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30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最主要的问题是,他妈的我们还要坐车来回,太恶心了。
  白衬衫进来时,我让她关灯,她关了灯。
  我问白衬衫:“白衬衫,你晚上脱衣服睡觉吗?”
  白衬衫说:“你流氓!我不和你说话。”
  我说:“问问也不行?哎你叫什么名字啊,你号码多少,给我们百井哥留一留啊。”
  白衬衫说:“你不会自己问他。”
  林小玲说:“不要和那个流氓讲废话。”
  白衬衫也钻进了被子中。
  我问安百井:“那白衬衫叫啥?”
  安百井说:“金慧彬。”

  我说:“又是一个韩国名字,你们挺般配嘛,哎你怎么都知道,她都跟你说的。”
  安百井说:“刚才我们都问了,她也知道了我名字。”
  我轻轻在安百井耳边说:“日,你们两个,那么快就搞在一起了,有奸情!”
  安百井也压低声音说:“别乱讲,我们就是问了一下号码。”
  我说:“算了,我看那个什么金什么彬的,对你挺有意思的,你搞她,一定有搞头。”
  安百井说:“没有过那个想法,你要是喜欢你去泡。”
  我说:“妈的今天咱们怎么没发现她们女队中还有一个长得那么好看的。”

  安百井说:“她比我们早来,穿的是xx校教官发的制服,我们都没有看她了。”
  我说:“是啊,都去看这个林小玲了。哎,百井,你说现在要是你去和那个白衬衫睡,我和那个啥林小玲睡,你说爽不爽。”
  安百井说:“那铁定爽,你知道吗,我以前读书的时候,有两个朋友,告诉我说。他们两个一次在外面旅游,然后开了一个双人房,人家塞卡片进来,就叫了两个按摩的,然后在各自床上比赛。”
  我问:“比赛什么?”

  安百井说:“比赛谁搞得更久啊!你说要是你搞那个红色裙子,我搞白衬衫,我们谁久一点。”
  我惊叹的说:“想不到你这人看起来那么正义,思想却那么龌龊,不过我喜欢,那肯定是我啊,你不知道,我曾经有一次和一个女的,三个钟头。”
  安百井惊讶道:“真的假的!”
  我说:“靠骗你做什么,如果强x不犯法的话,我们现在过去拉一人一个,你看看谁久一点。”
  接着我们听到那边爆发出一句破口大骂的声音:“你们两个够了!”
  接着看见林小玲和白衬衫金慧彬坐了起来,林小玲骂我们:“你们两个,流氓!下流!”
  金慧彬也骂着说:“恶心死了。”
  我大吃一惊:“怎么我们那么小声,你们还听到的。”
  林小玲骂道:“这是小声吗!你们两个色狼!”
  安百井竟然哈哈笑了起来,我也笑了,我说:“你果然心理素质真强,就跟没心理素质一样,这个时候还能笑得出来。”
  接着林小玲那边不知抓着什么东西朝我们两砸过来,我两急忙拿着被子盖着头。
  那些东西砸在了被子上。

  金慧彬劝道:“小玲,别理他们两了。”
  林小玲这才住手,睡下去了。
  因为真的困了,很快就睡了过去。
  但是,大半夜被人弄醒了。
  一阵一阵的巨大打呼声,我被弄醒了,果然是安百井。
  我坐起来,点了一支烟,可我还听到林小玲那边也有一个打呼声,细细一听,竟然是金慧彬,她的打呼声虽没那么大声,但是睡在她旁边,估计平时睡觉比较容易被弄醒的也不会睡得着。
  金慧彬那么漂亮居然也打呼,看来不论多漂亮,人都是一样的。

  没想到,那边的林小玲轻轻坐了起来。
  问我道:“你也睡不着。”
  我说:“这家伙打呼声太大声了。”
  林小玲道:“今天的事,谢谢你。”
  我听这声音,她还是真的有诚意了,放下了高傲的样子。
  我说:“哦,说真的,如果不是因为李洋洋,我真懒得救你。”
  虽然外面有光照进来,但还是挺黑暗,我看不到她的神色,过了几分钟后,她才说:“你伤口还疼吗?”
  我没想到她会关心人,以为她就一直那么牛哄哄下去的。
  我说:“不疼,你呢?”
  林小玲说:“也不疼。”

  两人之后就没什么话说了,我自己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抽完了一支烟,蒙上了被子,说:“睡了。”
  然后扭头过去睡了。
  次日一大早的,不知道是谁的手机闹铃响了。
  睁开惺忪睡眼,听见白衬衫在那边说:“起来了,六点了。”
  对,要起来了,还要他妈的回监狱。

  起来后,白衬衫对安百井说:“我们今早要六点半集合,迟到要罚一千米。”
  安百井抽了一支烟,说:“是的。走吧。”
  我说:“我今天早上不用去,我等下要等我们单位的车回去单位上班,下午才过去。”
  安百井说:“真好。”
  我说:“有什么好的,还要跑来跑去的。累死。”

  安百井说:“早上在x校上课,要跑步做操的。”
  我说:“我宁愿做操跑步。”
  安百井又说:“男的还要加做一百个俯卧撑,一百个仰卧起坐。”
  我说:“靠,那还是回去上班算了。”

  白衬衫催道:“我们走吧,要迟到了。”
  然后他们看了看林小玲,说:“小玲,我们去给你帮你请假。”
  林小玲点点头。
  安百井对我说:“那我们先走,你扶着她回去,最好还是让那个医生看看吧。”
  我哦了一声。
  白衬衫对林小玲说:“小玲那我们先回去了,我一会儿帮你请假。”
  林小玲点点头。
  安百井和白衬衫就先走了。
  我看看林小玲,问:“你,能走路吗?”
  她看看我,然后说:“帮我拿那双拖鞋给我。”

  我问:“拖鞋?哪双拖鞋?”
  林小玲说:“昨晚扔你们那边的。”
  我一看我们床那边,妈的,果然是两双拖鞋,她昨晚不知道从哪儿掏出来两双塑料拖鞋砸我们的。
  我拿了拖鞋扔给了她,她穿上去后,试着走了几步,然后说:“好了。”
  我哦了一声,说:“那走吧。”
  然后就向门口走去。
  结果她在身后啊的叫了一声:“血!”
  我回头过来一看,她的脚底涌出了血。
  我让林小玲坐下,抓住她的光滑洁白小腿拿起来一看,真的是流了好多血。

  我急忙跑上去拉着那个刚起来的老医生下来,他下来一看,就说:“谁让你走路了,伤口裂开了。”
  我说:“你昨晚不是说你是什么院士,还说你那些药之后,就算去踢球都不会什么什么的。”
  老医生说:“这是意外。”
  看来这老医生还真有点什么。
  接着他又重新包扎了一次,然后说:“这次没事了。”
  我说:“你觉得我还能相信你吗?”
  他说:“给钱。”

  我纳闷了,然后说:“喂你有没有搞错,你昨晚打包票说就算去踢球都不会有事,现在伤口裂开了,这是你的错,你跟我们要钱?”
  老医生指了指林小玲脚上的拖鞋,说:“拖鞋要钱。”
  我问:“多少?”
  他说:“十块。”
  我扔给了他十块。

  谁知林小玲开始发千金大小姐脾气:“我不喜欢这个拖鞋,好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