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34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狱警说:“她也不吃饭!是要饿死自己,就吃人,吃自己的手,吃别人,还咬下了同监室一个女囚的大腿的一块肉!吃了下去!那个女囚被送去医院了,那个疯了的被我们控制了起来。你快去看看吧!”
  我靠这李姗娜装得够彻底啊。
  我被这个女狱警带到了C监区的禁闭室。
  C监区和我们B监区的格局也差不多一样,只不过这边的阴戾之气更甚。
  C监区的禁闭室外面,C监区的领导已经在那里等着,脸色都不大好,李姗娜疯了,这对她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李姗娜是有人要整她,监狱的人是敢整,但是也怕整死整出事,毕竟李姗娜有一定的特殊背景,万一有个有背景的人追查起来,那可真是吃不了兜着走。
  谁都扛不起这个责。
  见到我来了,她们如同久病快死的病人家属见了我,围了过来。
  她们的监区副监区长和我谈了一下,我大概了解了李姗娜发疯的过程和时间。
  其实那时候她们并没有说是李姗娜,但是照发疯的状况来看,根本就是我嘱咐朱丽花让李姗娜干的。
  所以我可以百分百确认这个疯了的就是李姗娜。
  说了好多后,C监区副监区长对我说:“她就在里边,你进去小心点,张管教,那么,就麻烦你了。”
  我咳了一下,说:“这个,我要看看才行啊。”
  C监区副监区长说:“听说D监区有几个抑郁症快自杀的,你都治好了,还有一个你还是这两天治好的,我们这个C监区的病人,也不会太难吧。”
  C监区副监区长的意思是说,D监区的囚犯性质比较重,心理问题自然也比较重,D监区的我都能治疗好,那么C监区想必也不会太难。
  只可惜,这只是一种没有科学依据的推论。
  我说:“我亲自去看看吧。”
  C监区副监区长赶紧吩咐开门:“让张管教进去。张管教,你可要小心点,她已经失去了理智,没有了人性。”
  C监区副监区长自己说着都有点害怕。
  我说:“没事,我进去吧。你们都离远点,我要给她做心理辅导。”
  C监区副监区长说:“我们已经把她用铁链和手铐锁住,如果你进去有什么危险,你要喊我们。”
  我说:“没事的,我进去看看,我和不少这样的病人打交道,不会有事。”
  C监区副监区长还是不放心:“我们还是跟着进去吧。”
  我说:“你们进来对我对她的心理辅导没有帮助,反而会让她更加激动。你们都离得远点。”

  虽然放我进去了,但是她们不放心,她们怕我出事,在她们的地盘出事,她们也是要扛责任的。
  当我走进禁闭室,其实这个禁闭室挺大,和一个监室差不多一样大。
  我走了进去。
  看见了她,被锁链锁着,手铐铐着。

  走近一看,果然是李姗娜。
  瘦了许多,脸上带着伤痕,脖子也有,手背也有,依旧靓丽,只是没了那份光彩。
  可怜的李姗娜。
  我走近她。
  结果她冲来就咬我,大喊一声。
  我急忙往后退,她伸手伸不来,疯狂的大喊大叫。
  后面跟着我进来的女狱警管教们急忙护住她们的领导副监区长,然后有人拉着我:“退后!小心!”
  我退后了几步,看着发狂的李姗娜。

  她看着人们嗷嗷大叫。
  完全没了形象。
  副监区长从众人之后继续走出来,问我:“张管教,你看她就是这个情况,还有救吗?”
  我说:“我想和她谈谈。”
  结果李姗娜尖锐的大喊大叫,她毕竟是声乐的,啸叫起来,那耳朵真的受不了。
  副监区长堵住耳朵,然后大声问我怎么办。

  我大声说:“送去我办公室!我要观察她!”
  副监区长急忙让身边的人上,身边的人都不敢上。
  副监区长气得骂人了,身边的人才上去,封住李姗娜的口,然后押着她,解开了锁链,然后押着她往我办公室而去。
  监狱最怕的就是囚犯死,死了的话,很严重,而疯了的话,也很严重。

  不论是意外死还是疯掉,都是监狱的原因,家属都会把责任推到监狱的头上,所以一旦出事,监狱都会想办法糊弄过去,但最好的是,尽量确保不要出现这种情况。
  到了我的办公室,几个押送的女狱警管教把李姗娜带进来后,把她绑在了椅子上。
  我对狱警们说:“你们先回去吧,这样子我就安全了,我想和她聊聊。”
  她们巴不得早点撇下这个疯子,估计C监区的人都想把这个疯货扔去哪里算了。

  我说了这话后,她们赶紧的就全都走了。
  但是没想到的是,C监区的副监区长还是跟来了。
  那些她手下的狱警管教们原本要走,看到领导来,也不敢走了。
  都又站在了我办公室外。
  C监区副监区长进来后,问我情况如何。
  我反问她:“这个女囚,以前我见过,她情况一直很好,怎么到了你们监区,有什么异常情况的事发生了吗?”

  C监区副监区长急忙说:“没有。确实没有!她来了一段时间后就成了这样。”
  我看着李姗娜身上的露出的伤痕,说:“你们没打过她?没有让她受到过欺负?”
  C监区副监区长说:“绝对没有。”
  我看了一眼李姗娜脖子上的伤痕,说:“这个是什么?”
  C监区副监区长说:“这个一定是这两天我们制服她,不小心弄到的伤痕,如果我们不用力,根本控制不了她,拉拉扯扯过程中,有点小伤也是正常。”
  我说:“副监区长,这个伤痕可不是这一两天的事。”
  C监区副监区长急忙又否认:“我们真没打过她,也没虐待过她。”
  我说:“你这样回答,让我怎么治她,我总该知道她病因。才能对症下药。”
  C监区副监区长还是那句:“没有。”
  这骗人的老家伙。
  我又问:“真没有!”
  她回答:“真没有!”
  我呵呵笑了一下说:“不好意思副监区长,没办法,我也是在查找她的病因。如果找不到发病的病因,我很难根治。所有的精神病起因大多是因为外界的刺激引起,例如上次我治的那几个案例,D监区的,最近的那个,是因为丈夫刚死,觉得自己活着没了精神寄托,就要自杀,这都是因为刺激而起,没人无缘无故会发疯,发疯都是因为心理崩溃。有很多人都有各种各样的精神疾病,只是平时隐藏起来罢了。就如同狂犬病,有的甚至一辈子都不会发,但是,精神病如果一旦有了外界的刺激而起,那么,则很有可能就会病发。很多人也是因为承受不住心理的压力。特别是在监狱里。她们没有了地位尊严没有了所谓的面子,人身自由等等等等。她们的压力比常人大很多,很多人受不了,就通过外界的发泄,例如打人咬人,有的人就独自精神崩溃发疯了。我看这女囚,两方面情况都有,至于还能不能治好,我先观察观察才能下结论。”

  日期:2015-07-03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