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36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采用厌恶疗法有两个关键之处,一是设法在患者梦游时唤醒治疗者,二是及时中断患者梦游行为。
  从前面的病因分析可以得知,梦游是精神压抑造成的,所以要根治梦游症状必须要做的是解除内心深处的压抑。其实要寻找梦游者的病因是非常简单的,梦游者的梦游行为十有八九代表了他内心深处的想法。那位丈夫把猎丨枪丨对准妻子,是在梦游中借助自己的意象来发泄内心的不满。如果梦游是夫妻间隐性冲突造成的,可参照本书第一篇中有关的自疗方法进行心理调整。解除患者内心深处的压抑感是治疗梦游症的关键之处。上述那位患者的妻子就必须与丈夫促膝谈心,努力解决存在的矛盾与冲突。

  事实上,梦游症在儿童中的发生率颇高,这些梦游往往是想念亲人所致。家长或孩子的管教者应给孩子更多的的温暖,关心、爱护他们,帮助他们解决一些具体问题,减少孩子对亲人的思念之情,有可能的话,应尽早让孩子与亲人相见,或通个电话、写封信,这些方法可有效地消除孩子对亲人的过分思念。
  我找到了治疗A监区那个梦游症病人的办法了!
  那就是,找到她的女儿,然后让她女儿联系她,这是最好最有效的办法。
  当晚我就在青年旅社过夜了。
  没想到的是,在躺下后,丽丽竟然给我打了电话,好多天她都没有联系我了,今天为何突然给我打电话,莫非有什么重要线索吗?
  我给丽丽回过去电话,问她有什么事。

  丽丽说:“都那么多天了,你都没找过我,压根啊,就没把我放心上。”
  是是是,我为什么要把你放在心上。
  不过,我嘴上还是哄着她说:“唉唉,这不是工作太忙了吗,根本就抽不开身,忙死我了!哎呀无语啊,天天上班加班,这好不容易的,有个假期,还要安排其他事情做。”
  丽丽问我:“你到底做什么工作的,怎么比什么都忙的。”
  我说:“你就别问了,人啊,要往高处走嘛,我想着啊,就想着往高处走!所以要努力啊,要比别人更多的付出啊。唉丽丽啊,你找我就是没事闲着唠嗑啊,你现在不上班吗?”

  丽丽说:“在啊,上着。就是想你了,下来偷懒去打包吃的,然后给你打一个电话,看你是不是早把我忘了。”
  我说:“我哪敢啊丽丽,我一直啊也都想联系你,可是我们公司不能随便带手机啊。没办法。”
  丽丽说:“你这个没良心的。”
  我说:“是是是,我没良心,不过我向你保证,我以后一定多多给你打电话多多关心你。”
  妈的我都哄的自己都快烦了,丽丽终于高兴了:“你说真的啊!那好你说的,不要耍赖。”
  我说:“放心吧我怎么可能耍赖呢?”

  丽丽说:“嗯,那你一定要经常找我。嗯嗯,我有点事要和你说。”
  她终于要说事了,我问:“嗯你说。”
  丽丽说:“我呀,听一些姐妹说,我们的彩姐,她经常去叶城那边一家清吧,你可以去看看,看她是不是你的仇人。可是我觉得吧,彩姐那么好,怎么会是害你外公的人呢。一定是弄错了,你去看看,我觉得一定不会是的,你找错人了。我们彩姐对人啊,最好了。”
  这彩姐,究竟有多大的本事,竟然能让一个刚加入的丽丽对其死心塌地了。
  要说是在一家公司干活,员工对老板死心塌地那就算了,可现在这个是什么性质的酒店啊,下边的人都是为她出头打手拼命卖身的,居然还对她那么死心塌地。
  我以前看过一句话,说是,牛x的人不是能够驾驭多少君子,而是能够驾驭全部小人。
  这就如同李洋洋父亲说的,如果能让穷凶极恶的女犯又爱又怕,那么,李洋洋就锻炼起来了。
  我说:“好啊,叶城是吗。我有时间去看看,她每晚都去吗?”
  尽管我早已经知道这个信息,而且去跟彩姐打了交道,但是我还是装作不知道。
  丽丽说:“你一定要好好认,嗯我已经打包好东西回去了,我要上班了,你记得有空找我。”

  我说:“好好好。那就先这样吧。”
  快挂的时候她又说:“你在哪里。还不睡吗?”
  我说:“睡了睡了晚安。”
  接着挂掉了电话。

  想着这个神秘的彩姐,她身边为何没有康雪呢?
  奇了怪了。
  康雪平日进出,也全是进的梦柔酒店,而梦柔酒店,是彩姐管的,这没道理她们两从不在一起过啊。
  真是奇怪。
  到底哪个环节没查清楚。
  也许,还需要一段时日。
  次日,下午上班,我找了A监区带来那个梦游症的患者的管教,问了那个患者的情况。
  管教说那个患者昨晚又梦游了,因为监区那些女囚都怕了她了,干脆申请把她弄到了一个独立的监室里,但是她一个人还是梦游了,那走路样子和表情,光是让管教看着监控都看得毛骨悚然,这尤其像极了米国僵尸电影中的那些被咬后异变后的状况。
  管教甚至求我让我赶紧治好她,不然她们真的是守着这么一个货,比看着死人还要可怕。
  我说:“办法不是没有,但是要你们帮我。”
  管教问怎么帮。
  我说:“也许等一段时间,她没有什么心理压力和什么思念减轻了,自然会好起来,但可能要等很久。你去跟你们监区的负责领导说一下,这个患者的病因是因为思念自己女儿而起的,如果真的要尽快治好,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直接通知她家人,让她女儿见见她,哪怕是一个电话过来,都可以。”

  管教说:“就这么简单?”
  我说:“不然你以为怎么样?你不相信?那你来治!”
  我有点不爽,既然找了我,还没试我的药方,就怀疑我的水平,那你何必来找我。
  管教有些不好意思,说:“我相信我信,之前听说D监区有几个要自杀的,你都治好了,这个你也能治好。”
  这个管教话是这么说,可我看她,还是一副不大相信的样子。
  我说:“我已经告诉了你们怎么办了,至于采取不采取我说的办法来治疗,那只能由你们了。”
  管教说:“好,我这就回去跟我们指导员说。”

  我说:“好的,有什么问题再回来反馈吧。”
  我其实不太有很大把握的,我甚至想过如果不行,我还是要去找柳智慧帮忙的,可我没想到的是,第二天,A监区的那个管教就来告诉我,昨晚,那个患者就没有梦游了。
  还一个劲的夸我真是神了。
  我问她们是怎么情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