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36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丹阳还是不说话。
  我介绍道:“这位是泡泡,是我们同事的妹妹,哦,是表妹的好朋友。”
  谢丹阳微微皱起眉:“哪位同事。”
  我说:“伟大的,无私的,高尚的,英明神武的,康雪康指导员。”

  谢丹阳说:“你的人脉真广。”
  我说:“个人爱好吧。有的人就不喜欢发展那么远。”
  谢丹阳说:“你的个人爱好,是美女就发展吧。”
  泡泡也笑了起来。
  然后笑完了之后,泡泡说:“你们还想吃什么,我请客吧。”
  我忙说:“不用不用。”
  泡泡说:“想请不如偶遇,一直想请你吃饭的,都没有空。”
  我说:“这么点小事,那还用请吃饭啊。”
  泡泡过去买单,然后还给我们加了几份甜品小吃。
  我说:“你这么样子我真的是不好意思的。”
  泡泡说:“你太客气了张帆,你都救过我,我这点算什么。”
  我说:“呵呵那都是他们的功劳。”
  本想提起夏拉,可是想到她竟然发一个男的合照来气我,干脆不问了。
  泡泡问我:“还想吃什么。”

  我说:“不吃了,够了,我们原本都吃饱了。”
  泡泡靠近说:“那我过去了呀,和你说久了,怕你女朋友吃醋。”
  我看了一眼低着头喝豆腐花的谢丹阳,说:“没关系,她也不是我女朋友。”
  泡泡说:“留一个电话吧。”
  我说:“这行啊,妈的总算有女的问我要号码了,平时干这事的都是我,都是我拉下脸,死皮赖脸问人家美女要号码。”
  泡泡一边存我号码一边说:“你给的是对的号码吧。”
  我说:“不知道。管他呢。”
  泡泡说:“那我先过去了,你们慢慢吃。”
  我说:“谢谢你请客啊泡泡。”
  泡泡对我微笑一下,然后过去那边了。
  原想问问她夏拉公司办公室做得如何的,可谢丹阳孤单的一人在那边,而且泡泡见谢丹阳在这里,以为是我女朋友,也实在聊不起来。
  坐了一会儿,吃完了后,谢丹阳说我们走了吧。

  我想,夏拉是的确不在或者已经走了,没辙,干脆也撤了吧。
  然后跟泡泡打了一个招呼后,我和谢丹阳离开了。
  上车后,谢丹阳说:“刚才那个女孩问你要号码?”
  我说:“怎么,你吃醋吗?话说,你也不是我女朋友,你吃醋什么。”

  谢丹阳手一扬,显得很大度的说:“我不会吃醋的。只是随便问问。”
  我嘿嘿笑了一下,说:“吃醋就吃醋,还找借口。话说,我们现在该去哪里。”
  谢丹阳说:“说了要聊聊明天的计划。”
  我掏出手机,说:“我先打个电话。”
  我给丽丽拨过去了一个电话,为了防止谢丹阳又要有点小情绪,干脆下了车再打过去。

  女人的心从来没有那么宽大。
  男人,也是如此。
  男女之间,所谓的大度,全是装的。
  给丽丽拨过去后,我跟丽丽说了一下计划,丽丽同意了。
  挂了电话后,我看见谢丹阳欲言又止的,我问:“你是不是想问我找谁去办这个事?”
  谢丹阳说:“不知道,我也不清楚你的计划。”
  我说:“我找个女孩,让她去那个车友会上,假装邂逅你的工程师黄文正,然后,让她带黄文正去一个唱歌包厢什么的,然后,我再弄点类似粉末状东西进包厢给放包厢桌上,然后拍下黄文正这副模样,你说你父母还会对他感兴趣吗?”
  谢丹阳问:“这样子?不需要找车了吗?”
  我说:“找什么车啊,你想个法子,让我找的那个女的混进去里面,然后邂逅就成了。”

  谢丹阳说:“这没什么,车友会都是交钱进去就可以了,只是我怕他们问起如果你找的人没车,不太好邂逅。”
  我想了想,妈的这个丽丽好像也不会开车啊,而且再去找一辆路虎给丽丽,万一出事了那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不行。
  我说:“明天看时机行事吧。”

  谢丹阳问我:“你找的那个女的,是什么人?”
  我不高兴了,说:“干嘛那么多嘴?是什么人我自己有分寸就行,问那么多。走啊!”
  谢丹阳说:“去哪。”
  我说:“这都几点了,去睡觉啊。”
  谢丹阳载着我去找一处酒店。

  我说:“对了,明天你干脆陪着我去x城吧,去找那个女囚的女儿。”
  谢丹阳有点不愿意。
  我说:“妈的,我替你跑腿就行,我告诉你明天如果我坐车过去,再回来,估计天都黑了。计划不能做成你不要怪我。”
  计划说是这么说,但是明天可能会有大变动,鬼知道黄文正会不会上钩,不过依我看来,男人嘛,都喜欢美女的,再说了,我让丽丽打扮得淑女一些,不过也要显露身材的那类打扮,我看黄文正上钩不上钩。
  其实设定的这个计划,错漏百出,只要有一个环节有点纰漏,那么就前功尽弃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我也不是诸葛亮,更没有那么大的能量。
  可怜了谢丹阳,每天被自己老妈这么逼着干这个干那个,我想,除非是谢丹阳老妈死了,否则谢丹阳这辈子都不得安宁。
  我们到一个家庭旅馆开了一间双人房。
  为什么是双人房,我也不知道。
  反正是谢丹阳开的。
  到了房间,我去洗澡出来,她也去洗了。
  谢丹阳在擦着头发的时候,两人对视一眼,然后此处省略三万字。

  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
  我一看,是贺兰婷,难道说她破译了我在康雪办公室拿到的那些系列号?
  我赶紧把手伸出去,从脱下的裤子裤带中掏出手机接了电话:“喂?你是不是破解了那些号码?”
  贺兰婷那边好像愣了一下,才问我:“你在跑步?”

  我才发现我还大喘着气,我说:“我刚做运动。”
  贺兰婷问:“这几点了你去做运动?”
  我说:“唉你管我做什么运动,你是不是破解了那些系列号?”
  贺兰婷问我:“你给我发的那些号码,你什么都不著明,我不知道你发这些来干嘛?”

  是哦,我给她发邮箱了这些表格的系列号,好像没跟她说清楚我发这个号码到底是从哪里得来的。
  我看了一眼下边的谢丹阳,算了,还是不要给外人知道的好。
  我说:“我会再发一次给你的,再见。”
  马上挂了电话。
  谢丹阳看着我,一脸疑问,我看得出,她是很想问我,谁的电话的,但是我是不可能会说的。
  刚挂了,又来了一个电话。
  是夏拉的。
  夏拉,突然给我电话,不是说分了不要再联系了吗。
  我的大脑运转起来。

  人没做一件事,都是有目的性的,都不会无缘无故的。
  她找我,难道说,泡泡已经告诉了夏拉我和谢丹阳在一起的事。
  有意思。
  我相信她的嘴,比媒体传播得还快。
  果然,当我喂了之后,夏拉问我:“听说你刚才在我们公司楼下吃东西。”
  我说:“对,请问有何指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