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34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心里打鼓,在奇怪,为何她之前刚进来,那个人罩着她,她身后的那个人罩着她,所以她才能跟别的女囚不同,能住这个地方,然后什么用的吃的什么的都比别的女囚享受搞一个级别。
  这监狱里,有钱的人大把多,但是只有她,能够有这样的享受,这说明李姗娜的后台很厉害。
  可如今,她的后台貌似,已经帮不到她什么了。
  我想问,但是我是不会问,也许有一天,她自己会和我说的。
  包括她如何进来这里。

  李姗娜说:“我记得我进来的时候,这首歌还没有流行,可是我一听我就喜欢上了,这些歌词。”
  说完她轻轻哼唱:“阳光下的泡沫是彩色的
  就像被骗的我是幸福的
  追究什么对错你的谎言基于你还爱我
  美丽的泡沫虽然一刹花火
  你所有承诺虽然都太脆弱
  但爱像泡沫如果能够看破有什么难过
  早该知道泡沫一触就破
  就像已伤的心不胜折磨
  也不是谁的错谎言再多基于你还爱我
  美丽的泡沫虽然一刹花火
  你所有承诺虽然都太脆弱
  爱本是泡沫如果能够看破有什么难过
  再美的花朵盛开过就凋落
  再亮眼的星一闪过就堕落
  爱本是泡沫如果能够看破有什么难过。”

  她的声音很动听,泡沫,唱这样的歌,哪怕是轻轻哼唱,没有配乐,听进耳朵也是一流享受。
  唱完后她自言自语说:“全都是泡沫,人生下来就是一场泡沫戏。”
  我想把她的注意力移开,我说:“你唱的歌真的很好听,呵呵。如果你开演唱会,一张票一千块坐在前面的都很难求吧。这么说来,你现在唱给我一个人听,这个单独演唱会,价值连城了。”
  李姗娜看着我,眼里噙着泪,说:“我好久没唱歌了。没有配乐,没有观众,没有音响,没有灯光,我没有,什么也没有了。走到现在,我惊恐的发现,我的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我心里一阵酸楚,从台上到台下,从风光到沧桑,从繁华到凄凉,从盛名到孤寂,现实如此残酷。
  但我心里更不舒服的是,她说她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了,我靠我不是人吗。
  李姗娜还没有说完,她顿了顿继续说:“可笑吗,走到今天,我身边,在我身边的,只有你们几个监狱的管教。我的朋友们,亲人们,爱人,他们已经全都抛弃了我。”
  我看着她流泪,说:“如果你想靠,我可以借我的肩膀给你。”
  她自己抹掉眼泪,说:“不用了,谢谢你。这是我最后一次在你面前哭了,对不起。让你也跟着我心烦。”

  我说:“呵呵千万别这么说,能为你分担到忧愁,也是我的荣幸。你是我好朋友嘛。”
  李姗娜说:“你忙工作你先回去吧,我没事的。”
  我说:“是过来挺久的了。”
  其实我不太想走的,面对这么一个朝思暮想然后才能好不容易单独聚在一起的绝世才艺大美女,我可真的不想走。
  但是想想,来日方长,反正以后还能经常见面。
  只要我想,我随时来。

  我叮嘱她自己要小心装疯。
  她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尽能力。如果有一天。”
  我知道她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我忙说:“别讲这没用的废话吧。”
  一下子又自觉失言,我急忙又说:“不是,我是说,不要说这些吧,下次再说,我先去忙。万一来久了,有人怀疑就不好了。”
  李姗娜小声说声再见。
  我站起来说再见,然后看看她,说:“你保重,千万别真的想不开。”
  李姗娜说:“你走吧,我没事的。”
  我转头下了楼。
  对两个管教说以后如果不敢送饭上去,就送到楼梯口上面,然后她饿了自己吃就吃,不吃就算。
  回到了自己办公室,我坐下来,点一根烟深深的吸了几口。
  这一个一个的,全都是悲惨的故事,接触得多了,我自己都麻木了。
  我当初以为我接触太多,也会对这些麻木,可实际上,不行,根本麻木不了。
  我还是那么难受,为她们感到难受。

  人非草木,谁能无情呢?
  正在发呆,有人敲门了。
  料想是C监区的人。
  果然,进来的就是C监区副监区长。
  她进来和我打招呼,我急忙让座,端茶倒水。
  她说道:“张管教就不要那么客气了,我来和你说几句话就走。”

  我说:“不知道副监区长有什么吩咐。”
  她直接开门见山:“张管教,请问那个女犯人,你已经诊断过了,是吧?我来就是想了解一下她的情况。”
  我说:“对,诊断过了。”
  她说:“那她还能恢复吗?”
  我说:“很难。不一定能恢复。可如果把她放回去人群中,监室中,很可能,自残致死。她患有严重的心理疾病,人格分裂,脑子已经混沌,心智大乱。受不得刺激,我昨天问了她几句话,她差点没自杀。我问她有没有人欺负她,是不是有人打了她,她说有鬼有鬼,牢房里好多女鬼,打她咬她,要吃她,她也变成了女鬼,所以她要咬别人,吃她们。她要变成女鬼之中的一员,她们就不会吃她。”

  副监区长听着自己都不舒服,虽然我是胡乱瞎掰,但是她自己听着毛骨悚然,急忙打断我的话,说:“那她现在到了那里,会不会恢复?”
  我说:“可能会,可能不会。”
  副监区长扔了一张卡到我面前,阴冷着脸说:“张管教,这是八万块,孝敬你的,我希望她已经再也不能清醒过来。”
  我草好一招‘杀人灭口’。

  我说:“我不能保证以后她自己会好起来,也不能保证她和别的医生接触,例如出去后,会不会好起来。”
  副监区长说:“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但是现在刚从我们监区出来,我不希望领导说是在我们监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能帮得到我吧。”
  有钱不拿白不拿。
  八万到手,加上昨天的,她已经塞了我十万多,目的就是推脱责任。
  我说:“行,那我想我会努力治疗她,让她不会死,但是至于清醒吗,我想可能很难吧。”

  她听了我这个话,呵呵笑了一声,说:“张管教真是个聪明人,我也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那么,就麻烦你了。”
  我说:“只不过,她只能在她那个阁楼呆着了。”
  她说:“这没什么,可先别让她和别人接触。”
  我说:“行。
  两人随意又胡扯了几句,C监区副监区长总算走了。
  这么阴毒的女人,真是可怕。
  竟然就想让我这么把她所该负的责任给这么一笔带过,而且推脱得干干净净,哪怕是要花大价钱,也要推脱干净,坚决不能拖泥带水,怕被处分。
  李姗娜啊李姗娜,你如果真在C监区被打死,被折磨死,也真的只能这么白死了,可能此生翻身都难了。
  李姗娜尽管到了阁楼,但并没有脱离危险,因为我知道,崔录还很有可能会继续加害于她。我想,我应该去找找贺兰婷。

  演戏演了几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