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34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姗娜说,自从被调入了C监区,她明天受到的全是非人的折磨,这些人轮番上阵,对她进行殴打辱骂,而且是没缘由的,其实都心知肚明,某人在整她。
  更过分的是,那些人,还逼着她喝不干净的东西。
  呵呵,不明说了,说来恶心。
  说着李姗娜自己干呕了几下。

  然后说到被打晕过去的那次,那些人还当她是假晕倒,然后有人又羞辱了她。
  说着她又哭了起来,抽泣。
  我看着她这样,实在是觉得她可怜,就抱住了她。
  她哭着哭着,说:“我从来不相信命,可我现在信了,我命中注定是犯小人的。”
  又继续哭了起来。
  我就这么抱着她,直到她没有了声音。
  然后我看看,她竟然在我怀中睡着了。
  我摇了摇她:“哎,外面冷,要不去床上睡?”

  她沉睡。
  我只好抱着她起来,很轻很轻,比谢丹阳轻多了,甚至跟李洋洋差不多了。
  但是李洋洋不高啊。
  我抱着她进了房间,她的卧室,这个阁楼的卧室,还是很干净整洁稍微漂亮的。

  我给她盖上了被子。
  但是,她却突然握住了我的手,我被吓了一大跳,因为她睁着大大的眼睛。
  就像死了一样。
  我急忙说:“你怎么了!快睡觉啊。”

  她眼珠子动了动,我才松口气,说:“吓死我了,我以为你已经死了。”
  李姗娜说:“我很害怕,能陪陪我多一会儿吗?”
  我说:“不行,我要离开了,不然会有人怀疑了,我明天才能来。”
  她突然坐起来,抱住我:“我感到很害怕,我没有了可相信的人,我什么也没有,没有人会帮我了。你不要骗我。”
  我说:“行了,我会的。不是,我是说我不会骗你的,你赶紧睡下去吧。”
  她躺了下来,她是被折腾得有些神志不清了,一直让我不要走开,不要离开。
  但是我无法不离开。
  我没想到我有一天能和大歌星这么零距离接触,而且是她主动抱着我不让我走。

  可是这样的情况下,我没有任何感觉,除了可怜她。
  我看着她,沉沉睡去,我心里涌起,泛起更多的怜悯。
  这么美貌有才华有本事的女子,在外面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到了这里,真是落架的凤凰不如鸡,龙搁浅滩被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可悲,可叹,可怜。
  次日,我又去找了她。
  到了楼下,我问管教上面的女犯人什么情况。
  不管是李姗娜还是谁,到了这里,通通称为女犯人。
  只不过,李姗娜之前还是被叫做娜姐,而现在,是没人敢叫了。
  大家知道有人出面收拾她,都在痛打落水狗,不会有人和自己的上头过不去。

  管教说上面今早狂叫大哭了半个小时,然后半天都没有了消息,不知道是死是活。
  我问管教送饭上去了吗。
  管教指着桌上的饭菜,说她不敢送上去。
  看来徐男找的这个管教虽然靠谱,但是胆子太小了点。
  没办法,徐男只是说让她不要到处说什么,而她并不知道李姗娜装疯装傻。

  徐男自己都搞不清楚是真是假,李姗娜演活了女疯子这个角色。
  我拿了饭菜,让管教开门,送了上去。
  打开了门,我看见李姗娜坐在桌子边,看书,干净清爽。
  看来她起床后收拾了一下。

  我说:“你这样你搞得太整齐干净了吧,你现在的身份是疯子。”
  李姗娜说:“太过分了有人会怀疑我装的,越做得正常,别人越是觉得我真疯了。”
  我想了想,她这个话的确很对,看来她已经恢复了神志。
  我坐了下来,说:“这个是给你打的饭,下面的管教不敢送上来。”

  她不无悲戚的看了一眼饭菜,说:“以后我就没人陪我了。”
  我说:“呵呵是啊,也做不成艺术团团长了,以后的日子,你可能真的很难过。”
  李姗娜低下了头,把盒饭拿过去,慢慢的吃了起来。
  吃着吃着,她才问:“对不起刚才想事了,你吃过了吗?”
  她抬起头看着我。
  我早就发现,李姗娜的眼珠子是碧绿色的,还是深蓝色的,总之那个颜色我说不清楚,就是明眸善睐,但是眼珠子的颜色却不是黑色的,这和别的女孩可不同。
  这样的眼珠子美丽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加上漂亮的面容和才艺,哪个男人能不喜欢这样的女人。
  她迷倒世间万千人,是因为她真的有她的硬件条件。
  就连我这种算是历尽千帆的男人吧,我他妈的还是可耻的,被她迷上了。
  她的眼睛,不能直直的对视,会深陷其中,无可自拔。
  我稍稍的把眼睛移过别的地方,看着她屋内简单的装饰背景,说:“其实你这里,住的不错。”
  李姗娜惨淡一笑,说:“我应该很感激一个人,是他帮了我。可也是他,毁了我。我成名是因为他,我失败也是因为他。在这里,我过的好,包括这个小楼,也是因为他,我现在被人害,还是因为他。”
  我看着她,说:“如果你想说,我会静静的听。”
  我已经感觉到,她其实是很有故事的人。
  不是,是我早已经知道,她是一个真正的很有故事的女人。
  而我,是一个有事故的男人。
  李姗娜叹气一声,她很少叹气,她不像我,随随便便叹气,我知道生活有多苦,当然她也知道有多苦,她知道人心有多奸险,但是她平时极端优雅,优雅得不像人间的产物,像是天上的仙女。
  她叹气后,轻轻摇摇头,说:“算了。”

  我只是看着她,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随着她说那句算了,我自己也就算了,也不再问下去了,因为有时候,你所想知道的东西,你所好奇的东西,恰恰是她心里掩藏的最深的最难以启齿的痛楚苦痛。
  所以,还不如假装不知道,就这么算了的好。
  李姗娜突然说:“我想唱一首歌。”
  我问她:“民歌吗。我记得我第一次听你的歌,还是我们那边那个省电视台放的那首叫我想念故乡的那一湾清水,那个MV拍得特别的好看,你特别的漂亮,那双眼睛,像是会说话,一下子就迷住我了。记得那时候我才高中,好像是初中,反正我忘了,电视台几乎每天都放几次。就记住了你的名字。”
  我一下子说出了我对她的敬仰之情。

  李姗娜说:“那些都过去了,我以后,再也没有机会拍那些东西了。”
  我安慰她说:“你也不要那么悲观,总之这一切都会过去的,你说是吧?都会过去的。”
  李姗娜苦笑着说:“是吗?都会过去的。是啊。只要死了,都会过去的,这一切,都会过去的。”
  日期:2015-07-03 19: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