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33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丽花说:“那天我带着防暴中队突击了她们监室,检查了一下,搜出来了石灰粉,我把里面的人一个一个的审问,之后,我给了其中一个经常被牢头打的女囚一些钱,她偷偷告诉我,那些东西,是用来准备毒哑李姗娜。”
  我倒吸一口凉气,好狠毒!
  我问:“那那帮人呢?”

  朱丽花说:“我已经关了禁闭室。可这样也没用,到时候出来了,她们一样会整李姗娜,就算她们不会,把李姗娜关到其他监室,或是调别的人来李姗娜监室,李姗娜还是会被整死。”
  我用手搓着脸,烦躁不堪。
  这样麻烦,这样厉害,我又能如何破解?
  我问朱丽花:“你说她们会不会弄死她。”
  朱丽花说:“应该不会,如果要弄死,早就弄死了。监狱死了人是大事,没人愿意发生这样的事,李姗娜也不是普通的女囚,万一她在这里死了,我们监狱领导也怕担负不起这个责任。”
  我说:“对,她们也不乐意这样,不过能整李姗娜多惨,她们会尽量整她有多惨,什么毁声音毁容,让李姗娜未来全都没了,这她们能干的出来。”
  朱丽花说:“所以我来商量你,怎么办。”
  我按着自己的太阳穴想办法,难道要去找贺兰婷出面?
  也许,只有这个办法了。
  我说:“行了你先回去吧,我考虑考虑。”
  朱丽花说:“尽快吧。”
  我说:“对了上次李姗娜还又给了一笔钱,我忘了到底有没有和你说这个事,你把钱拿走吧,我看你比我还担心比我还用功,这收了钱她也心安,好办事。”
  朱丽花说:“你能不能别什么都讲钱?你能不能帮到了她以后,帮她脱离了危险之后,再说钱?”
  我靠你还来教训我了,我不耐烦的说:“行了行了你走吧,我不说我不说我自己拿来花完行了吧!你走吧!”
  我点了一支烟,他妈的怎么那么多这样破事。
  这崔录,自己不出面,既然得不到李姗娜,干脆毁了她了。
  这家伙。

  够极品的。
  我抬起头,见朱丽花还坐着,我奇怪问:“哎你走啊,你干嘛还不走?你死赖着这里干嘛?”
  朱丽花看着我眼角问:“你打架了?”
  我说:“是。”

  朱丽花问:“谁打了你?”
  我瞎扯说:“我其中一个女人,知道我在外面有了很多女人后,暴揍了我几拳。原本我是想还手揍死她的,因为我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很多女人,而且她也不是我的女人,但我看在她是一个女的份上,所以才不和她计较。要不要帮我出头,花姐你是女的,作为我朋友,帮我揍她她就没话说了。”
  朱丽花站起来,说:“打死你活该。”
  说完她就出去了。
  我骂道:“我草有你这么讲话的,以后你看你被人打,我他妈的不上去补两脚我就不姓张!”
  摸了摸眼角,已经不怎么疼了,可文浩这厮,可真能打啊,我完全招架不住,下回我得约他单挑单挑,看他是不是真的如此牛x。
  崔录,李姗娜。
  他妈的,头真疼。
  冤冤相报何时了呢。
  靠。

  门又被敲了起来,不知道又要是谁来烦我了。
  我不耐烦道:“进来进来!”
  进来的,是小凌,就是那个上次带着叫王进还是王静还是王什么的D监区的抑郁症要饿死自己后来被我救了的那个D监区女管教。
  小凌进来后,说:“不好意思张管教,又要来麻烦你了。”
  我看着她,问:“不说麻烦,是什么事?”
  小凌靠旁边一站,她身后的女犯被另一个女管教押进来了,女囚,被反绑着手,还被手铐铐着。
  我皱起眉头,说:“这怎么回事,还要五花大绑的。”
  小凌说:“这女囚以前有过精神病患史,这几天发病,闹得几个监室的女囚都不得安宁。又打又抓又要自杀。”
  唉,D监区怎么尽出这么极品的人才。
  上一次那个,我是去找了柳智慧几次,才救了她,而这个,我估计比上次那个要难搞多了。
  我说:“如果是这样,真的精神病发作,暂时关着就好了。”
  小凌说:“怕她自杀。只好看着。”
  我说:“那就干脆送精神病院吧。”

  小凌说:“没那么容易的,要经过很多道手续,还要犯人家属同意,如果家属不同意,送去了,万一出事,麻烦就大了。麻烦张管教了。”
  你们还把我当成神仙了。
  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吧,如果实在不行,还是要去跟柳智慧请教。
  我说:“你让她坐下,铐着跟凳子一起,然后让她和我聊聊。”
  小凌和那个管教把女囚押着坐在我面前的凳子上,然后手脚都跟凳子绑了起来,接着两人出了外面。
  我看着这个女囚,估摸快四十了吧,身体健壮,额角突出,眼角也微微凸出,鼻子尖尖,看上去不好惹啊。
  我问她:“我们能不能聊聊天?我能和你聊聊吗?”
  她却抬起头来,看着我,说:“我根本没病。”
  我说:“是啊,来这里的人,都说自己没有病。”

  她说:“我是医生,我自己有病没病,我自己知道。”
  我说:“哟你还是医生啊,那好啊,那你说说既然你没病,为什么这么疯狂。”
  她说:“压抑,这里的压抑,让我太难受。太难受。”
  我说:“好吧,对外伤害,对自己伤害,这也是发泄心中压抑的一种办法吧。”

  她说:“我老公死了。车祸,刚死了没几天。我心里压抑,难受。”
  说着她的眼泪就流了出来。
  对于这个,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其实说什么也不好,干脆不说。
  看来,她很懂她自己,我根本不用做什么,唯一的办法就是帮她疏导她的情绪,她心中积压的太多洪水,怕再积压,就冲垮了自己心中的堤坝,会疯掉。
  我问:“如果你不介意我提到你的伤心事,可以和我聊聊这些吗?”

  哭了足足有五分钟,我给她递了纸巾,可是她双手被绑,我只好帮她擦了眼泪。
  她说:“为什么老天爷这么没良心,好人被带走了,坏人却在这个世上活的好好的。”
  我不明白她到底说的什么,就问:“你和我说说你的事,怎么样?”
  她看看我,然后说道:“我和我老公,都是xx医院的,我们是内科医师,十多年前的一天,我丈夫作为主医师做了一台一个心脏病人的手术,手术没有成功,病人死了。这在医院,这样的事,不少见。病人的儿子,叫金华,把愤怒怪到了我和我丈夫身上。当天就在医院门口挂横幅闹事,无论我们的院长医院的人怎么劝怎么说,他都要我丈夫赔命。不然就赔偿两百万。”
  日期:2015-07-02 19: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