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35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姗娜微微叹息,说:“谢谢你。”
  我说:“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三番四次道谢,我自己也有自己的私心。我除了怜悯你,想要帮助你,其实也是为了钱,还有为了。”
  我正要说得到你,妈的还好没说出来!收住了这句话。
  但是。
  李姗娜一直盯着我看了。

  是的,一直盯着。
  她,难道知道我后半句要说的是什么吗?
  只见她轻轻抬起头,看着我,然后站了起来,令我吃惊的是,她背对着我,然后。
  脱掉了上衣。
  我惊愕了。
  我急忙问:“你这是做什么!”
  李姗娜轻轻说道:“你救了我,是你救了我,我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活多久。”
  我急忙说:“你千万别这么想!什么我救了你,我根本就没出什么力好吧,而且我刚才也说了,我是有私心的。”

  李姗娜说:“我看懂了你想要的,看懂了你的眼神。反正,我是你救的,如果你想要我,我不会拒绝你。”
  我急忙站了起来转过身背对她说:“是,我一直都有这么个龌龊的想法,刚才我也差点脱口而出了,我本就是一直这么想的。除了想要从你这里得到金钱,还想得到你,可我不能这么无耻。我是这么想,但是这么无耻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做,如果不是你心甘情愿和我,我不会碰你,你放心。再说了,你现在都这样了,我再这么对你,我可不是落井下石吗!我还是人吗!”
  李姗娜说:“我不会怪你什么。除了钱,还有自己,我也是无以回报了。”
  我说:“谢谢你能这么对我感恩。钱,我会要,可是你,我不会那么无耻。我走了,改天再来看你。”
  说完我赶紧逃也似地离开了这个地方。
  下了楼后,两个看守的女管教见我这样,急忙问:“是不是她又犯病了。”
  我说:“是,有点,差点控制不住局面。”
  两个女管教也不知道说什么话好,我说:“不过没事的,每天都发病那么一下下,这很正常。”
  离开了阁楼这边,回到了自己办公室,点了一支烟,靠在了椅背上,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李姗娜那靓丽至极的背影。
  身材,皮肤,全是一流的。
  多么的诱惑。
  可我自己都没想到,我能顶住了这个诱惑,我太厉害了我。
  其实我也不想厉害的,其实我也不想走的,其实我也想扑上去的,可是,如果我还有一点良知的话,我就不该这么对她下手。

  一直我都是想从她身上得到金钱和她自己,金钱那是不用多废话的,但是得到她,并不是说只是她的身体,而是,让她全心全意的喜欢上我爱上我,愿意把她自己献给我,征服了她的心让她心甘情愿爱上我跟着我,这才是真正的得到了她。
  也许,我该好好的跟她坦白这个的。
  只不过,跟她坦白了,就好比告诉她我是对她有点意思的了,那如果她拒绝怎么办?她的表现多半是拒绝的,我不能给她拒绝我的机会,一旦拒绝了,还有以后吗?
  很难。
  追女本身就是一场心理战争,要让一个陌生的女人对你产生好感,进而产生安全感依赖感,征服了她的心,她喜欢上了你,然后服服帖帖的服从跟随着你,这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
  可是,李姗娜现在对我的感觉,只是感动,而不是被我征服。
  谁都无法否认,这个世界是男人主宰的世界。这就决定了每一个女人内心深处都有一种依附男人的潜意识。很多男生搞不懂这点,一个劲的向女生献殷情,不计代价的付出金钱和感情,到头来却扑的一场空。经常看见有男生痴心追了一女生很多年,那女生始终对他不冷不热,结果跟一个网友见一面就跟人家睡了。多么惨痛的教训啊!这是很多纯情男生最容易犯的错误。所以在这里,我首先想说的就是这句话:女人要的不是感动,女人要的是征服!

  每个人都希望跟比自己强的人交往,每个人都希望在困难的时候有一个有力的依靠。这里的强除了那些外在的强以外(收入,外表),更多的是指那个精神上的强者。所谓精神上的强,勇敢,坚定,有成熟的世界观和处事之道,这都是社会赋予男人的角色使命。女人希望在她迷茫的时候,你可以告诉她该怎么做,哪怕这个主意并非最好的,但她更需要的是一个依赖。对女人,该发号施令时要发号施令,该强硬时要强硬。

  很多男生,在追求的过程当中,碰了点钉子,立刻就焉了,要么自己躲起来添伤口,要么竟跟人翻脸。女生表达的善意一点,马上开心的上了天;女生表现的冷淡一点,又立刻跌入深渊。种种这些举动,在我们周围是非常常见的。
  男人的情绪不要受女人所左右。
  诚如安百井所说,冷静的男人对mm有致命的吸引力。处乱不惊,遇事沉着,这都是一个成熟男人的魅力。激动这2个字是只属于女人的专利,不应该属于男人。
  说回到李姗娜身上吧,总之,感动,不是爱情,男人,只有彻底的征服了女人,让女人心甘情愿跟着你让你为所欲为,那才是真正的征服,那对男人来说,特别对我来说,这才是爱情。
  要说感动,我能做的比她爸爸妈妈对她还要好吗。
  那不可能。

  慢慢来吧,她不喜欢我,我也没办法,不爱上我,我更没办法,但是我绝不能因为她需要活下去将她献给我自己,而夺取她的身体。
  曾经对于薛明媚和丁灵,她俩都是心甘情愿的,是出于交换的目的的,当然包括李姗娜,也是。
  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迈得过她两的自己心中的那个关卡,却迈不过李姗娜这个关卡。
  是我良心发现吗?

  我也不懂。
  我也许是在装逼,也许是之前很饥渴。
  总之,我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想什么。
  反正在她脱下衣服那一刻,我竟然害怕得不敢上前。
  如果换成是别的女人,我是不是会马上扑上去。
  下班后,我选择继续出去,去找彩姐,去邂逅彩姐。

  因为安百井和我说,彩姐经常去那家清吧。
  如果能让彩姐喜欢上我,从而能靠近她,能查到她更多的资料,和底细,那就好了。
  泡李姗娜是泡,泡彩姐也是泡。
  泡妞,便是一场心理的游戏,从一个你从未见过的陌生女人,如何在她面前展示你的魅力,让她对你产生感觉,最后被你吸引过来,服服帖帖任你为所欲为,从第一步到最后一步,都是心理博弈的过程。

  我坚信,无论是哪一步的男女之间的心理战争,女方都比男方强太多,她们似乎天生而来就具备有着和男人周旋的本事。
  有时候,我自己也考虑一个很简单的问题,那就是,男人碰到了漂亮的女人,第一面的感觉是什么,是不是都是一样的,所谓的一见钟情,只不过是想了,想动她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