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65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08-09 16:28:00
  51
  只有老二最聒噪,最煞风景,常常破坏气氛和美感。
  在我和蒋明瑶都惊叹于鬼火的凄美时,老二突然惊呼了一声:“哥!你瞅瞅,这,这是个坟坑啊?!”
  “老二你别胡说。”
  “不信你瞅瞅!”
  我环顾四周,才惊愕的发现,老二真的没有胡说,我们所在的地方,就是个货真价实的墓穴。

  一个很大很大的墓穴。
  内里方方正正的,四面平整,如果在外面,就是两间房子,挖在下面,自然就是阴宅。
  而且也一定是大户人家的手笔,小门小户的,弄不了这样的排场。
  前方,斜斜的一条洞,透向墓穴之外,那是我们滑进来的入口,恐怕也是外界空气与这墓穴相连的唯一通道。
  “陈大哥,你觉不觉得熟悉呀?”阿罗看着我笑了起来:“你和陈二哥,原本是在这个墓穴上面的坟头上睡觉的呀。”
  我:“……”
  “原来是老巢到了。”蒋明瑶半开玩笑的说。
  “阿罗妹子,你这里安全不?”老二眼巴巴的看着阿罗。

  “放心吧,安全的很的。”阿罗说:“这里,就是我的家哦。”
  “家……”老二咽了口吐沫,说:“那个老妖婆不会追进来吧?”
  “当然不会的呀。”
  “为啥?”
  “说来话长哦。”
  “说来话长,那又是为啥?”
  “……”阿罗白了老二一眼,不吭气了。
  日期:2015-08-09 16:30:00
  我也奇怪,这样一个坟坑墓穴,红背蛛母如果回来了,怎么就不敢追进来?

  刚想问问阿罗,老二这边又开口了。
  “啥啊,圆咕噜噜的,还有几个洞洞孔孔……”老二嘟囔着,双手从屁股后面捧出来一个圆球物事,凑到眼前一看——
  “呀嗐呀!”
  老二惊叫一声,双手一丢,吓得魂飞魄散。
  我瞥见那是一颗骷髅头,人类的。
  “不要乱丢我的脑袋……”一个低沉喑哑的嗓音虚无缥缈的响了起来。
  “谁!?”老二更是吓得魂不附体:“谁在说话?!”
  我和蒋明瑶也都是一惊,这个墓穴中难道还有别的人?
  我急忙循声去看,却什么都没有瞧见。
  我们进来的时候,本来也就没有瞧见谁,更没有听见别的动静,包括人的呼吸和心跳!
  老二战战兢兢的看着阿罗,问道:“刚才是有人说话吗?”
  “你猜呀?”阿罗“咯咯”的笑了起来,然后看向我,道:“你们先待着,我去找找我弟弟回来。”
  “不用去,你大哥护了他回来。”又是那道虚无缥缈的嗓音响了起来。
  “是吗?”阿罗欣喜的说:“那可真是太好了!”
  我急忙又去看,仍旧是看不到有任何人在。
  日期:2015-08-09 16:36:00
  “谁,谁呀!阿罗你在跟谁说话呢?!”老二上下两排牙齿乱碰,磕磕巴巴的环顾四周,道:“有,有种出来!”
  “时午,你不要吓人家了。”一个女人的嗓音也响了起来,依旧是看不见踪影。
  “哥!你听,又有一个女的说话啦!”老二快要疯了!
  阿罗吃吃的笑了起来:“好啦,刚才说话的,其实是我的父亲和母亲。你们见过的呀。”
  我和老二面面相觑,蒋明瑶也瞪大了眼睛往墓穴深处观望。

  哪里有?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老二,把镜子拿来。”我说。
  老二连忙把辟邪镜递给我,我拿在手中,朝着刚才那男人声音响起的地方照去。
  辟邪镜反射日月之光,才会伤及祟物,反射鬼火的光,并不会,反而有别的效用。
  映着鬼火的光,镜子里赫然出现了一个淡淡的人影,就坐在墓穴的一个角落里,目光呆滞的瞧着我们。
  这是一个男人,熟悉的男人。
  之前我和老二住宿的时候,遇到的,在摆弄渔网的那个中年男人!
  再朝女人声音响起的地方照去,镜子里瞧见,阿罗的母亲也在——
  她蜷缩着身子,坐在黑暗中,一动不动。
  老二也看的清楚,连连倒抽冷气。

  日期:2015-08-09 16:41:00
  这两个,确切是鬼祟了,它们要是不想让人看见,自然就不会让你看见。
  我拿镜子照它们,显得有些无礼了,本来想道一声歉的,可是想到之前它们全家也戏弄了我和老二,就忍住不说了。
  只默默的收了镜子,道声:“打搅了。”

  “没事的。”阿罗说:“陈二哥,你刚才摸到的那个头骨,就是我父亲的呀。”
  “啊那对不起,实在是太对不起了!”老二赶紧道歉,朝着阿罗父亲所在的位置,说:“我不知道那是你的头……”
  “嗯。”那男的应了一声,也不知道是生气了,还是没有生气。
  “你们不用太害怕了,我父亲叫做潘时午,他是很好的人——哦,现在已经不是人了。”阿罗说:“你们瞧这些鬼火,就是他骨头里的磷在燃烧……”

  本来我觉得那鬼火挺好看的,阿罗这么一说,我又觉得有些别扭了。
  蒋明瑶也不盯着看了。
  “不对!”
  我脑海中突然间灵光一闪,愕然的盯着潘时午,心中暗暗忖道:潘时午?姓潘,他,他不会就是那个故事里的潘先生吧?!
  直到现在,我才后知后觉的猜想到,阿罗不会无缘无故的对我们讲那个潘先生的故事!
  她必定跟那个潘先生有关系!
  她的父亲叫做潘时午,不正是潘先生吗?
  日期:2015-08-09 16:46:00
  夜里睡觉的时候,梦到的那个哭泣的,没有脸和没有头皮的男人,就是这个潘时午吧!
  我在他的坟头上睡觉,他正好闯入我的梦中!
  然后就是阿罗所说的报仇,也应该是替潘时午报仇。
  这样一想,似乎全都接上了,也全都合情合理。
  不对!
  转念一想,很多地方又不对。
  这个潘时午有头皮,有脸皮,有妻子,有儿子,还有女儿阿罗。

  故事里的潘先生,是有个女儿,但是在很小的时候就丢了,不大可能会是阿罗吧。
  至于儿子,阿罗似乎没有提到过。
  “嗤!”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那斜斜的滑洞里一声轻响,接着便有一个人影落了下来,也进了墓穴中。

  “哎呀!老妖婆子追进来了!”
  老二大叫一声,没头没脑的乱拱。
  “不是老**,是我的弟弟呀!”阿罗说道:“潘清源,我叫他阿源。”
  我抬头打量这位不速之客,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就是个无法看出本来面目的男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