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34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丽花说:“但愿如此吧。”
  我说:“花姐,要我说啊,人家给你钱吧,你又不要,你操那份心干嘛呢?干脆该干嘛干嘛去,别惹这身火,惹祸上身了,你知道什么结果?”

  朱丽花问我:“那你又去?”
  我说:“我不一样,我收了人家的钱。我也和你坦白说了,我这个人什么都能抵挡得住,除了金钱和美女的诱惑。这两样,我都想从李姗娜那里得到,你的,明白?”
  朱丽花呸的骂道:“下流的人做什么都是冲着下流的目的,我看你要她钱是次要,想要她的人才是主要。”
  我嘿嘿无耻的一笑:“是,我就是那么下流,这个不分主次,我全都要。包括花姐你。”
  她直接抬腿就踩,我一把抱住她的大腿,一拉她就进入了我的怀抱:“花姐,你真是教会徒弟打死师傅,你看你带我学了擒拿术,都使用在你身上了。”
  我用手一抬,她就要摔下去。
  我又抱住了她,嘿嘿的说:“花姐,怎么样我学的。”

  朱丽花想要挣脱挣脱不开,根本使不上力气:“张帆你放开我!”
  我放开了她,说:“好啊,放开就放开,是你缠着我啊,是你先动手啊,我放开了,你千万不要再缠着我了,好吗,虽然我知道我很帅。要不让我亲你一下,我就放开,怎么样?”
  朱丽花被我这样,只能用嘴骂了:“无耻,不要脸。”
  我说:“嘿嘿,不要脸,那就亲嘴吧。”
  接着我就伸头过去,逗她呢,结果看她涨红了脸。
  我放开了她:“算了,不玩了,等下把你玩哭了。”
  我往前走去,没想到后面还是跟着飞来了一脚踢在我屁股上。
  两人到了等车的车站处,我问朱丽花:“怎么你男朋友不来接你?”
  朱丽花说:“关你什么事。”

  我说:“好,算我多嘴。”
  车来了,停在了我们面前,朱丽花要上车,上了车后,她塞钱下去,然后转头问我:“你上不上车?”
  我说:“我是流氓,你知道你在我旁边,总是被揩油,你又何必叫我上车呢?去你家,还是去我家。”
  她说:“不上就算!”

  朱丽花走向了车里面。
  我才不和她同车,因为我还要去小镇上拿手机。
  车开走的时候,我对她摇摇手大声嚷道:“花姐!周末我老婆不在家!你到时候一定要记得来找我!我们好好在一起约会两天!”
  车子缓缓离去,我见全车的人都看着朱丽花。
  估计要气死朱丽花。
  回去了小镇上,先是看了一下视频监控,这段时间,康雪不知道忙什麽,极少回家。
  连她的长腿模特夏拉表妹,人影都极少见,每次见都大包小包的,看来真的是忙着干事业了啊。
  夏拉居然也不找我了,郁闷,莫非有了其他男人了?

  男人都是犯贱的,曾经和自己有过什么的女人,一旦不和自己了,就幻想她去了别人怀里,于是心里面就他妈的各种难受啊。
  这叫犯贱啊犯贱。
  算了,没意义。
  还是干正事吧,我给贺兰婷打电话,想约她出来聊聊李姗娜,如何帮助李姗娜。

  妈的她也不接我的电话,我连打三次,她都不接。
  把你姨日的,让我干这项工作,直接就给钱让我随便折腾也不管不问了,靠,凭着我这微小的力量,想要把这些事情弄个水落石出,谁他妈的知道我要弄到猴年马月,甚至说,我就是光荣牺牲了也未必能够把这些破事给查出来。
  郁闷。
  竟然不接老子的电话。
  手机上却有安百井的未接来电。

  我给安百井打了过去。
  安百井说:“行啊,他妈的我打电话都不接过!”
  我急忙说:“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他妈的我们上班,进去了里面,不能带通讯工具的。”
  安百井说:“出来请吃饭。”
  我说:“好啊,这没问题,大哥发话了,请吃屎都要请。”
  安百井骂我:“你他娘的能说一句好话吧。看在你请我吃饭份上,我暂且原谅你。话说,你让我查的另外一个,我查到了一点眉目。”
  我问:“查的谁有眉目?”
  安百井说:“你狗日的胆子真不小,惹的一个一个的全是不好惹的人,你让我帮忙查的什么黑衣帮的,帮主是一个女的,据说在沙镇开了几家名不正的酒店。反正就是挂着酒店的名,做着非法生意的。长得挺漂亮,个子不高,三十左右,你到底和她结下了什么梁子?你不是甩人家了吧。那可要你死了!”
  我说:“住你的狗嘴!我只是让你帮忙查查,因为我以前被这群黑衣帮打过,别人雇了黑衣帮来动了我几次,还劫持过我,我就想问问。”

  安百井说:“你还得罪了谁啊?人家还雇佣黑衣帮来干你,可是你怎么那么蠢,人家雇佣黑衣帮来干你,你却是去干黑衣帮,你怎么不给黑衣帮一点钱,让黑衣帮帮你干掉想要干掉你的人?”
  我说:“那个人我也想干掉,可黑衣帮那几个我也想干掉。那几个光头,打了我好几次。有一次还是在街上当着很多观众围观观众的面群殴我,艹,观众里面有很多漂亮的美女,还有在我暗恋的美女面前,我他妈地真是丢人,此仇不报非君子!”
  安百井说:“你怎么得罪的那么多人?”
  我说:“我太帅,嫉妒我的人多。”
  安百井骂:“你他妈的在我面前,真真假假的,有所隐瞒,还隐瞒那么多,你真不够朋友。”
  我说:“大哥我一言难尽啊,我有些苦现在说不得,以后才能说,以后我一件一件说给你听你看如何。”
  安百井说:“得得得,我也挺好奇的,不过你要办正经事,就先办正经事。可是我说啊,那黑衣帮可真的不好惹啊兄弟,会死人的。”

  我说:“我可没想过要和他们拿着砍刀互相对砍。”
  安百井说:“你想不想会一会那个黑衣帮帮主。”
  我说:“我也没见过她,那也行啊,不过我怕她身边有人认出我。”
  安百井说:“就是偷偷见一见。”
  我问安百井:“你怎么知道她在哪的?”
  安百井说:“既然帮你查,就查彻底点。这个女人基本每天晚上酒店都到一家清吧听歌喝酒。她自己开了几家酒吧,她自己却不去,偏偏去那家清吧。”
  我说:“真的假的,那么奇怪?她去清吧就听歌喝酒?”
  安百井说:“对,就是只听歌喝酒,啥事都不干,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想了想,说:“也许那家清吧,对她来说有某种特殊意义。”
  日期:2015-07-04 07:0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