人终究是自私的动物,你自私得很有个性。”
  我说:“谢谢夸奖。”
  到了羽毛球馆,我们打了球。
  打完球后,我们吃宵夜,然后分开,她开车回去,我回我自己的。
  连续几天,都是如此。
  彩姐不说送我回去过,我也不会说送她回去。
  但是我还是很谨慎,尽量和她分手后都不要回去小镇青年旅社。
  然后随便找个便捷酒店睡觉,然后第二天看看有没有跟踪的,确认没事后,再回去监狱。

  心累啊。
  第五天的晚上,我到了清吧的门口,原想和她在一起去打羽毛球的。
  我打羽毛球的技术已经很好,不过在彩姐面前,我只能算个小学生,她经常打羽毛球,很厉害。
  不过我最欣赏她打羽毛球的样子,很投入,很动人。
  一辆商务车停在了我的面前。
  顿时,我脸色大变。
  这商务车,我最他妈的熟悉不过,就是黑衣帮专门用的商务车。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莫不是我的身份被彩姐知道了,要找人灭了我了。
  我就要想逃,车门开了,跳下来的是一个保镖,接着彩姐出来,然后另一个保镖出来。

  还是那几个人。
  我不跑了,我先看看情况。
  彩姐看了看我,说:“进去吧。”
  我问:“去哪。”
  彩姐看看我,一脸憔悴,往清吧而去。

  我不知所以,跟着身后,然后我问我身边比我高一头的保镖大哥:“请问她怎么了?”
  保镖很酷,理都不理我。
  我又问后边另一个的那个,那个保镖瞪着我,瞪着我全身不舒服。
  我只好闭嘴。
  我们坐在了熟悉的那张彩姐经常坐的吧台上。
  彩姐今晚貌似受了什么心伤,一脸的疲惫。

  点了酒水后,她自然的端着杯子碰了我的的杯子,然后一饮而尽。
  接着,随着音乐,她轻轻哼着歌,还是那些老歌。
  既然她不想说,我也不会问。
  这些天的接触,我大概的摸透了她的一点秉性,她不喜欢那些突然闯到她身边的男人,她喜欢如同我这样的,慢慢渗透到她的世界中。

  而那些来敬酒,或者羽毛球场上来搭讪她的男人,行为和目的,太过于直接,暴露,这让她感到反感。
  不过,我的淡定,并不是与天俱来,而是,练出来的。
  当你自己身边有很多女人,你面对任何一个美女,你都能淡定了。
  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看,是夏拉。
  我干脆挂了电话。
  彩姐看了我这一动作,问我:“女朋友?”
  日期:2015-07-08 19:1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