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33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到安百井和我说的文浩的身份,我实在是有些害怕,还好的是文浩并没有想一心要弄死我,这家伙说来也没有追谢丹阳的那个男同学那么阴险。
  这样算不算是不幸中的幸事。

  不过让我郁闷的是,贺兰婷居然不管我的死活,直接跟文浩坦白了我拍了文浩去酒店找女人的视频的事,靠,你说你贺兰婷直接和人家分手不就得了,知道了人家的人品,就这样算了吧,以后不要联系就好,还非要说了这事,这样可好,明知道人家文浩是有身份背景的人,这也不怕我被人家弄死。
  他妈的我这个表姐,一点都不靠谱。
  太他妈拿我小命开玩笑了。
  晚上睡得不是很好,居然做了一个春梦,女主角却是,林小玲。
  也并不奇怪,但只是可能我对她还有期待。
  可自从我和李洋洋被无情拆散,然后看到谢丹阳妈妈歇斯底里的反对我和谢丹阳在一起后,我已经彻底对这样的高背景高身份家庭条件很好的女孩子们失望,玩玩可以,互相陪伴一段时间可以,想要长久拥有通过婚姻一辈子在一起,那不可能。

  我们无法跨越过现实的门槛。
  不过说到玩,我还真想玩林小玲一段时间,就算不得长久拥有,一段时光也已经足够。
  那么漂亮好身材的有钱大美女千金,啧啧啧,口水流啊。
  醒来后,我昏昏欲睡的去上了班。

  早上昏昏欲睡的过,中午休息了一下,下午起来还是很困,难道我是太多了肾虚了身体不行了吗?被掏空了。
  拿了那瓶康雪送我的补酒喝了几大口,结果更困,就半睁着眼半闭着眼用手撑在桌子上闭目养神。
  门被敲了几声,我半睁着眼,有气无力的说请进。
  进来的是徐男。
  她进来后把门关上,我问:“男哥,什么事?”
  徐男说:“怎么这么无精打采的,昨晚干什么去了。”
  我说:“做了很多梦,睡不好,刚才喝了一点酒,现在好困。”
  徐男把一张卡放在我面前:“上次带队出去,你的酬劳。”
  我看到有钱拿,清醒了几分,拿过来道了谢。

  徐男鄙视的说:“财迷。”
  我说:“谁不财迷,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们辛辛苦苦干干干,为的是什么。我们在这里抛头颅洒热血耗青春,又为的是什么?说来说去,还不是钱嘛。”
  徐男说:“哟精神了啊。”
  我说:“好,精神了。你回去吧,我继续闭目养神。”
  徐男说道:“对了,听说你从x校培训完了。”

  我说:“还好,一般,也不知道培训了有个什么用处。”
  徐男说:“走吧,出去走走。”
  我摆摆手说:“好困,不想动。”
  徐男说:“我有话要和你聊聊。”
  我说:“唉有什么你就直接说嘛。”
  徐男说:“有些话在这里不方便说。”
  到底什么事,还怕别人听了去。
  我只好和她出了办公室,下了楼。
  两人走在操场上,我问:“快点说,这里没人了,说完我回去闭目养神。”
  徐男靠近我耳边说:“对了,你记得马爽吗?”
  我打了一个激灵,我怎能不记得,那个马玲的表妹,被我使阴招出去的表妹。
  难道她又要回来?还是她想要动我?
  我问:“当然记得,怎么呢,那时候我是不小心掉下来,在舞台上,不小心拍到的,她要怎么了。”
  徐男说:“瞧你紧张那样,好像是你故意弄人家似的。”
  我强迫自己放轻松,说:“呵呵,我就是怕别人误会我,其实我真没故意。我也搞不懂为什么他妈的的那么巧。”
  徐男问:“上次那件事,还是混乱的几件事,之后,监狱一直说要严整,是吗?”
  我说:“艹,天天说严整,说给白痴听的,这种口号党喊的口号,听听就算了不要当真。”

  徐男说:“可能这次真的要当真了,马爽这些之前的那些位置,都需要有人来填补。“
  我听着,心里也是蠢蠢欲动,我虽然进来没一年,也没什么资历,可如果论能力,其实我也没啥能力,但是行或者不行,能不能上,就是领导一句话的事情,我上去了只要不犯大错,好好学如何管好下面,也没什么难的,关于底层基层的活儿我都干过了,对于下边,我基本了如指掌,上去了难道我还怕管不好吗。
  我看了看徐男,说:“男哥,说是这么说,可我又有什么水平去干这些管理职位,你看我吧,无德无才的。要说上去,你先上去才是啊。”
  徐男听了这个话,脸上表情微微骄傲,然后叹息说:“但现在看的不是这个问题,是领导看不看得上自己的问题。你现在有人帮你,推你,不要辜负了领导的一片好心。”

  我就知道,她们都觉得有人在背后推着我,我自己当然也知道,但我还是到底搞不清楚,到底是谁。
  政治处主任?康雪康指导员?贺兰婷?
  最有可能还是贺兰婷。
  我说:“是啊是啊,哈哈男哥你看问题很准啊,但愿我也能上去,我一定不会忘记你的。”
  徐男这么一听我说,笑了笑说:“谢谢哥们,你真是让我越来越佩服。”
  我说:“这哪里话,男哥我以前刚来的时候,你都帮了我这么多,而且走到现在,也是因为有你的照顾和帮助,我这条路才越走越宽,我还是很需要你的帮忙的。”
  徐男说:“互相互相。”
  我说:“妈的你不感觉我们两这么讲话都他妈的变味了?”

  徐男说:“那要怎么样,我还是习惯骂你,可我要改啊,你可能很快就成了我的领导,我现在以后很多事都要靠着你。”
  我说:“好了不扯这些好吧。”
  正说着,看到操场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做运动。
  还是柳智慧。

  多么动人的身材,今天天气冷,她还坚持做运动,生活一定很规律。
  那是什么,韵律操吗?
  我看着她的身材,多么完美和魔鬼。
  只是这么美的一朵花,莫非就这么在监狱里凋零了吗。
  我在心里邪恶的想,放心,还有我这个辣手摧花的家伙等着去采摘,绝对不会让你凋零在这里的。
  只不过,柳智慧太厉害的,想要拿下柳智慧,不知道要具备什么样的条件才行。
  难道我也要去学透心理学吗。
  那不可能。
  那个东西除了讲后天努力,还要靠前天天分,很显然,我先天条件就不行,别说什么看微表情,就是看动作我都看不出来人家到底想什么。
  而柳智慧,完全是几乎百分百看微表情就知道别人说的真的假的。
  我问徐男:“男哥,柳智慧那家伙到底什么背景?”
  徐男摇着头说:“她可比李姗娜还要神秘,我怎么可能知道呢。听说连监狱长都不知道她到底什么身份。”
  我越发对她充满了好奇。

  日期:2015-07-02 06:3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